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恶魔在身边

故事新编 远航 评论

我的名字叫小一,今天要去家网站面试,在简历上面我填写了自己有过广告销售经验招挺灵的随即不久电话打来叫我去面试。实际上我根本不懂,感觉自己的能力不错,尽

  我的名字叫小一,今天要去家网站面试,在简历上面我填写了自己有过广告销售经验招挺灵的随即不久电话打来叫我去面试。实际上我根本不懂,感觉自己的能力不错,尽管没做过但是我学的肯定快。就这样我早早起床上了公交车,下车后距离地点还有100米远,我看时间还早索性慢慢溜达。
  
  “那个男孩怎么了?”忽然我在一拐角处发现了一男孩倒地不起,年龄和我差不多。
  
  我跑了过去蹲下身,“醒醒”没有反应,他的右手腕上有到深深的口子,并且流血。
  
  脑子里不在想什么,拿出自己手机打了120急救中心。幸好及时,男孩脱离了危险。
  
  我顿时松了口气,“谁来的电话?”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我好友朝阳,朝阳是我们A市刑警队长。
  
  “喂,朝阳”
  
  “小一你救的那男孩怎么养了?”
  
  我怔了一下,然后回答:“没事情了,送到医院及时脱离了危险。”
  
  电话那头朝阳也深呼了口气:“那就好,你现在哪也别去看住了他。”
  
  我不得其解:“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朝阳停顿了一会说:“他叫吴天是A市房地产商吴英雄儿子,没想到被你所救。
  
  昨天晚上吴英雄和他第二任妻子都被杀死了,吴天当时不在家算躲过一劫,
  
  你在医院好好看着他我这就来。”
  
  吴英雄和第二任妻子被杀?看来是件复杂案子,可为什么吴天要自杀呢?
  
  右手腕的口子不用说,傻子都知道是自己划开的。
  
  知道了原尾
  
  我跟医生打好招呼后走进吴天的病房,他已经醒了。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我看清了他的面容清秀,我冲他笑了笑,他没有任何言语,“你好,我叫小一看到你倒在马路上就打了120电话。”
  
  他躺在病床上眼睛直巴巴的看着屋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命不该死,该死的总会去死。”
  
  “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你小小年纪还有那么多的前程要走。”
  
  “前程?”
  
  他又一冷哼:“我有什么前程?我爸妈离婚了,现在我爸也死了,你说我还有什么怜惜的小一?”
  
  我顺势说:“那你告诉我你的故事好吗?别误会我是想知道为什么?没有嘲讽你的意思。”
  
  他表示不介意:“我有个幸福的家,爸爸妈妈很相爱,那都是我小时候的记忆。
  
  那时候我门里穷生活拮据,爸爸老想多捞些钱,但是没什么好法子。妈妈鼓励爸爸不要气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好运终于来了爸爸的一位好友要带他发财做生意,他哪位好友身边缺人手。所做的生意就是今天的房地产没两年功夫爸爸就整了个钵满,也是在哪个时候爸爸却突然变了心,经常找理由不回家。开始妈妈理解,后来发现不对劲,终于一天早上爸爸刚刚到家,妈妈对他说要回我姥姥家一趟,其实是骗他的。爸爸没说什么告诉妈妈路上小心,自己不能陪她去,因为下午还有事情。妈妈前脚刚走不久就有一个比妈妈年轻十几岁又漂亮的女人进入了我家。还用说什么?妈妈不能留住爸爸的心了,那个贱女人进了我们家那时我才14岁。我想要跟妈妈走,妈妈却说她没能力养我,要我记住长大后报复他们,把财产拿进自己囊中。时间很快过去了我现在已经年过20,昨天晚上我没在家也许是老天爷的报应把他们俩杀了。我当晚去跟同学聚会喝酒躲过了,我给我妈打电话却是关机
  
  我感觉我妈也肯定没在世上了。”
  
  吴天说的很凄凉尤其说到感觉到他妈不在世时最为伤心。
  
  调查取证
  
  朝阳来了,我跟他说了全部。吴真说的含糊其辞,为什么他爸和他后妈会被杀?
  
  被什么人杀?他还感觉他亲妈不再世了,单单只是凭借手机关机。朝阳脸色十分不好看,“你认为他是好人吗?”
  
  “我认为?”不禁觉得苦笑:“要是能感觉出来就好了,不过他说的话倒是模棱两可的,如果要我真信还不能。”
  
  朝阳说:“我们在吴天的卧室里搜出了他后妈的内衣内裤,而且上面全部都有精液所以我们怀疑他具有嫌疑。他爸吴英雄和她后妈都是被刀子捅死的,从案发现场看是有人入室抢劫,他家被翻得乱七八糟。”
  
  我惊讶的看朝阳:“那你能说说他后妈的来历和他亲妈的动向吗?”
  
  “后妈叫胡文莉,亲妈叫江艳,胡文莉比江艳小十岁。老家在南方广东,来A市已经有七八年了。江艳则是本地人,哟,你不说我到给忘了,吴天不是说无法联系到江艳吗?如果能找到她说不定还能知道些别的什么。一会我带吴天去警局录口供然后检查他的精液和指纹。杀人凶器已经拿到警局,就是一把匕首。”
  
  “青少年对女人产生幻想正常不过的事,胡文莉年轻貌美难免的吴天会对她有那种想法。那你告诉我江艳的地址和联络方式我去找她。”
  
  找到了江艳
  
  我顺着朝阳给的地址来到了A市洼寨,这里是处偏僻村庄。村口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请问小大娘江艳住哪?”我了其中的一位老大娘,她转了转眼睛努力想着这个名字。“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大款甩掉的可怜闺女。说起来真难得,好端端嫁了人幸福生活没想到跟丈夫离了婚,连儿子也给丈夫了。她就住在村里212号,我先拨打了她的手机结果仍然关机。我来到212号只见房门破破烂烂,不成样子。推了推门锁着呢?“你找谁?”吓了我一跳,一转身是个面脸土灰的女人,穿的衣服也陈旧不堪。
  
  “请问你是江艳吗?”
  
  她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说:“你想要干什么?我们好像不认识。”
  
  “我想你可以先听听我的话,你儿子吴天现在医院,哦,不对差不多在警局。
  
  因为你丈夫和胡文丽死了。你儿子打你电话却是关机,我也给你打过也是关机。”
  
  她听完后脸色一半是喜一半是忧:“死了也没关系,我儿子怎么了?为什么要去警局?”
  
  我忙解释:“别怕,你儿子没事他只是因为找不到你,胡思乱想想要自杀结果也是巧让我看见了及时送到医院。因为警察找不到凶手所以要查验你儿子的指纹。”
  
  我故意没有说出那些带有精液的内衣,内裤。她说:“你意思要我跟你去见我儿子对不?”
  
  “是的,你是他亲妈,只有见到你他才高兴。”
  
  江艳似乎并不想去,“你犹豫什么?见你儿子难道会怕吗?”
  
  她说:“知道我为什么关机吗?因为我想让他自立自强,别向我。胡文莉那个狐狸精花言巧语的,肯定会叫我儿子迷失方向不知进取。我不能让他学那个畜生,有了钱就朝三幕四,让他知道什么叫人情冷暖。现在那畜生和那狐狸精都死了,我有些怕我儿子会恨我。好多年都没联系见面了,不知道我的天变成什么样了。再说我也没有工作能力好奇怪为什么不想见儿子,我劝道:“血浓与水,吴天他很懂事的,你用不着怕的。”
  
  再三劝慰下江艳同意和我去警局。
  
  又出事了
  
  走出洼寨后江艳拦了辆出租汽车,上车之后我感觉好困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等我醒来时才发现天快黑了。我的手上湿乎乎的是什么?近眼一看吓死我了是鲜红的血!在看看我旁边的江艳脑袋被人打酥了,租车司机也不见了。
  
  “你给我滚出来!”几个大汉把我从车内拽了出来我踉踉跄跄地差点摔倒。“小子想不到你敢为非作歹。”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们冲上来就要揍我,关键时刻一个熟悉的声音
  
  传来-------“住手!”不用问朝阳感到了,我松了口气躲过了皮肉之苦。我纳闷朝阳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的?那几个大汉他们是做什么的。”
  
  好几量警车齐刷刷的停下来,十几个警察在朝阳带领下把想要揍我的大汉团团围住。
  
  他们面如死灰,那个把我拽出车的哀求道:“警察同志我们是好人,没做违法乱纪的事。”
  
  “没有?那刚才你们几个想要干嘛,别以为我没看到!把他们都给我铐起来!”
  
  我彻底蒙了,朝阳走上前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没事吧”我使劲摇头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要打我?”
  
  朝阳说:“我偷偷在你手机里安了跟踪器怕你出事以防万一,结果不出我所料。这里叫野岭山路崎岖,不容易找。到了这里之后受到信号影响跟踪器无法显示你的位置了,我就担心你会出事,带着人赶快来寻你。至于他们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反正就知道要伤害你。”
  
  “江艳死了,汽车司机也不见了。我和她出了洼寨后拦了辆出租汽车,上车不知道为什么
  
  我就睡着了。我晚上睡得很早啊。”
  
  “对了,吴天怎么样了?”
  
  朝阳疑惑的看着出租车然后大步跑去,确认了尸体。“把那几个家伙带过来.”就像穿了线的蚂蚱跑他们也跑不掉全都耷拉着脑袋走到朝阳跟面:“我问你们几个车上的女人是不不是你们杀死的?”
  
  “不是,不是........”
  
  他们都不承认,朝阳接着问:“那你们为什么要打他?”手指向我,那个拽我下车的人说:“这出租者司机我们认识,都是哥们。是他来找我们的,说这兄弟谋财害命又想戒色,
  
  抢了他的钱又奸杀车上的女人。”
  
  “胡说!”
  
  朝阳怒吼道:“骗三两岁孩子可以,骗我比登天难。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这司机还活着?他是目击者不可能放过他,换做你是杀人戒色的恶徒你会傻呆呆坐在车内吗?
  
  会等着有人来抓你吗?”
  
  “是真的,我没胡说,就是他告诉的我们。”
  
  我感觉事情不妙拽了拽朝阳在他耳边小声说:“先把他们带回去,查查这个出租车司机先问问他在哪。”
  
  朝阳点点头:“你们那哥们在哪?叫什么?”
  
  “他叫王光家住洼寨,除了开出租车别无他业,我们经常在一起聚众打牌。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寻找真凶
  
  回到警察验尸结果很快出来了,江艳是被人用石头砸碎的脑袋,但根本没有遭受强暴的迹象吴天的指纹经过核对会也不成立。我隐隐觉得事情好怪,头晕呼呼的。现在已经是凌晨12:00整。
  
  “小一法医刚才检查了你的身体,发现你体内中了乙醚导致你上车昏睡。乙醚极易挥发5到10秒内便可有效。”
  
  原来是这样,我问朝阳:“那王光找到了吗?说不定就是他投放的乙醚,可为什么江艳死了我却活着?如果他是杀人凶手目的为了什么?”
  
  朝阳微笑:“江燕的身上有手抓的印和大量口水,尤其是乳房和阴部抓伤最大也最为严重。
  
  说明王光试图强暴江燕但是未得逞,情急之下杀了她。为了制造假象故意设局栽赃嫁祸给你。放心我已经联络A市出租车公司,以及各分局,一旦发现他定会抓住。
  
  不对呀,为什么王光要在自己开的出租车上作案?又为什么不把江艳尸体埋掉?朝阳分析有道理但我始终感觉事情不对。
  
  “我想看看尸体。”
  
  “好吧”
  
  江艳的尸体摆放在停尸房的床位,我仔细观看了她的手,脚,腿。我也看了胡文莉,吴英雄的尸体。揣摩半天,想想吴天对我说过的话。我终于明白了,凶手是谁!可是证据呢?
  
  我想到了办法,“朝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落网之鱼
  
  A市早间新闻,电视机中正在播放:“本台消息,A市房地产商吴英雄遇害后案子久久未破,根据生前遗嘱他的全部资产归属儿子吴天。鉴于吴天大学还没有毕业,不能够子承父业,因此旗下异常暂由A市银行保存,法律条款,历历在目。吴天在任何情况下有权取出资金,或转让他人。
  
  傍晚了,我待在吴天家和他一起吃饭。他看起来精神好多了,仍然期盼他母亲回来,我告诉他江艳去了南方做生意,换了手机电话。等她处理好了事情后就回来与他相聚“小一,我们上网吧,我家两台电脑。”
  
  我爽快回答:“好啊”
  
  我们一起上网斗地主,下象棋,打CS,魔兽,红警。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了好多,吴真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也许是困意交加我也慢慢的睡了下去不过并不是真实的,我要等着那个人来自投落网。所有灯都关闭了,我故意离开吴真躲在厨房里。12点过去了,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有嘎吱声!我顺耳听去,是门口!终于来了,门全部打开了,我捏手捏脚的轻跑到电闸前。
  
  哈哈!房间里的灯全亮了,身穿黑色衣服的蒙面歹毒就站在离我不到20米远。“今天看你往哪跑!”守在外边的两名便衣警察也冲了进来这是事先安排好的,歹徒身手也不凡两个刑警竟敌不过他让他掏出了屋子。
  
  “追!追上他!”我们在后面奋力追赶,可歹徒速度太快我们赶不上他了。一名刑警问我怎么办,现在没有目标了。我想了想然后给朝阳打去电话叫他带人马上赶到吴天出事的地点。
  
  “怎么样?”
  
  “我们走吧,完了全完了。”
  
  “废物!”
  
  别动!歹徒已经死掉了,因为一把锋利的到插进了他的胸口。
  
  “妈!”吴天也来了,死掉的歹徒便是王光,而杀死他的人正是吴天母亲江艳!
  
  我拉住吴天:“冷静,她不是你妈。”
  
  “她不是我妈她是谁!”
  
  江艳的嘴角在冷笑:“小子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朝阳看着我说:“小一?”
  
  我摆了摆手然后说:“其实吴天的真正母亲就是胡文莉,而你江艳才是他的后妈。
  
  所有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仿佛我的话就是炸雷。“那你是怎么知道的?”朝阳问我
  
  “那天我去洼寨找江艳要他和我一起来看吴天,但她却很不情愿。我当时就怀疑其中
  
  有鬼,上了出租车后我中了乙醚醒来后发现了江艳尸体,可脑袋却是残缺不全的。
  
  身上所穿衣物确实是你的,身材也和你一样。但你忽略了一点,你常年在洼寨种田手上,脚上全是老茧,而那具尸体的手,脚光滑无比非常细腻。在说说吴英雄和胡文莉的死,从他们中刀的角度来看是正面不偏不斜,试想如果是入室抢劫杀人刀口怎可能如此工整?显然你是先进入了房间,吴英雄和胡文莉在毫无防备情况下你杀了他们。”
  
  江艳拍手大笑:“全都被你猜准了,不错那天那局女尸只不过是几年前失踪的一名女大学生,杀死她的人正是王光。见人家小女孩长得漂亮起了歹心结果未遂被我看见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王光他家里有老婆还有偷偷摸摸来找我,就跟当年的吴英雄一样
  
  当年他和胡文莉未婚先育有了吴天结果胡文莉嫌贫爱富在吴天出生后不久离他而去,后来我一点也不嫌弃他即便有孩子我也认可,没想到那狐狸精又回来了,吴英雄看着胡文莉比我年轻,比我漂亮狠心抛弃我。我要报仇!吴天你知道你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了吧.反正我也快要死了,不过我不亏。”
  
  吴天啊的一声跑远了,几天后法院开庭。江艳杀人罪名成立判处死刑,吴天从此失踪不见了。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