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句子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她姓夏三十三

时间:2017-06-12 11:51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清晨的城市,总是忙碌前行,天还未亮,早起的行人匆匆忙忙,推着小货车,拉着提前准备好的早餐依稀游走在街道,传出阵阵的香味,然后,寻个最佳位置,逢着夏日早起的阳光,大声的叫卖着,公园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穿着白色太极服,开始养生锻炼,体育场,晨跑的人早早的就开始滴落着汗水,喘着气,穿着篮球衣、运动服,整个城市显得朝气蓬勃,就连绿叶上的露水也逢着晨起的阳光散发光芒,然后贪婪的呼吸着,迫使自己快速茁壮。医院里,逢着晨光依稀,走廊里的灯光渐渐熄灭,听完故事的人活络着经骨,看见手术灯熄灭,便迅速的扶着两位老人紧张的在门外候着,想想,这已经是席念在手术室的第四个小时,想想都有些心颤。门响了,门开了、开了,一位戴着蓝色手术帽、还流着汗的医生走出来,那一刻,时间静止,心跳静止,就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您二老是病人的家属吧”医生面无表情的问,听到这一句,在场的人都不由的心里一紧,耐着性子等着医生说下一句

“是的、是的,我们是”王静焦急的回答

“病人......”叹一口气,这口气几乎叹灭了所有希望,气氛压抑、沉重

“虽然病人度过了危险期,可年纪轻轻的就成植物人,真是惋惜啊!”听完这一句,在场的年轻人都想敲打一下这位医生,干嘛不一次性说完,非要叹一口气,只是,也得感谢这位医生,如果不是他全力抢救,也许就没有这样的好消息,虽然消息不算好,但只要人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

“谢谢、谢谢、谢谢......医生”王静哽咽着答谢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席昊声音略有些颤抖,显然很用力的缓和自己的语气,那一刻,大家都仿佛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

“伤者头部受伤很重,为了保证患者手术后不会出现紧急情况,等会会从手术室转到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两天,待彻底稳定后便可转到普通病房,那时,你们就可以和患者说说话,帮他擦拭身体,对了,植物人虽然很难苏醒,但也有可能的,所以,不放弃是你们接下来要走的路,平时了,多说一些他以前经历过的事,最好是一些带有刺激性的事,这样有利于患者潜意识复苏。”医生转身回去,屋外却一直徘徊着无数个“谢谢”。灯光熄灭,朝阳升起,新的一天也就开始,一切安定后,小伦和王鹏跑到医院外面给大家买吃的,陈琳则回家给家人说明情况,毕竟事情很大,怕他们担心,民警准备换班,顺便把这个略次的好消息向李志报告,宁夏和夏佳晴陪着席念的父母站在重整监护室外隔着玻璃静静望着席念,王静低着头抽泣,一只手搭在玻璃上,一直手默默的擦拭着眼泪,席昊什么也不说,因为他知道,这一下说什么都没用,王静既是喜又是忧,哭泣是最好的表达,席昊只能安慰,一只手扶着王静,另一只手慢慢拍打着她的背部,夏佳晴不由得更加责备自己,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因为她的出现对于席念来说,都只是伤害,宁夏见着,自然明白,也不多说,握着她的手,仿佛在告诉她“傻妹妹,别乱想,无论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

席念跟着晨曦穿过手术们来到另一个奇异世界,这个世界很明亮,且青葱翠郁,四周的花花草草很鲜艳,宽阔的道路,却没有一俩来往的车子,但很奇怪,这里没有建筑物,方圆几里,基本全是这样的布局,只是,颜色不同,七色交相辉映,犹如彩虹,一旦清风徐来,花枝招展的让人目不暇接,头晕目眩

“晨曦,这是什么地方”席念停下来,低着头问

“哥哥,你先别问,闭上你的眼睛,把心沉下来,自己选择一条路前进”席念很纳闷,但又莫名觉得这个小女孩很亲切,像是亲人般,觉得她不会加害自己,再说,自己现在都是灵魂体,想害自己也没辄,于是,慢慢闭上眼睛,放空自己,慢慢的......忽然,席念闻见了花香,听见了鸟鸣,看见了高楼大厦和名牌豪车以及美女,还有若有若无的哭泣声和一些类似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场面,席念心里翻江倒海,这是个什么情况,睁开眼,看着四周,无一变化,再看看晨曦,仰着头很可爱的望着自己,疑惑?席念再一次闭上眼,同样的画面,一条条大路,七色各异,像是对应人的七情六欲,那一刻,席念有些动摇,毕竟金钱的诱惑,对于俗人席念来说,那可是他最大的梦想,有了财富,一来可以孝顺父母,二来可以帮助更多的人,比如山区的孩子,静老院的老人......于是,脚步慢慢踏出,一步两步,当席念即将跨到第四步的时候,突然看见一片破败的景象,荒木遍地,尘沙蒙蒙,让人有种想隔离它的想法,但是,席念却在破败土地表面,看见一个影子,那身形、体积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席念很好奇,暂弃了高楼大厦,闭着眼牵着晨曦向这片破败的地方走去,一步两步,忽然,一扇门打开,席念牵着晨曦犹犹豫豫的,最终一步踏进......

微风拂过街道、公园,甚至城市的每个角落,平静之中却惊涛骇浪

“根据报道,昨晚凌晨两点四十分,于盘江路一号发生一起酒后斗殴事件,根据线报,当地民警立即组织警力展开整治、抓捕,可意外却突然发生,据目击者回忆说,当时民警同志和一位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士扶着一位男子过马路时,一辆黑色轿车迅速驶来,受伤男子第一时间推开两人,致使自己被撞而重伤昏迷,事发后,警察同志便纵车追捕逃逸司机,却被逃逸司机侥幸逃脱,而男子则被其他民警同志送去医院抢救,据悉,受伤男子就是风波不断的移动百合老板之一——席念(现已脱离危险期),民警呼吁全市民众,提供逃逸司机的线索,严惩罪犯......”随后,各大媒体、报刊、杂志和网络平台相继报道,兴义市政府、兴义市市长以及贵州省领导高度关注此事,匪徒猖獗,敢当着人民警察的面行凶,这是对法律践踏、对政府的挑衅,市政府立马展开相关会议,命为七七事件,成立侦查小组,追逃小组,发布红色文件,一旦查出犯罪嫌疑人,立马展开传讯,如有潜逃,立马追捕,如有逃往国外,立马上报,争取最短时间发布全球通缉令,不可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更不能让犯罪分子挑战国家、政府、还有法律的权威。

龙盘派出所审讯室

“赵越,赵总,来,咱们聊聊昨晚的事,说说看,为什么滋事、打架,还有昨晚车祸事件是否与你有关?”

“警察同志,我知道我喝醉了滋事打架是我不对,可车祸事件的黑锅我不背,我不知道?你们也别推测,也别乱下结论”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你得好好想想,别等证据确凿后再认罪,那就晚了”

“警察同志,我是真的不知道啊,如果你硬是要我说,我也还是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再说了,昨晚我只是喝多了”

“那赵总就详细说说昨晚的事吧”

“事情是这样的.......”

另一边审讯室,“黑虎,原名赵伟,32岁,1992年出生,2009年因偷盗罪被叛三年,2015年因打架斗殴被收押,黑虎,你事情犯的挺多啊,来,跟我们说说昨晚发生的事,还有车祸”

“昨晚,不就是喝酒滋事打架吗?还有什么事,你说的车祸,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与我无关”

“赵虎,坦白从宽,是国家给的立功机会,你不说,被查出来后的后果不用我多说吧,要不,给你考虑、考虑”

“我说警察同志,咱也被乱猜测,再说了,我说的也是实话,打架是我不对,可什么车祸的,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说说昨晚的前因后果吧”

“昨晚是这样.......”

“赵昌,说说吧,打架和车祸的事”

“什么车祸,我不知道,只知道昨晚喝醉了,糊里糊涂就被卷入了打架”

“那这样说,你是无辜的咯”

“也不全是,嘿嘿”

“别嬉皮笑脸的,这是审讯,不是在家聊家常,认真反省,回答我刚才问的问题”

“同志,打架的事我承认,至于车祸吗?我是真的不知道,再说了,昨晚出车祸的时候我们都在警车上,怎么会知道车祸的事”

“这样说,你真的不知道咯”

“是的,真的不知道”

“那把昨晚的事交代交代”

“警察同志,昨晚是这样.......”

几人的口供录下来,事实基本吻合,虽然说两帮人聚在一起,但没动手,席念走了,另一方追出来动了手,才发生打架的事,这样说来,席念他们是正当防卫,于是,又传讯了小伦、王鹏、还有陈芳,说的也都基本吻合,只是小伦说的一点,赵越昨晚可能往酒里下了药,在这个基础上要等警方调查一番之后才有结论,至于这个事,赵越一方赔偿席念一方医药费,还有波及受伤重的人,因事情闹得过大,影响甚远,赵虎四人依法拘留,但后来听说赵越找了律师,交了几十万的保释费,被保释了出来......万购公司内,一位卷发斜留且身穿灰色休闲衣的女子坐在万购办公室内,原来,这是总公司空降过来的总经理,为南方更好发展,便马不停蹄的赶来代替赵越的位置,一来是针对此次事件的影响,二来是夺实权,但其根本目的是加快手机研发,争取早一点上市,副总经理办公室内

“呵,空降,我在这里滚打滚爬四年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什么招呼都不打就空降一位总经理,呵呵,就不怕她站不住脚......”勒着嘴笑一笑,用办公室的电话拨出去

“刘越啊,记得,要全力配合李总做事,不然,后果自己承担”赵越压低口气,刘青听得明白,也很清楚,皱着眉头,一时不知道怎么办,他是财务主管,近几个月的账务是他负责,他也是赵越一手提拔的人,所以赵越挪用公款的金额也是相当多的,至今也没填补上,要是上面查下来,这是犯法,再一个,公款挪用自己也在花销,若是不配合赵越,自己怎么都得死,心里盘算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给各部门领导打招呼,利用裙带关系,一起做个假账,以防万一,然后在慢慢找赵越和其他人商量对策,如果顶不住,嘿嘿......”心里一狠,狡诈的气息弥漫,打定主意后

“赵总,我知道了”刘青笑着说,挂完电话,赵越从抽屉里拿出一部手机,拨通电话

“出境没有”

“恩恩,出境了”

“万事小心”电话挂断,赵越立马把卡销毁,插上自己的卡,这时,云南边境的小镇上,王安带着母亲、老婆孩子先安居下来,随后留下一大笔钱,自己却了无生息的走掉......

医院里,陈芳很内疚的站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看着席念,不由得握紧了拳头,一切都是赵越害的,可又没办法,要不是警察到家敲门传讯,她还伶仃大睡,无可奈何,她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不管怎样,事情皆因我而起,这些日子,我都要伴着席念醒过来,哪怕一辈子.......”看到新闻后,小伦的父母急忙赶上来,问得事情经过,“啪”,气急败环的李香当着王静和席昊的面打了小伦一巴掌,并叫跪下,斥责说“做什么事不好,非得多管闲事,你看看,你干爹干妈都伤心成什么样?你怎么对得起他们”说完又准备动手,王静急忙拦着

“啊香,事情都过去了,你还责备他干什么呢?出了这事,孩子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你在这样打他,斥责他,要是他在出什么事,你们二老怎么办?是不是要和我们一样伤心、还要多加一份自责啊”,席昊早想拉起小伦,可没父母的的话,不敢起来

“老余,你们这是干什么?孩子们这事做的对,在坏人面前就应该挺身而出,不可懦弱无为,这才是男子汉,才是正义啊,老余,啊香,别责怪孩子了,快叫他起来,这是医院,虽然我们是在角落里,但来往的人挺多的,被别人看到,会让孩子无地自容的”席昊劝说着

“哼,要不是你干爹干妈说话,你今天就别想起来,还不快起来,等我去扶你啊”李香还是有些愤怒的说,席昊拉起小伦,王静走上前说

“孩子,别放在心上,也别怪你爸妈,你们做好事是对的,只是方式方法不对,你爸妈生气也是为你好,给你长个教训,听干妈的,别多想”

“恩恩,我知道的,干妈”随后,他们一行五个人来到病房外,看见陈芳,陈芳转身,看见小伦残有五指印的脸,便猜到在他左手边的两位老人是他父母,另一边是席念的父母

“叔叔阿姨们好,我很抱歉,此事因我而起,才让席总出了车祸,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红着眼眶,声音有些哽咽,九十度弯身,,时间仿佛静止,小伦的父母没说话,静静的等着席念的父母开口,一分钟、两分钟,席昊本想开口,但想着让王静处理吧,毕竟王静心里看不开这个事,他说话也没用,陈芳还是不能被原谅,王静走上前,扶起陈芳的身体

“孩子,这事也不怨你,谁让你也是苦命人了,哎,一切都过去了,你也放下心,好好生活,多做善事,才能不辜负念儿受的伤”听到这话,陈芳仿佛感觉到母亲的慈祥,这些年,她独自在城市打拼,父亲不在,母亲一人在家,心里满满的挂念,接母亲到城里住,母亲又不愿,说是不习惯,喜欢农村的空气、忙碌,她又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才能吃母亲炒的菜,才能陪母亲散散步,母亲是个善良慈爱的人,见着老人小孩受伤,二话不说就送医院,根本不怕人家碰瓷,说是穷人一个,没什么值得被人坑的,虽然每个月都往家里打钱,可母亲总是不用,衣服依旧陈旧,生活物品依旧往昔,这些年,报喜不报忧的常态让她很坚强,只是,心灵的弦被触动,不由得委屈伤心起来,再加上王静的说话的方式、语气都与她的母亲相似,便忍不住眼泪抱着王静,像小孩子般委屈的哭着,口里念着对不起......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