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逆子的悲哀(小说)

百味人生 远航 评论

乔伟每天在自己家的门前,泥土路边,看着同龄的小伙伴,甚至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孩子都背着小书包上学了,心里多少有点着急。 直到乔伟九岁了才去上学,其他孩子五

  乔伟每天在自己家的门前,泥土路边,看着同龄的小伙伴,甚至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孩子都背着小书包上学了,心里多少有点着急。
  
  直到乔伟九岁了才去上学,其他孩子五岁,六岁都已去上学了,所以乔伟的个头在班上是最高的。
  
  乔伟生活在一个暴力家庭,他的童年如果还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或者印象深刻的,那就是他的赌徒父亲每每挥舞着各种象擀面条的擀面棍子,铁铲,锄头,甚至挥舞着菜刀,再加拳打脚踢的对付自己的母亲。
  
  乔伟的父亲是一个嗜赌如命的人,他赌钱如果那天赢钱了,他会乐不可支的,这样的话,他的老婆孩子就可以安静的过完那一天,如果那天他赌博输钱了,那是满脸的凶神恶煞,老婆孩子稍有不顺他的心,则拳打脚踢棍棒交加的往死里打,其他小孩早读书了,做父亲的根本无心过问,母亲总是趁他赢钱了,心情好了,方才提出儿子读书的事。
  
  就因为乔伟父亲赌博,家里有点值钱的都赌输没了,多少次记忆中,大半年喂一个猪,那是母亲和乔伟及弟弟每天提着篮子,割菜好不容喂大的,可是,猪买了,钱也就慢慢的输光了。
  
  就因为乔伟的父亲赌博,家里的钱输个精光这还不算完,还去四处借钱赌,他借钱时,总是说:“有急用,明天就还。”
  
  其结果是钱只要借到手,他就再也不提还的事了,最后只能是人家像乔伟的母亲要钱,他的母亲只能慢慢的还,一个农村女人,怎么还的了呢,还的过来呢,哪里来的钱还的呢,最后的最后,就是乔伟的家里再遇到事情,没有人再伸出援助之手了。
  
  乔伟就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他从来没有爱过他的父亲。从来也没有幸福可言。
  
  乔伟不死总是要长大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孤僻很多,记得从很小的时候,他就不去左邻右舍家玩,也不去亲戚家玩。
  
  他很孤独。
  
  每年有两个学期,开学对于乔伟是很折磨的一件事,别的孩子是父母催着赶着去交钱领书。
  
  而乔伟的父亲总是迟迟不给钱,当乔伟看着其他小孩都领书了,上学了,他着急的哭了,他的父亲会骂骂咧咧的道:“逼养下来的,我去学校要是还有没有领书的,我回来就把你活埋了。”凶神恶煞搬的咒骂,这样的记忆,对于乔伟来说太清楚深刻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乔伟也懂得思考,初中的生活是难忘的,那时大食堂的伙食很不好,早晚馍馍,稀饭。
  
  别的孩子有零钱饿了可以买点吃的,但乔伟没有,每晚乔伟下了晚自习,睡在床上,肚子饿的难受,就这样熬着睡着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起床又不饿了。
  
  初三那年,年三十,乔伟的父亲老样子赌博,乔伟在家里呆着,他总来不赌博,看也不去看,他了解自己的父亲,痛恨赌博。
  
  晚上七八点钟,外面的鞭炮响个不停,乔伟呆着无聊,将家里一家人的衣服用洗衣机洗好,白天也累了一下午,衣服洗好,他将洗衣机搬回屋里。
  
  乔伟的父亲回来了,脚步声沉重,阴沉着死人搬的脸,看到屋里有水湿,那是洗衣机留下的水痕,其实没有多少。
  
  他的父亲开始破口大骂诅咒,是一边喝酒吃菜一边骂骂咧咧的,乔伟正好坐在他的对面,偶尔四目相对。
  
  乔伟就是开始解释一下水的事,他的父亲提起屁股下面的凳子就向乔伟迎面砸来。
  
  那一刻,乔伟动作速度更快的抽出坐着的凳子,猛的砸了过去。
  
  那一年,乔伟十八岁。
  
  他拿着母亲给的一百元钱,黑夜离开了家,去了南京。
  
  到了南京工作难找,毕竟是春节,找工作谈何容易,夜里在网吧熬夜,白天吃点面包,就这样熬着。
  
  当乔伟看到饭店招工时,喜极而泣,毕竟第一次出来,毕竟饥寒交迫的,毕竟身无分文了。
  
  当面试的问他有什么要求时,他说:“有吃有住的我就愿意干,工资怎么都好。”
  
  那一年,是他第一份工作。
  
  当他没有钱,找不到工作时,四处看着贴的小招聘广告,那一刻,哪怕是传销的,是骗子,是作案团伙,是去干人妖,也会去的,毕竟他没有经历这样,他也怕饿怕冷,没有那些卓尔不群的纯洁高尚灵魂,就一个在春节被父亲逼跑的孩子,仅此而已。
  
  他曾想过,实在没有办法时,去抢一把,可是,当真的看到可以下手的目标时,他心软了,下不去手,他想,谁又容易呢,放弃了,继续找工作,天意眷顾,一念之间,差一点犯罪。
  
  多年后,乔伟也感谢自己没有那样做,不然,会悔恨终身。
  
  那事后,乔伟的奶奶去世,临终他的奶奶告诫,毕竟是父子。
  
  那一刻,父子算和了。
  
  一年后的秋收季节,乔伟从外地回来,帮着家里农忙。
  
  那一天上午,他的父亲又是骂又是打他的母亲。
  
  乔伟从背后就猛踹他父亲的腰,一直闹的整个村子都看热闹。
  
  那一年,乔伟二十岁。
  
  那次出去后,就是五年没有回去。
  
  五年后,乔伟身体不好,他母亲说他的父亲变好了,他回去了。
  
  过年差四天,那晚,他又是赌钱输了,回来不仅骂架势还要动手打他母亲。
  
  在没有回家前,乔伟曾经无数次的反省,可是,那一刻,他疯了,他决心杀掉他的父亲,并且劈开他父亲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然后再自杀。
  
  就在那一刻,乔伟的母亲拼命的阻挡乔伟杀他父亲,就因他母亲被砍刀,手指断了,全身血,他的父亲趁机跑了,如果不是他的母亲,那一晚,乔伟决心杀掉他的父亲,很冷静的决心。
  
  那一年,他二十五岁。
  
  乔伟是一个十足的逆子,不孝子,他也清楚。
  
  他也曾经暗自想过多次,我这样的人,不会结婚,不会要后代,作为一个人,是失败的,他很清楚自己这样的结局。
  
  他从来不敢想家庭的事,他怕那种无休止的打骂,没有安宁。
  
  他也知道,他这样的人,一辈子一个人是最好的选择。
  
  就如他日记本上写的那样,我不是一个好儿子,这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忤逆的逆子,可是,我真的成那样的人了,谁不会背后骂的,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冲动的这样做了,但是不后悔,就是杀他也不会悔。
  
  偶尔,我会想,如果我生在另一个家庭,有一个顾家,爱我的父亲,也许,我也会是一个好儿子,这只能是下辈子的事了。
  
  2012年的某一天,乔伟死在一次车祸中,结束了他可悲的短暂生命。
  
  (完)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