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拜读望海屯古城

时间:2017-07-20 19:44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据史料记载:“望海屯,位于黑龙江省西部,松花江北岸,隶属肇源县三站镇宏大村管辖。在望海屯西南的台地上有一座古城遗址,今称‘望海屯古城’,为辽金时代古城遗址。古城南临松花江,被松花江支流环绕,三面临水,形成天然屏障。城呈长方形,周长约2970米,北墙被村庄叠压,南、西城墙保存较好,最高处2—3米。东、南、西城墙中部有城门。西门外尚有瓮城城墙遗迹。城内已垦为耕地,地表散布着陶器碎片。出土陶器多为轮制泥质灰、黄褐陶。瓷器除仿定瓷外,还有缸胎三彩瓷片和缸胎酱釉壶嘴残片。因城建于青铜时代遗址上,故有早期陶片、鬲、鼎足之类遗物(古城南墙东部百米处有一座小城,略呈方形,周长约720米)。为黑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

  就在这流火的七月,玉米长到一人高的季节,我们走进了这座古城。

  我们沿古城东门进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挖掘裸露的城墙,城墙是夯土修建,手掌厚的夯土层层叠加,均匀的就像千层鞋底,我试图伸手取下一块,却坚硬如石。

  裸露的城墙根下有一洞,开始以为是守城官兵战备用的,可据陪同的肇源县文史资料人员讲,那是文革初期“深挖洞,广积粮”留下的产物。类似这类的洞古城墙下还不止这一处。

  我们在城墙的缺口处缓慢而上,终于站到了古城墙之上,满眼的玉米被古城墙所围绕。我们沿城墙而行,来到南城墙的最高处,史料人员讲,这个高地原来是一个方形的高台,相传是金兀术妹妹的点将台,此城由金兀术妹妹负责把守。望海屯在金代时叫“昂阿城”, “阿城”在满语里是“关口”之意,“昂”是高的意思,就是高出的关口。因昂啊城三面环水,且水面宽广,站在昂阿城一眼望去如同海面,所以当地老百姓形象的称之为“望海屯”,一直沿用至今。

  我想,既然是点将台,一定是高出城池很多,还要有上下的台阶,有遮凉的亭台,有栏杆,有摆放战鼓的架子,有旗杆等等。点将台下,城池之中还会旌旗招展,站满将士,将士们各个虎虎生威,步伐整齐划一。可惜的是眼下的点将台与城墙相比并不算高出很多,而且中间还有一个深坑,我们不解的问史料人员,这是怎么回事,史料人员讲了一段十分悲催的事。

  此坑原以为是日本人挖掘的,史书上也这样记载了,可是当地的一个上了年纪的长者说其实并不是日本人所挖,而是俄国的考古学者所为,当时那个村民才10几岁,两个俄国人就住在他家,雇佣当地老百姓挖了三天,把点将台挖平了还继续往下挖,还用一种仪器勘测,说下面有东西,把一个方方正正的点将台挖的乱七八糟,挖到后来就不再让老百姓挖了,两个俄国人亲自上阵,后来挖出了两具尸体还有一些陶罐陶瓶,把一些陶罐陶碗连同尸体一起运走了,放到哪里就不知道了。据考古学者讲这个坟墓是青铜器时代留下的,并说此处最早是青铜器时代的遗址,古城是建立在这个遗址之上的。

  “两个俄国人说是考古专家,我看就是盗墓的。日本人也好俄国人也罢,谁挖都是在挖我们的祖坟啊!”史料人员最后说。

  其实,就在我们脚下,不时会出现许多陶器碎片,有黄褐色和黑色两种,黄褐色瓦片薄而细腻,面光滑,黑色的则厚重粗糙,仔细看会有各种锯齿纹、绳纹出现在陶片上。青铜器时代的肇源大地正是古肃慎国的腹地。我想,这里一定是从古肃慎开始就一直有人居住的,或住平民百姓,或驻守土将士。那些黑色的陶片就是古肃慎、或秽貊、或索离、或扶余、或靺鞨等民族遗留在此的生活见证。这里无论从地势的高度还是从依山傍水的环境,都算得上是当时的“宜居”之地吧。所以窥伺觊觎之人自然有之。

  据说点将台不但有操练三军的作用,还有施放狼烟与东侧“西八里城”、西南的“前伯都古城”相互通风报信的作用,,施放狼烟是古代最快捷、最有效的军事通讯手段。一旦狼烟升起,松花江面将会鼓角争鸣,战船满江,杀声四起,投戈放箭,痛击来犯之敌。

  整个古城分母城和子城,点将台是在子城的南端,子城周长720米,呈方形,是将士的操练场,而母城则是家属和居民住所。据史书记载望海屯“初名为‘镇东县’,公元1173年改为‘曲江县’。”还有人推断是辽代的出河店,是金代的肇州城。可见当时其规模和地位。

  吉林市龙潭区有一座乌拉古城,古城规模与望海屯古城相差无几,古城内也有一座点将台,据说是金兀术三妹的点将台,金兀术三妹人称百花公主,骁勇善战,据守一方。我们脚下的点将台据说是金兀术九妹的点将台,因为此地是金兀术九妹的封地,据此推断而来。至于金兀术九妹叫什么名字,到底有姐妹几人我却无从知晓了。

  站在点将台北望,齐整整的玉米像战士的盔甲,像猎猎旌旗,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似乎听得见那惊天的喊杀声和风吹旌旗的呼啸声。

  我们沿着古城墙继续前行,脚下零碎的陶片就像自远古传来的片片书信,我一片又一片的拾起,一遍又一遍的拜读,我似乎触摸倒先民跳动的脉搏,似乎感受到先民炽热的温度,也似乎听到先民们一声声的问询……

  古城北面就是望海屯,三五十户的模样,小村宁静而具有现代感。从肃慎到女真,从青铜时代遗址到昂阿城,小小的望海屯演绎了3000多年的历史,如今可谓“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一页风云散,变换了时空”。有谁知道它的历史有多久远,有谁知道它的文化有多丰厚。

  如今的小村看不见九妹的英姿煞爽,听不到震耳的鼓角争鸣,只有悠悠的松花江水永无休止地讲述着小村过去的故事。

  王正人于2017年7月10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