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走向冬天的背后 大结局

时间:2017-02-07 18:14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那时,取信还要经过锦江河畔,一路上,周围的景物在他眼里显得是那么绚丽多彩。

  回到家,古跃飞拆开了信,信封里还真有依米的相片,虽说只是大头贴,但这已经让他喜出忘外了。他看完信后,拿出了手机,当即就把它贴在了自己的手机盖上。

  2

  给依米的回信终于写好了,古跃飞也有空闲的时间上网聊QQ。给依米回信的时候,古跃飞白天整理着和依米有关的东西和思绪,整个人都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每到夜幕降临时,他就试图用文字把他和依米之间美好的回忆都记下来,让不变的文字在以后的岁月里依然见证着这美好的一切。

  那几天晚上,古跃飞的房间总是亮着,他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开始了对依米的诉说。

  2004年的秋天,依米在来信中说,自己有了QQ号。也说因为学习忙,不便经常上网,就把自己会上QQ的那几天告诉了古跃飞。“我每周二和周五的下午,学校有电脑课,我都会上线的。”也就是在那个春天,古跃飞喜欢上了上网聊天,在QQ上,他耐心而焦急地等待着依米头像的闪现。

  从此,周二和周五的固定时间里,古跃飞都会在QQ上等着依米。从那时起,古跃飞和依米的联系方式渐渐地从最古老的书信,改变到现在最流行的网络。

  可是习惯了写信的两个好朋友,刚开始聊天时,竟不知道说什么了,你无来言,我没去语,沉默得两个朋友就像两个陌生人。

  “我要下课了,我们下次再见”。在40分钟的时间里,两人也只是说些简单的互相问候和关心的话语。

  之后的一段日子,古跃飞和依米逐渐适应了这样的交流,QQ上碰面时话也开始多了起来。那段日子里,依米每次上线都有摄像头,后来古跃飞向依米说想要视频。他说:“咱们我们认识半年多了,应该算是好朋友了吧,可我们却从来也没真正的见过,除了那张照片。我觉得,我们还是看看现在的彼此吧!哪怕是在视屏里也好啊!”

  不抱太大希望的古跃飞继续聊着天,可没想到,依米接受了。视频连接后,古跃飞在对话框里打下了一句话:“亲眼看见了你,你比照片上漂亮多了。”看见依米本人,古跃飞觉得依米不像是自己的同龄人。照片上乖巧的依米在视屏里看着比古跃飞成熟许多。

  古跃飞夸她很漂亮,依米她却略显生气,然后就关掉了视频。开始古跃飞觉得很纳闷儿,不理解她的这种做法。依米在最后一次给古跃飞的信里有一句话让他明白了。

  依米虽然很漂亮,有着雪白的皮肤,眼睛也大大的,头发也有点黄,就像混血儿一样,但依米最吸引人的还是她那独特的气质和良好的修养。天生丽质的她却并

  不喜欢别人夸她长的好看。

   在那封信里,依米写道:“我们在坟墓里成了骷髅,丑与美几乎没什么区别以后,我们是否会明白,再美的容颜终有一天会离我们而去。”其实依米,她更注重的是内心的修养和气质。

  3

  书信的来往减少了,网络的交流增多了,古跃飞和依米只能在她上学的空余时间才能在网络上碰面。过了一个假期,古跃飞又在QQ上看见了依米的头像,可两个朋友的话,却越来越少,后来依米对古跃飞彻底的不理不睬,刚熟悉起来的这种聊天方式,被无情的打断了,看来书信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依米的来信让古跃飞一次比一次等得更久,但是不管等多久,古跃飞都相信,依米的信一定会来的。耐心地等待着依米的回信的同时,他也在想:远方的她,身边是不是发生着什么呢……?“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如果你有新的、新的彼岸,请你离开我……”想着、想着,这首熟悉的旋律回荡在古跃飞的耳畔。

  高考的压力,离依米越来越近,紧张的复习,依米很少给古跃飞写信,即使她想写,也抽不出时间了。古跃飞还是每天都会去询问自己的信件,高考开始倒记时的时候,古跃飞就再也没能收到依米的来信了。

  古跃飞由于自己的身体不太好,小学毕业后就没上学了,想着依米为了高考而忙碌的身影,古跃飞多想帮帮她呀!可是自己什么都不懂,此时的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

  1

  古跃飞在成都过着平凡的生活,平凡得让他决觉无力和乏味。他希望收到依米的信,尽管他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古跃飞开门一看,是门口的看门人。

  “你这孩子,平时每天都来我这问好几次你的信,这段时间你怎么不来了?”

  “我朋友她们都要考试了,谁还会有时间给我写信?”

  看门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嗨,你这孩子,啰,有你的信。”古跃飞看着他手中拿着的信,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谢谢你”他接过了信,马上拆开了它。

  信,不是依米寄的,这让已经习惯了收不着信的古跃飞还是有些失落。“跃飞,你还好吗?我是罗芸希,还记得我吗?”

  芸希,是古跃飞另外一个朋友,比古跃飞小3岁,和古跃飞非常投缘。在这段没有依米消息的日子里,芸希的出现好像填补了依米那段时间在古跃飞心中的空白。

  认识依米一年后,古跃飞认识了芸希。那段时间,古跃飞除了等信、回信,便用寂寞羔羊这个网名在QQ上聊天。

  都说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古跃飞也知道;但他更多的认为,网络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差。至少在他接触过的QQ聊友中,她们的感情,她们的语言都是真实的。

   2

  信息管理器里传来了新的消息,看了对方详细的资料后,古跃飞便接受了她的请求。

  昵称:断点情缘;性别:女;年龄:16,城市:成都。自从加了她,古跃飞和她就很聊得来,“断点情缘”最后告诉寂寞羔羊说:“我快要中考了,不能经常上网,学习挺紧张的,可能每次上线的时候不能长时间和你聊天,对不起了”。古跃飞说:“我能理解”。消息刚发出去,“断点情缘”就下线了。看了她的信息,古跃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古跃飞的心里凉凉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一年的最后几个月,古跃飞会不时的在QQ上看见“断点情缘”,却再也没看到过依米。与“断点情缘”在QQ上相遇时,也不怎么说话,这样的场景和刚开始以及最后和依米聊天时近乎一样的相同。古跃飞感叹到:这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古跃飞问她,“怎么每次上线时你都不说话啊?”她说:“没时间啊,我每次都是来查资料的,我知道你可能会在,所以上线给你打声招呼。”

  过了春节,古跃飞就真的很少在QQ上看见“断点情缘”,那一年的五月到六月,她就像从QQ 上蒸发了一样。

  两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断点情缘”这个网名再也没有出现过,古跃飞都差点把她遗忘了。

  3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