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烟囱里的鬼影

时间:2017-04-19 16:36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这个冬天,阿贵的心情特别差,因为他工作丢了,身上没有了钱,搬出了公寓,在城乡结合的地方租了个带取暖的小屋。每天,为了取暖,他总要在垃圾堆或者小树林里面,捡些木板或者树枝。有一天,他在树林里面捡到一个黑色的手提包,里面有张上班卡,上面贴了张女人的相。冷冷的天里,女的长很好看,就是眼睛里有种看穿透人心灵的光。于是他把这个黑色的手提包就带回了出租屋,如果哪天,失主来了。他会还回去。
  
  白天,阿贵会到人才市场转转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然后,他就在食品丝绸市场,或者家具市场转悠,看能不能遇到好心的老板,给他搬运的活。
  
  晚上,阿贵认识一个酒店搞清洁的管理员大姐,大姐让他把整理出来的垃圾,分类送到垃圾房。而且,酒店会有些剩饭菜,这是不允许带回去的,阿贵可以吃过饭回去睡觉。
  
  阿贵喜欢骑着他那辆叮当响的自行车回去,这天回去的时候,他感觉骑得特别的沉。摸摸自己的头,也没有发烧的迹象。他感觉可能吃的东西不是很卫生吧。于是,他放弃了骑车,就慢慢的推着走。什么时候出现这样的感觉的?阿贵想起来这种晕晕的感觉是在他进酒店2楼的楼梯时发生的,当时,进到楼梯口时,正好看到一个陌生女子从201房走出来,这个房间正对着楼梯口,女子的背影匆匆穿过走廊便消失了。可以确定的是这人不会是工作人员,因为她没有穿着正装。阿贵不清楚她怎么会有201的钥匙。
  
  冬天的夜晚,人走路会走冻僵。阿贵感觉手脚已经不听了使唤,但是,家还有一段距离,坚持一下吧,回去就可以取暖了。走在路上,行人很少。与阿贵擦肩而过,有遛狗的,有赶着回家行路匆匆的。阿贵的前面20米,有个个子高高,瘦瘦的女子,一直就走在路牙上面,摇摇晃晃,似乎要掉下来。就这样阿贵推着车走,那个瘦女子在前面走。路灯下,女子的影子似乎就在她的脚下,鬼是没影子的。但是那个女的影子似乎就在她脚下。阿贵是个唯物论者,他认为鬼只在心里,心里有鬼,鬼就会自然而来。
  
  到家时候,阿贵停下他的自行车。锁在了楼梯下面的铁栏杆上,阿贵觉得楼梯道理的灯光,比往日要暗一些。冬天的电压可能都低吧,阿贵就这么想着,终于走到了他的房间。打开门,一股冷气扑来。阿贵打开灯,发现窗子还开着呢。他嘀咕了下,难道早上走的时候,我放风了吗。
  
  关好了窗子,阿贵习惯先打开他的老式的随身听。因为没有钱,所以连电视机也省了。反正,回家已经半夜了。看电视,不等于耗时间,他记得除了广告就是滥竽充数的电视剧,没有一点点好的印象了。
  
  今天的录音带沙沙的声响,有点《午夜凶铃》贞子那段开始的沙沙声,阿贵笑了笑。这声音谁说不像呢,但是鬼,找我干什么。我一没钱,二没相貌。若是个俊俏的女孩,他说也认了,人鬼相恋,多美好的事情啊。但是,若是索命鬼,那不是好想法。阿贵想想还是不要再继续想了。
  
  半夜的时候,城市已经很暗了,远处有点点灯火,阿贵仔细瞧了瞧是孔明灯哦。这么晚了居然有人玩这个。说到灯火,阿贵想起来还没有生他的炉壁,于是点了根木棍。屋里渐渐暖和了些,火光暗暗的燃着,在这黑的屋里,只见到红色火光,暗暗的,血红的。
  
  阿贵正要沉沉的睡去,这时候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这么晚了。还有谁找我,交房租吗,不是没到交租的时间。阿贵披上衣服,找他的拖鞋,可是就一只,还有一只不知道是不是掉在床底下了。哎真烦人啊,这么晚了还有人找。
  
  门打开了,阿贵打了声哈欠。揉了揉眼睛,门外没有人哦。怎么搞的,难道有小孩恶作剧吗。如果真是这样,这大人真是不会教育啊。阿贵有点愤怒,但是还是抵不住惺忪的睡眼。摸到他的床,躺下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在阿贵的耳边又传来了:咚——咚——每隔一会就会发出两声咚——咚。声音不急促,但是很沉,就像有人用锤子敲在头上的感觉,阿贵本来晕晕的头,这次听到这声音似乎加重了一些。
  
  阿贵找到了床下的那只拖鞋,摇摇晃晃的去开门。这次,连外套也没披,穿着背心打开了门。门外是一个陌生的女子,20岁的样子,反正很年轻。齐头的发,嘴上的唇彩还没有去,有一点点酒味。目光迷离,身子在晃。好像是喝醉了。
  
  阿贵非常的诧异,,因为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
  
  女子手指着阿贵说,你是谁啊,一下子就瘫软了。阿贵赶忙扶着她。这是个染成金发的女孩,姣好的面容,应该有很多的钦慕者吧。在这寂静的黑夜,一个妙龄女子突然倒在你的怀里,如果是个正常的男性,女人的柔软是不是会提醒男人的坚硬。
  
  但是阿贵并没有这么去想,因为他对女性有种抵触感,可能因为母亲的缘故吧。母亲在他印象里,总是被一些似笑非笑的女的欺负。阿贵很小时候父亲在矿井里淹死了,后来,家里似乎突然就多了男人。每次,他在半夜醒来的时候,总看到母亲眼角的泪痕。妈妈真是太苦了,他可以读完高中,而不用早早跟爸爸一样,一辈子在矿里挖煤。爸爸是一生几乎没有见过太阳,因为白天在矿里,晚上下班,太阳也下山了。
  
  阿贵把这个女子扶到屋里的椅子上,然后,倒了热水给她。女子终于睁开眼睛,看到了阿贵,我怎么在这里,你是谁啊。我没见过你,似乎酒醒了很多。
  
  阿贵把这个女孩送了出去,好像是住在这楼里面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另一头,有点点晃,酒喝多了吧,而且瘦瘦的个子,好高哦。很像回来路上那个女子。阿贵不想再想下去了,女孩很多,就像沧海中的沙砾,相似的很多,因为都是沙砾。难道非要分出大小形状嘛。
  
  阿贵终于沉沉的睡去了,走廊的灯忽明忽暗。似乎电压更低了。终于,全部黑了,可能失去了电流的刺激,灯也沉沉的睡去。
  
  从屋里烟囱下,露出了一只脚,然后是第二只脚。在黑色的夜里,这团黑影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阿贵的床前。阿贵睡的正香,可能阿贵正做着从没见到的美景吧,嘴角流露出笑容。那团黑影看到此景,静静的站立在阿贵的床前,一动不动的打量着他。突然,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转身走到床头柜子旁,停住并底下身,打开柜门后,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终于翻出一个黑色手提包,拉开拉链,翻了翻,然后又翻了翻。似乎没找到他要的东西。良久,这团黑影站了起来,看了看阿贵熟睡的样子,悄悄的从烟囱离开了。
  
  阿贵的隔壁住着一对二十不到的小情侣,背着父母出来厮混。在外面刚喝完夜酒的这两个小年轻,半醉半醒的开了房门。酒精的作用下,男孩的手伸进了女孩的上衣里,游走的像条蛇。油滑的,柔软的。女孩先是一阵挣扎。而后,叫嚷和喘息声夹杂着耳厮鬓摩的声音。坚硬抚摸着柔软,以及下面那颗跳掉着的心。男孩的血在沸腾,而女孩的喘息着想找到可以呼吸的新鲜空气。时间凝滞了,呼吸终于停滞了。使人本能的想到了:“除却巫山最断肠”这句,终于——两座巫峰瘫倒在大地上。
  
  隔壁的小伙推开了门,径直往走廊的公共厕所跑去。走廊里面乌起码黑的,反正找准了方位,就是一顿扫射。小伙子感觉旁边也有个人站着。嘿,兄弟这么晚了,不睡啊。半晌,旁边站着也不说话。小伙子一脸无趣的往回走了。回到屋里,小伙的女友已经睡着了,他也钻进了被子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醒来,阿贵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个女人,一丝不挂,眼眶紧锁,硬邦邦的躺在他的身边。最明显特征是,脖子上有深深的印痕,已经有血丝渗出。身上还有些黑黑如炭的东西。他还没缓过神的时候,门咚咚的被砸着,大脑发麻,都不知道怎么迈向门口。当门开时,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他们进来看到现场的场面也惊呆了。
  
  原来,隔壁的小伙子回去后就直接睡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女朋友不见了,但是衣服还全部在屋里面。急的没有办法,只有报警。警察刚到就对这楼层进行排查,所以第一家就是阿贵这间,就发现了隔壁的女子。只是死状非常恐怖,紧缩的瞳孔,舌尖露在嘴唇外。身体上是有明显的擦痕,奇怪的是,居然发现了炭的痕迹。
  
  公安人员再次排查,发现屋内的烟囱的壁道是相通的换句话说,隔壁的女子很可能就是被杀后,从这管道里拖行到这个屋的。凶手是谁?阿贵的嫌疑最大,因为死者在他的身边。但是,尸体身上没有任何阿贵的指纹。其次阿贵的作案工具,警方也没有找到。最基本的是,阿贵身上没有任何的炭黑痕迹。
  
  一整天阿贵在警察局里面,被轮流审问着,最后还进行了测谎。结果,阿贵的嫌疑越来越小,这个女的与阿贵本就不相识,而且没有任何经济情感上的瓜葛。所以,公安机关只有先让阿贵回去,但是人不能离开这个城市。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