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祭鬼之你相信世界有鬼吗?

时间:2017-01-02 14:21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不远处七八个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让原本寂静的夜晚添加了几分热闹。

  

  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洒在大地上,一棵高大的槐树下站着一个诡异的人影,她静静站在那儿,一阵阴风吹过,脸色有些憔悴苍白,凌乱的发丝在风中微微摆动,眼睛空洞直勾勾望着远处的人群。

  

  文雅若感到有人注视着自己,转身却见槐树下站着一个人,脸色刷一下变得苍白。

  

  “若若,怎么了?不舒服吗?”一旁的陈豪杰发现文雅若的异样,关心拍一下她的肩膀。

  

  “啊...”文雅若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同时也回过神来。

  

  “彤彤?”文雅若惊呼出声,一旁几个人听到彤彤两个字,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们聚会怎么不叫上我?”槐树下的人影缓缓走过去,大家看到越走越近的人,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

  

  “你前段时间不是没去学校吗?所以..”文雅若说话有些结巴,眼睛死死盯着那人看。

  

  “所以你们就不叫我了?”那人眨着她亮晶晶的眼睛,走过去亲昵挽住文雅若的手臂。

  

  “是...是啊...”大家都尴尬回答,见真是彭彤彤,都松了一口气。

  

  “彤彤,这几天你怎么去学校上课?”神经有些大条的苏敏敏,两手抓着鸡腿啃咬着,嘴角沾满油渣,睁大眼睛好奇看着彭彤彤。

  

  此话一出,问出所有人的心声,他们也好奇那天的那件事。

  

  “上次写生回来就生病了!”彭彤彤囧囧望着大伙,嘴角却勾着一抹无人察觉诡异的笑容。

  

  突然一阵狂风刮过,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划破整个天际,下起了毛毛细雨。

  

  ”真是晦气,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陆丝咒骂一声,赶紧收拾东西。

  

  大伙觉得这雨来得诡异,也不多想开始收拾起来,只有李美丽安安静静站着,有些惊恐望着彭彤彤,身子还在微微颤抖。

  

  ”美丽,下大雨了,你怎么还站着?“彭彤彤露出甜甜的笑容,笑容灿烂又有些诡异。

  

  ”啊...你不要过来...“李美丽跌坐在地上,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双手紧紧把自己抱作一团,眼孔微缩。

  

  ”美丽怎么了?“彭彤彤走了过去,伸手想拉她起来,李美丽一把拍掉彭彤彤的手,胡乱在空中挥舞。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关我的事,不是我们要...“李美丽还没等话说清楚,陆丝跑过来捂住她的嘴。

  

  “不是你们什么?”彭彤彤疑惑问道,眼眸闪过犀利的杀意。

  

  正好被李美丽捕捉到,她两眼圆睁,神情有些许狰狞,心脏像充了电的发动机般‘卟通卟通’地急剧跳动着,血液如出匣的猛虎般到处肆虐乱撞着,她甚至可以清晰感觉背部的每一根汗毛直立挺起不断的瑟瑟发抖。

  

  李美丽眼前一黑晕厥过去,天空下了倾盘大雨,雨水与地面敲击声让人听起来竟然觉得诡异。

  

  “我们到前边避雨吧!”端木森走过来拉起彭彤彤的手,向附近一间破旧的学校跑去。

  

  众人跟了过去,在他们刚离开的地方,一道诡异的黑影一闪而逝。

  

  这是一间废弃多年的学校,学校周围长满苲草,墙壁上到处是青苔,阴森森让人不自觉毛骨悚然。

  

  众人推开比较完整的一间教室门,陈豪杰放下了李美丽,一群人围上来,外面的雨式一会半会停不下来,风声雨声雷声交织一起,不好的预感笼罩在众人心里。

  

  “怎么办?要不要打电话叫人接我们?”苏敏敏望着昏迷的李美丽,心里焦急不安。

  

  “对哦,还是敏敏聪明!“高峰忙从兜里拿出手机,手机亮了亮竟然黑屏了!

  

  ”用我的...“陆丝觉得这雨来得莫名其妙,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拨通了号码,却一道闪电劈了过来,陆丝下了一跳没拿稳,手机摔在地上。

  

  ”该死的,这什么鬼天气?我曹,手机坏掉了!“陆丝从地上捡起手机,按了按却怎么也开不了机,整个破旧的教学楼显得更加诡异。

  

  “没办法了,只能等雨停!”陆丝压制心中的不安,双眸含春望向端木森,却见端木森搂着彭彤彤,而彭彤彤整个人都快钻进他的怀里了。

  

  “彤彤,你不是跟森分手了吗?”陆丝跺跺脚,语气不满的道。

  

  彭彤彤记起了上周两人闹矛盾,自己提出分手,立马从端木森怀里起来,端木森搂着自己不放。

  

  “放开我...”彭彤彤捶打端木森胸口,像炸毛的野猫在他手臂狠狠咬一口,甜腥的味道进入口中,她眼睛闪过嗜血的光茫。

  

  “我可没答应!”端木森好笑看着怀里发狂的小野猫,无动于衷任她咬打。

  

  “为什么?”彭彤彤停下动作,抬头望着端木森,端木森趁机低下头,吻住彭彤彤诱人的小嘴。

  

  彭彤彤只觉得微冷的舌头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直到有些喘不过气来,端木森才恋恋不舍放开了她。

  

  “傻瓜,因为我爱你啊!”端木森好笑敲彭彤彤的脑袋瓜,彭彤彤吃疼皱着清秀的眉目,嘟着红肿的嘴。

  

  “彤彤,当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又怎么回来的?”苏敏敏打破了沉默,伸出手拉了拉陆丝的衣角,陆丝不满背过身。

  

  “你们想知道啊?”彭彤彤神秘一笑,众人都把耳朵竖起来,生怕错过什么。

  

  “我看见了...”彭彤彤低下头,两根食指打着圈,众人心都提到嗓子眼”我看到了陆丝跟高峰有暧昧哦!“

  

  ”彤彤,你瞎说什么?“陆丝转过身不安看着端木森,端木森抚摸彭彤彤的手顿了顿,没抬头看陆丝。

  

  ”丝丝...我们的关系就不用瞒着大家了!“高峰立马站了出来,伸出手想牵陆丝的手,却被她甩开。

  

  “其实我还看见了...”彭彤彤的声音很轻,众人听得一清二楚“看见了鬼!”

  

  “鬼?彤彤,你是被吓到了吧?世界上哪有鬼啊?”苏敏敏呵呵的傻笑。

  

  ”对啊,鬼才相信有鬼!“陈豪杰鄙夷撇了彭彤彤的一眼。

  

  ”是吗?“彭彤彤诡异的笑了。

  

  02

  

  清晨,淡蓝色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微风吹拂着路旁的树叶,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来回地蹦跳着,仿佛在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彭彤彤眯着眼慵懒靠在文雅若身上,初夏的阳光暖暖地,透过指缝看阳光,光芒刺人眼膜如梦如幻。

  

  “彤彤...”端木森走过来,他的声音让人着迷,很有磁性,显得很沉稳,给人一种安全感,感觉很踏实。

  

  彭彤彤别过脸不去看他,端木森轻轻叹了一口气,对文雅若微微点头。

  

  “森,过来这边坐!”陆丝眉开眼笑向端木森挥手,端木森瞧了瞧不理睬自己的彭彤彤,转身走向陆丝。

  

  “彤彤,你俩闹脾气了?”文雅若勾起落下的发丝,有些调侃的问道。

  

  “我们分手了!”彭彤彤淡淡的开口,语气带着些许的怒气。

  

  “哦?这样分手了?森可是很抢手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丝丝喜欢森,你这不是拱手送人吗?”文雅若食指点了点彭彤彤的额头,彭彤彤没回答,在温和的阳光下,车子摇摇晃晃,不知不觉睡着了!

  

  “啊...”彭彤彤尖叫了一声,双眸睁开,脸色苍白,心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头压住,身子不停颤抖,脑袋有一刻空白。

  

  “彤彤怎么了?”端木森的声音把她思维拉了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趴在端木森背上,彭彤彤如碰到烫手山芋跳了下来,不顾现在什么情况就往前跑,步伐有些蹒跚。

  

  “彤彤怎么了?”文雅若走到端木森身旁,低声问道。

  

  “不知道,可能做噩梦了吧!”端木森望着彭彤彤的背影,眸子闪过不明。

  

  “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文雅若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不可能,这些日子除了和我闹脾气,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好,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些不安!”文雅若低下头,若无其事从端木森身边走过。

  

  彭彤彤跑着跑着发现自己来到一座古老的宅院,这座老宅看上去有些年头,宅子两旁载满了梧桐树,透过生锈的铁门可以看见院子一片绿草如菌的草地,上面开满各色的鲜花,蝴蝶萦绕其中,煞是妖娆。

  

  彭彤彤看着眼前这一幕,瞳孔透出恐惧,这和自己梦中的一样,难道那个梦是真的?

  

  “彤彤,你怎么知道这次来这儿写生?”苏敏敏跑了过来,见到院子的景象禁不住发出惊叹:“哇,好美,这可真是一处世外桃源啊!”

  

  “我们...在这写生?”彭彤彤声音有些颤抖,身体的血液仿佛冻结了,四肢像扎根在原地,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仿佛陷入无尽的绝望之中。

  

  “彤彤,怎么了?”听到端木森的声音,彭彤彤吓了一跳。

  

  “我要回家...”彭彤彤哇一声大哭起来,泪珠一窜窜往下落,让众人都是一愣。

  

  “彤彤,怎么了?是不是森欺负你了?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有我在呢!”文雅若走过来轻声细语安慰彭彤彤,彭彤彤抱着文雅若哭得更大声。

  

  “彤彤,你就别哭了,这荒山野岭哭那么大声,会招山鬼的!”陈豪杰调侃的说道,这话一出,彭彤彤哭得更大声,身子微微颤抖。

  

  “呜呜...我想回家...”彭彤彤起梦中可怕的情景,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乖...现在也没有车子,要一星期后才有车子过来接我们!”文雅若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细语让彭彤彤停止了哭泣。

  

  “真的吗?”

  

  “真的!”

  

  慵懒的午后,调皮的阳光不安分透过生锈的铁门,挤入绿色的草丛,偷偷探窥那熟睡的香甜,呢喃的呓语让它吃吃地笑弯了腰,一不留神忘形地滑落跌碎一地,纤淡印迹扰醒清梦悠悠。

  

  高峰从背包拿出一把螺丝器,两根铁丝,一个压力钳,一把锤丁等撬锁工具,不一会生锈的大铁门被撬开了。

  

  一群人走了进去,宅子很大,因屋里终年不见阳光,昏暗潮湿,墙皮早已脱落,墙上凹凸不平。

  

  “咳咳咳...看来这宅子很久没人住了!“陈豪杰推开大厅的门,门发出嘎叽嘎叽的响声,里面一阵霉味和灰尘扑面而来。

  

  “我们不会就住在这里吧?”彭彤彤还抱着一丝希望,手心直冒冷汗。

  

  “是啊!”文雅若观察彭彤彤,彭彤彤低着头,抓着她衣角的手握得紧紧的,身子微微颤抖。

  

  “彤彤,怎么了?”端木森走过来想去握住彭彤彤的手,彭彤彤躲到了文雅若身后。

  

  端木森摆摆手,有意无意向文雅若眨了眨眼睛,微小的动作被彭彤彤瞧见了,更加肯定那个梦是真实的,心里的不安也愈加浓厚。

  

  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男友欺骗了她?这里所有的人都厌恶自己?一滴泪水在彭彤彤心里划落,冰冷刺骨带着无尽的绝望。

  

  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当天边隐去最后一抹晚霞,夜幕降临了。

  

  “森,我有事找你谈,过来一下!”陆丝靠在门口,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穿着低胸黑色背心,一条超短裤,婀娜多姿的身材,看得一旁高峰直咽口水。

  

  端木森走了过去,神情坦然,跟陆丝出了大门。

  

  “彤彤,你不担心森跟丝丝好上了?”陈豪杰大声嚷嚷,彭彤彤始终低着头,陈豪杰见没戏好看,转身找苏敏敏去了。

  

  高峰趁大家没注意也溜了出去,正好是陆丝跟端木森离去的方向。

  

  晚上九点钟,端木森回来了,衣服有些凌乱,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彭彤彤知道那是陆丝喜欢的香水味,她挽着文雅若回到帐篷里。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