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二)

时间:2016-01-21 12:28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王排长,过来下。”徐连长对站在李进杨得来身边看着他的王排长用手招了一下。接着,王排长就走到徐连长的身边。王排长注意到自己连长已下了决定。看到他沉着的脸,一般情况下,主要是对八路军的利益有战略帮助,徐连长在几分钟就会做出决定。王排长当然知道连长的秉性。只是,他还没有想出打据点的办法来。就问:“连长,你决定了。”
  
  徐连长点点头。
  
  王排长觉得自己心里没有底,就问:“连长,我们该怎样做这事?”
  
  “我想过了,”徐连长说,好像他大概有了一个打击鬼子据点的方案。他的目光极为坚决,从这目光中,你还是一如既往看到,徐连长不被一些麻烦和困难困住,而坚决行动的绝不犹豫的特性。
  
  徐连长抬起手在自己黝黑的胡子上摸了摸,看看瞅着自己的茫然的王排长脸。“据点离南大桥只有一公里半;如果打起来,据点里的鬼子一定会请求增援,我们只要在据点的前后方向,悄悄进入到里面。首先进入大门,立刻把通往河间县城和南大桥等鬼子的线路切断。这样,我们就可以放手收拾据点里的鬼子。”
  
  “这样好是好。万一鬼子在听到枪声后,反应迅速,先向南大桥的鬼子报告呢?”王排长猜想。
  
  “所以,这就要我们行动迅速,一进门,就立刻切断鬼子的通信。”
  
  “如果,鬼子发现线路被切断,单独派人去南大桥报告据点里的鬼子情况呢?”王排长习惯想在行动中的细节,顾这顾那的性格特点,使他顾虑重重。
  
  “那我们就盯紧大院门。”
  
  “如果鬼子从围墙上下去,报告就近的鬼子,我们怎么办?”
  
  “这个并不是问题,只要我们行动迅速,突然出现在鬼子的面前,我想他们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徐连长说。看来,他是把攻打据点鬼子致命根子考虑到了,剩下的是一些细节问题。而他果断就在这里,王排长总是想一些细节问题,就会顾此失彼。也许,这就是两人指挥上的差异。
  
  “我们过了白龙村,对据点侦察一下,然后,商量再怎样进行。”徐连长觉得这应该是行动前的第一步,也是必须要做的。
  
  “嗯,这样也好,先观察一下地形,再想办法。”王排长颔首赞成说。就要和连长往前走,他好像想起什么,就站住,眨眨眼,用右手习惯性放到腰间宽皮带下的盒子枪,按按,,咧开嘴,舌头在嘴里稍伸出舔了一下自己嘴唇:“等等。”好像他觉得疑问和问题不少似的。就把步步小心的谨慎的脸,对着徐连长。
  
  “连长,我们连据点里的兵力是多少,火力的布置等都不知道。”
  
  “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深入到鬼子内部搞清这些,只有攻其不备。还有,这不是要喊同志们去攻打县城。”徐连长坚决而沉稳地说。
  
  王排长觉得事就这样,八路军不能老是前怕狼后怕虎。
  
  两人在路边转回身,徐连长就说:“同志们,咱们走吧!”
  
  “是,连长,排长。”战士们回答。坐在地上的战士,就起身,随手拍拍粘在自己屁股上的灰渣,拿起放在自己身旁地上的步枪,往自己的右肩熟练地一挎,就跟着自己的连长排长,往前面走去。
  
  走了一段路之后。王排长把自己军帽取下来,他感到自己的头上冒汗,就抬起右手,把自己冒着微微汗气的头发抹了抹,说:“连长,我都走得出汗了,你还没有出汗。”
  
  “哎,我还是出了汗。”徐连长说。就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擦了擦,又放下,跟王排长看。
  
  王排长不看这些,而想到临时打据点的事,好像又感到多事。就说:“没想到,我们还增加一项打据点的任务,战士们一定个个都想去。”
  
  “到时再说。”徐连长淡淡说,好像这个问题,不是他非要考虑的。就步子要迈的快些,他一般情况下,在作战之前,好像连腿脚都催他行事要快似的,只有在打败了鬼子,他才更安心步子迈的慢点。
  
  王排长刚才抹下军帽,拿在手上。还时不时用左手摸摸拿着军帽的右手,也不想这个问题了,就还是往前走。这样,走了一段路,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眨了眨眼睛,往前看,就戴上军帽。稍快一步跨到已走到自己前面些的徐连长。
  
  “你听说没有?”王排长挺有兴趣问。
  
  徐连长就转回脸,看看王排长有话要说的脸。问:“什么事?”
  
  “就是我们王营长说过的白求恩。”
  
  “哦!”这时,徐连长才想起王营长过去是提到过一个外国人。“我上次在营部听王营长说过这个人。”
  
  王排长对白求恩的事,好像知道得多。他把右手插在系得略紧的皮带下的军裤兜里,说:“我听说,白求恩从外国来,是一个医术很不错的外科医生。由于他的医术高明,再难的再严重的重伤,在他那里,都会得到有效的救治。”
  
  “我没有听说过这些。”徐连长说。可听了王排长对白大夫的夸讲,感到白求恩是了不起的医生,对我们八路军每个战士来说都是太好的事。这就意味着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会大胆地冲向鬼子。因为,不管受了再重伤,有白大夫会救治的。
  
  “哎呀,我的连长,你除了作战是正事其他事也不爱打听,其余都闷起,也不太和战士们说话,就跟那个一天除了训练,就把一个嘴巴闭臭的计又平一样,就是个闷性子。还有,你见了营长就是一两句话,也说不出更多的话。”
  
  徐连长才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习惯伸出右手在自己太阳穴上的蓝灰色军帽边上擦了擦。
  
  说:“我嘛,就这样。”
  
  “还好,我们王营长喜欢你。”说道这里,王云龙似乎对这个话题,提不起兴致,营长又不是喜欢自己。他就想谈谈白求恩,继续说:
  
  “据说,白大夫专门来晋察冀帮助我们的抗战事业和救治我们八路军伤员的。”
  
  徐连长觉得这太好了,可没有说。
  
  “我还听说,白大夫在晋察冀所有有八路军战斗的前线不远,就地设了一个手术台,救治受伤的官兵。”
  
  而走在身后的战士听了连长,排长的谈话,觉得这事,听起来心里一阵振奋和幸运,不少于跟打小日本时的兴奋感。杨得来想到:这样一个了不起的医生,我们八路军有了他,真是幸运,他的医术一定不错,以往,只要一个,多个战士受了重伤,医生就没法治好,这些战士就死了,没有死在战场,可这跟死在战场不是一样吗?想到这里,他觉得,现在不用想这些了,就算再受一次伤,就有白大夫救治了。
  
  “太好了,如果我受伤,能得到白大夫的救治,就是牺牲了都值得。”他的话里指的是:有了白大夫,真是一种运气。并期盼地说。而且声音高,一有这样的事,他润泽的脸有精神,话就快。还把他的右手往大腿上一拍,眼神活泼而发亮。八路军战士包括他能遇到了一件大喜事,是千载难逢的。
  
  李进听了他话,也觉得白大夫一定是一个专门治病救人的医术高的医生,也凑热闹说:“我也是,白大夫医术这样高超,就是让我受十次伤,我以愿意。”
  
  杨得来看他一眼,认为,也许大家都有同样的想法,一个战士,受了伤,遇到这样的医生,太幸福了。八路军战士不惜战死,可在死亡之边,被一只有力的手拉回,不是幸运吗?可他有些疑惑。因为,晋察冀这么大,有这么多前线,谁知道白大夫在那里?就叹了口气,心气都下落了。
  
  “李进,你说这晋察冀这么大,谁知道白大夫在哪个战场?”
  
  “对呀,你不说,我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李进被这样一说,他感到白大夫远离这里,心里的一片想法都白想了。就像他期盼的故人,只想得起,就是看不到这个人似的。他低着头。用手拍拍自己的系着皮带的肚子,仿佛他身上有灰尘似的。
  
  杨得来又似乎不甘心,问:“你说,这白大夫到底在哪里?”并看看低头不语的走路的李进。
  
  可李进还是往前走,对这个问话,也失望。
  
  杨得来见他许久不回答,就伸出左手,轻轻碰了碰李进扛着枪的右胳膊。李进抬起头。“你弄我干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了。”
  
  “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人家白大夫在哪里?”李进叹了口气,连眉毛都低到他的眼角上。
  
  一个战士叫胡虎,看上去不是太爱聊天,可看他两个在那里非常的失望,就说:“你两个在那里急什么,问问连长,排长不就知道了吗?”
  
  “嗬,小虎,你还挺聪明的。”杨得来豁然茅塞顿开,转过脸夸奖胡虎。还伸出右手,拍拍胡虎灰色军帽的头。
  
  “这有什么。”小虎说,把军帽扶正,他不喜欢歪着军帽。让走在后面的25岁的尹志刚班长看见,就要责备他太松散,尹班长老是一脸涨红,一双眼睛正直仁厚,不能忍受自己一班战士破坏军纪的行为出现。小虎故意把眼睛稍往后看了看:尹班长帮自己的战士扛抢。一个战士好像伸手拿过尹班长为他扛的步枪,尹班长说:
  
  “小鲁,你累了,我来帮你拿。”
  
  “班长,我没有什么。”
  
  “好了。”个性干脆的尹班长打断他的话,就继续走着。胡虎感到尹班长没有发觉,就踏实了。好像他做了错事似的。
  
  杨得来也看胡虎,就随意用他有些尖声的嗓音,喊道:“连长!排长!”
  
  王排长就转回脸,问:“杨得来,你有什么事吗?”
  
  “排长,你说白大夫这会儿在哪里?”
  
  “王营长说就在我们的齐会村不远的松岩村。”
  
  杨得来,李进有些睁大眼睛,瞅着边走脸还注视他俩的边走的王排长。齐声问:“真的吗?”好像这使他俩颇感意外。
  
  王排长说:“嗯。”还看了他俩一眼,就把他有些斯文的脸,转回去,又往前面走。
  
  这下两人和身边的战士议论开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他们过了白龙村,不久就要到前边的据点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