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欲望【后记】》

时间:2016-01-21 12:37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欲望【后记】
  
  文/本人已死
  
  东营市最高人民法院里面,聚集了很多人。
  
  今天,对这些人来说,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李化群,校园奸杀案主谋,曾涉黄和非法性交易多次,触犯中华人民法律法规故意杀人罪加强奸少年罪,被我院判处死刑,择日立即执行。”
  
  “张俊连,曾进行非法性活动数十次,触犯中华人民法律法规涉黄罪,被我院判处有期徒刑30年,立即执行。”
  
  “任一杰,曾奸杀少女多人,触犯中华人民法律法规故意杀人罪故意强奸罪,被我院判处死刑,缓期四年执行。”
  
  “邓岚堃,曾奸杀少女多人,触犯中华人民法律法规故意杀人罪故意强奸罪,但由于是被牵连,罪过比以上等人轻,年龄较小,被我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终身所有权,缓期四年执行。”
  
  “李月,曾参与涉黄活动,但性质较轻,被我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缓期四年执行。”
  
  “李萧寒,无涉黄活动,但触犯中华人民法律法规包庇罪,被我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四年执行。”一个个响亮的声音,挨个从法院里传出,直达云端,穿过万里晴空。
  
  当罪证和处分下达的时候,法院里的所有人都激动的鼓起了掌,有的还留下了心酸的眼泪。
  
  今天,坐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那些死去的人的亲人朋友以及同学。
  
  他们的到来,只是为了倾听正义的颂歌。
  
  十年后…..
  
  “呜哇——”房间里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哎!老婆!孩子哭了!快去哄哄啊!”我叫道。
  
  顾怡宁正在电视前跟着刚买的瑜伽教学光盘学习瑜伽。
  
  “哎呀!知道了!”顾怡宁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向屋内走去,“你怎么不去啊!”
  
  “我这不忙着炒菜嘛!抓紧吃完今天下午还有那件事呢!”我端着锅说道。
  
  “嗯。”
  
  顾怡宁应了一声,朝屋内走去,到了婴儿车跟前,抱起孩子边哄边往外走。
  
  “哎?这本书讲的可好了!适合你儿媳看!”市场上一位大妈叫道。
  
  “是吗?啥书啊?”妈妈问道。
  
  “嗨,带孩子的!上面讲的可详细了!”大妈说道。
  
  “哦,那行,我带回去看看,明天再来你这!”妈妈拿过书,笑着说道。
  
  “哎,没问题!”大妈也笑着回应道。
  
  十年前,那一次枪伤,并没有让我死去,经过几天的抢救,总算把我从鬼门关抓了回来,我也算是跟阎王爷见了一面了,呵呵。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过的很舒服。
  
  现在,顾怡宁成为了我的媳妇,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小日子过的挺不错。
  
  通过张楚敏,我认识了很多很好的兄弟,是他们,陪我走过了这十年的风风雨雨,他的教程,让我学会了很多,可惜,他本人,却永远的离开了,而他的网吧,现在由我来经营,还在全国各地都有连锁店,平常都是兄弟们帮忙照看。
  
  下午,我开车来到医院。
  
  这会儿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来这里,我来告诉你答案。
  
  尤爱琳自从那次事故之后,救是救活了,但是永远成了一个植物人,如果她现在还是健康的正常人的话,凭她的相貌一定是个好妈妈,好媳妇。
  
  “嗯,她最近情况很好,不必担心。”护士对我笑着说道。
  
  “哦哦,那就好,你去忙吧,我照顾一会。”我说道。
  
  “嗯好。”护士说完走开了。
  
  我推着尤爱琳,绕着医院的公园转,这里有很多老年人,而起空气也不错,绿色植物很养眼,非常适合尤爱琳这样的人。
  
  再来说说常颖,曾经我问过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她却天真的回答非我不嫁,所以现在她一直没有找到男朋友,这不,喝完我的喜酒就飞去美国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没说,只是时不时的寄一些小礼物过来,或者一些化妆品和女性用的东西来给我妈和顾怡宁使用。
  
  还有杨梦瑶,失去了双亲的她最缺乏爱,而为了不让她失去爱和被爱,现在在一家宠物店工作,整天围绕着许多可爱的动物也生活的很快乐,至于她的孩子,在那次事故中已经流产了,而她的另一半,她说她还没有想好,呵呵,也没关系了,慢慢想,时间还长。
  
  哦对了,差点忘了刘欣然,她就不一样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我猜应该是那次事故给她的影响太大了,一直想找人安慰,最后找到了我,和我完完整整的做了一次,然后给我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情书带着我的第一次和她的第二次自杀了。
  
  剩余的其它同学,都还过的算是很好,虽然没什么大风大浪,但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是有的。
  
  下午,我们来到陵园,叫上了以前的同学,来看看我们以前的老朋友。
  
  当年的那些人,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墓碑上的照片中的他们,好像在对我们笑。
  
  “马振涛,我来看你了。”杨梦瑶蹲在马振涛的的墓碑前说道。
  
  杨梦瑶一个在那里说了很久,最后哭了起来,我也没有再看下去,悄悄的走开了。
  
  李渊博,黄嘉奇,陈厚雨,冯龙飞,李燕君,韩婉月,孙亚宁,王小琪,张鲲鹏等一些以前的同学,各自对着各自想要见的人说着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
  
  顾怡宁一直跟在我的后面,静静的走着,一直没有说话。
  
  我先来到陈家豪的墓碑前,放下一束花,说道:“呵呵,你小子,呵呵,我知道你那天要说什么,你想告诉我她是李化群的对吧?不过,现在没事了,你也在下面安心点吧!”说完,伸出手,跟墓碑上的陈家豪碰了碰拳。
  
  我又来到赵瑞峰的墓前,笑着说道:“你说你是不是傻,明明跟你没有关系的事情,你还要去掺和!唉,现在说这么多事没用了,你老在下面安稳点我就放心了。”
  
  说完,拍了拍墓碑走到李月的墓前。
  
  “如果当初,再给我一次机会,那天晚上我一定带你嗨翻天!不过,过去的,我也没有办法挽回,说真的,我也爱过…”我说着,抱了抱墓碑,然后走向刘欣然,“你说你,到底想什么呢?活下来的人不好好活着,偏偏寻死!你看看人家尤爱琳,现在还在顽强的活着!我就相信,她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我摇了摇头,脸上已经布满泪水,也不知道这火是怎么发出来的。
  
  最后,我来到张楚敏的墓前,还没张口说话,就被眼泪呛了回去。
  
  我扶着张楚敏的墓碑,使劲的拍打,“还有你!挡什么子弹!你是不是傻逼!操你妈的!丢下我,自己逍遥去了!”我哭着说道,“算了,不提了,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
  
  弟没说出来,我就哭倒在了墓碑前,顾怡宁见到立马从背后抱住我,把我拉住。
  
  在这一个个墓碑前,风吹动了周围的野草,也吹散了我们的头发。
  
  我看着他们的笑容,仿佛看到了十年前的点点滴滴,那是我们的青春,不一样的青春,永远不会在时光轴上抹去的青春。
  
  深夜,家中,所有灯都关上了,一般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进入了梦乡。
  
  “你干嘛?咋了…..呜….”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顾怡宁就从旁边爬到我的身上一下捂住我的嘴。
  
  “别出声。”顾怡宁说着就吻了过来。
  
  “哎!孩子看着呢!”我小声说道。
  
  “哎呀,孩子那么小,懂什么!”顾怡宁按耐不住的说道。
  
  “等等,我还没脱…..”
  
  我还没说完,就被顾怡宁堵住了嘴。
  
  当我们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放在床边的手机响了。
  
  “谁的电话?真讨厌!”顾怡宁抱怨道。
  
  我整理了下衣服,爬起身,打开灯,抓到了电话,看了看屏幕说道:“是医院打来的。”
  
  “啊?”顾怡宁惊讶道,“医院这么晚打电话干什么?”
  
  “不知道,接起来看看再说。”我说着点击了接听键,“喂?”
  
  “是盖俊有先生吗?告诉您个好消息!尤爱琳醒了!您现在方便过来一躺吗….”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滴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当我转头看向顾怡宁的时候,她的眼睛早已经红了……
  
  (终)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