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句子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四川金堂县作家协会主席李正熟|罚肉

时间:2020-03-12 20:32 作者:文章网 阅读: 纠正错误

  ——谨以此文祭奠我的父亲、伯父和他们被侮辱、被异化的深情

  【人民日报】

  ​ 公社党委书记李光海敞着白衬衣,穿着白背心,头戴草帽,足穿凉鞋,肩搭一块白毛巾,摇把折扇,领着周元轮悄悄走进公社信用社主任周后国家里,说:倒碗水来!算账的周后国一看是书记来了,马上跳起来说:早早早!调头对灶屋里淘红苕的女人喊:李书记来了,煮干饭!把唯一的一把竹椅子拍拍,使劲擦,凑近仔细看,吹吹,让开身子:李书记,坐!指指周元轮:这位?李光海:周主任。县革委会张主任的红人!周后国突然失神:县革委?张主任?李光海慨然坐下,瞥了一眼后面的周元轮:怕啥?周主任又不是来整你的。一两天就走。

   周元轮吊着两稍眉毛,不笑,转到一根板凳前,用袖口擦擦板凳,坐下。周后国见了,松了一口气,找两个碗倒上开水,放在桌子上,对李光海说:好久没来了啊!李光海扯下毛巾,把脑壳、颈子、腰杆使劲擦了一遍,用扇子使劲扇开水,喝一口:狗日的,太热了!周后国说:水啊?李光海:天!周后国说:五黄六月,还穿得周吴郑王,脱了衬衣?李光海看看灶屋,说:你婆娘在,丑人!周后国说:老婆娘了,又不是没看过光胴胴。李光海骂道:你龟儿子,她看过我的光胴胴啊?周后国“噗嗤”笑。周元轮还是不笑,埋头很响地喝水。李光海和周后国看一眼周元轮,对视一笑。周后国婆娘在灶屋里接话:李书记是大官,胴胴上的肉贵得很,至少五块钱一眼,我们这些哈婆娘哪里看得起!李光海大笑,说:贵是贵,你煮肉让我吃饱,我就免费给你看!女人笑道:肉就算了吧,上街太远,今天就韭菜炒蛋吧,我们也正好打个牙祭。

   周后国说:哈婆娘,去买肉哦!你还不晓得李书记这个时候来就是为了吃肉么?小心李书记没吃到肉,下了我的官!李光海说:晓得就好!去不去买肉?不去,我现在就取了他的官帽去当肉吃。女人笑着出来,解下围腰檫手,说:李书记,莫生气。他的那个官虽然只有卵屎那么大,到底比没有好。我去买肉嘛!看到周元轮:这位领导是?周后国:我们家门儿,县里来的周主任。周元轮抬头看一眼周后国的婆娘,说:不要攀家门儿啊,我和你不认识。

   周后国婆娘楞了一下,向周后国伸出手:周后国,拿钱!李光海看看周元轮,摸出钱包,找出一张五角的,递给女人:打平伙,我不能白吃你们的!女人看看周元轮,周元轮扭头看墙上毛主席的像。女人说:五角?肉是七角二一斤哦,还要买酒!李光海说:我反正只吃两角钱的肉,三角钱的酒。你们买不买是你们的事。女人说:你这样的人咋个当上官的哦?李光海说:我是孔老二,专吃民脂民膏的啊!周后国说:你走我们屋里来,哪个还要你出钱哦。

   摸出两块钱给女人:弄烂就弄烂,打一斤最好的苕干酒,买两斤坐墩肉!李光海把钱拍在女人手里:拿去!把你的那个烂眼儿老师喊来,我要看看他改造得哪样子了!周后国说:那是你和我两个人的老师啊,你不要也喊烂眼儿老师啊!女人骂道:你龟儿当真把我当成哈婆娘啊?李光海说:你不哈,你是乖婆娘!快去,我想吃肉得很了!三人笑。周元轮还在看毛主席像,不笑。

  李光海和周后国下象棋,周后国正被下得呲牙咧嘴,历史反革命分子李宏义讪笑着进来,进门就对李光海一拱手:李书记,好好!李光海瞪他一眼,又瞪一下周元轮,不做声。

   周后国马上站起来:来了,坐坐坐!李宏义看一眼周元轮,周元轮还在看着毛主席像。李宏义对周后国笑道:周主任,好好!周后国把位子让给李宏义:老师,你来下棋。我整不赢李书记。李宏义搔搔花白头发,讪笑着跟李光海说:李书记,我可不可以跟您下棋?我好久没下棋了。

   李光海瞪眼看看他,鄙夷道:你狗日的胆子大,下得赢我?!李宏义讨好地笑:下不赢,下不赢。我陪您?李光海看看周后国:周后国,你去给这个反革命倒杯开水,看我温水斩熊罴,水没凉,我就要把他打翻在地!周后国赶紧去给李宏义倒开水,还悄悄兑了一大调羹白糖,双手捧了给李宏义:老师,你坐!李宏义坐在周后国让出来的凳子上,喝口水,抬头看看周后国,周后国瞥了周元轮一眼,微微摇头:老师,家里没有茶,也没有糖,白开水,不好意思啊!李宏义于是不看周元轮,再喝一口,咂咂嘴,浅浅一笑,挺挺腰,坐定,看了看残棋,拧起周后国先前过了河的一个兵横走一步,李光海马上皱起眉头:走兵?啥意思?想造反?!李宏义楞了一下,看看李光海,李光海脸楞着,不说话。李宏义又看看周后国,周后国笑。李宏义咳咳嗓子,大声说:兵不过河,是莽兵。过了河,他就是无敌大将军!该你了!

   女人回来,见了李宏义,欢悦地说:李老师,您来了?!李宏义抬头看看女人,无声笑一下,算是回应,又看看周后国,说:你去帮忙!周后国马上说:好好。李光海盯着棋盘看了好久没动,再看着周后国进了灶屋,说:狗日的,这么听话,你们是一伙的啊?!李宏义笑道:学生嘛,自然该听老师的话塞。李光海鼓起眼睛:他们是你的保护伞?李宏义也鼓起眼睛,盯着李光海:你是书记就可以乱说么?!李光海站起来:老子乱说了又咋个?你狗日的反革命还想翻天?!给老子站起来!

   李宏义一惊,慌忙站起来,对李光海哈腰:李书记李书记,我忘了我忘了我是坏人。周后国夫妇忙跑出来:李书记李书记。你晓得李宏义的德行,你原谅他原谅他!周元轮转过头来:你就是历史反革命分子李宏义?李宏义惊恐地看着周元轮。李光海一把把棋盘扰乱,站起来,恨恨地说:不跟你下了!你这个反革命!明天公社开斗争大会,你不准跑!侧身指指周元轮,他是县革委张主任的红人,周主席,他今天来,就是要和老子明天亲自斗你!看你狗日的横行到几时!说完,又坐下,摸出未开封的经济牌纸烟几下撕开,自己叼一支,点燃,想了想,再抽出两支给周后国和周元轮。周元轮看看烟,把烟仔细放裤子口袋里。周后国不点燃,想给李宏义。李光海看出他的心思:你想同情反革命?

   周后国:不敢不敢!我看他烟瘾大。周后国把烟小心揣进上衣包里。李宏义摸出烟口袋:我有我有,我有这个。李光海一把抢过李宏义的烟口袋,向灶屋一丢:你这个反革命,不准烧!女人看看周后国,周后国看她一眼,没出声。女人伸手去端李光海的水碗,李光海手一挡:快去煮饭,吃了我好走!女人再看周后国,周后国瞪她一眼:你没长耳朵?哈婆娘!推推女人,一起走进灶屋。

   李光海虚着眼睛,把烟吸得很深,好一阵,才似断非断地从鼻孔里冒出来。架起的二郎腿抖得很凶,再不看李宏义一眼。周元轮像个小学三年级的知识分子一样笑着研究着李宏义。解放前师范毕业的李宏义不怕他研究,但弯腰坐在小凳子上,眼里流出了泪水。一时无语。

   “肉来了!”周后国夸张地大叫着端出一洗脸盆蒜苗熬锅肉放在桌子上,女人红着眼摆上五双筷子,三个酒杯。李光海说:没有炒花生?不知道我最爱花生下酒?周后国马上说:有有有,哪里会忘了这种大事呢,婆娘今天专门买的!进屋提个军绿色帆布包包,往李光海面前倒,顺便划拉些到桌子其它三方。李光海剥颗花生,丢进嘴里,很响地嚼起来:周后国,倒酒,每人满杯!女人在灶屋里大声说:我不喝啊!端一大碗饭出来放在李宏义面前:我们老师喝不得酒,吃饭陪!“周后国,咋才拿三个酒杯呢?给李宏义拿一个!”

   周后国进灶屋拿来酒杯,放在李宏义面前。李光海拿过酒瓶,要给李宏义倒酒,李宏义慌忙把面前的杯子往别处放,看看没有恰当的地方,就往自己衣服口袋里藏:我不喝我不喝。李光海鼓起眼睛瞪着他:你不喝?!李宏义苦着脸:李书记,我真的喝不得,你晓得的啊!李光海恨恨地把酒瓶放下,拿起筷子,往盆子里厚厚地夹了一叠肉叉进李宏义的饭碗里:不喝酒就罚肉!我一杯酒,你十块肉!油死你这个反革命!吃!李宏义三人一怔,马上笑起来。周元轮没笑,又拿小学三年级的知识分子眼光研究李光海,再研究一眼李宏义,端起酒杯。

   李宏义弯腰致敬:好好好!我罚肉!叉开筷子,把肉几块并做一块往嘴里送。李光海不吃肉吃花生,看看周后国和女人,轻蔑地笑笑,举杯对周后国说:喝!一口干了,又给李宏义夹十块肉,自己满上酒,就着花生与周后国、周元轮对喝。周元轮几次要摸筷子,都被李光海抓把花生伸过去把他的筷子挡住。周元轮看看周后国的婆娘,看女人也拿了眼从碗沿上看他,只好剥面前的花生吃。李宏义脸都笑烂了,端起碗,大口吃肉,大口吃干饭。筷子划拉米饭,李宏义愣了,米饭下面全是大块的肉。他吃惊地看着女人,女人一笑:老师,慢慢吃!

   李宏义慌忙把碗端高点,划拉米饭,把碗里的肉堪堪掩盖住。李光海很快喝干一杯酒,又数十块肉夹到李宏义碗里。周元轮轻言细语:他吃得完么?说着要拈盆里靠女人一边的一块肥肉。李光海好像没看到似的,筷子一划,把那块肉夹住又往李宏义碗里放:这块大,抵两块。周元轮筷子已到,只好拈了截大的蒜头回来。李宏义看看李光海,又看看女人,有点难为情了:李书记,你也吃肉。李光海斜视着李宏义:老子是官,有的是肉吃!吃肉就像吃屎,早吃腻了!

   李宏义干呕一声,差点吐出来。女人说:李书记,你好歹是个党委书记,说话文明点呢。李光海哈哈大笑,又喝一口酒,给李宏义夹些蒜苗:草你也要吃一些。李宏义又弯腰:谢谢谢谢!趁他们喝酒,悄悄地把碗里藏着的肉艰难吃下。家里一年吃不到一两次肉,猛然一吃,李宏义脑壳都吃晕了,听他们说话都吃力。

   李光海好像喝多了,与周后国说起话来,重复得很,李宏义和女人渐渐听出意思:县里开会,把李光海骂了一顿,说他对李宏义太宽泛,改造不彻底。明天县里要来公社开现场大会,专门揪斗李宏义等二十多个反革命分子。这次是县里革委会头头张主任带队,这个张主任手毒,几个地主被他打残,还有一个右派听说是他斗他,直接吓得吊了颈。周元轮酒多菜少,说到他的恩人张主任,就酒饱饭足,有时还抢着说,看女人时,眼神就像大学教授,历练很多似的,放很多光,很戾气,很神气,很狂热,很自卑。

   李光海醉眼迷蒙,又说起临县的造反派头头张华世最近很红,有可能到省里去当更大的官。说着,李光海发现李宏义只吃饭,没吃肉,叫周后国:倒酒!周后国给他倒满,他一口喝了,又给李宏义拈十块肉。一顿饭,把李宏义吃得汗流浃背。

   李光海把洗脸盆拉过去,筷子在里面划来划去找肉,李宏义急白了脸,直愣愣地暗示女人,女人笑笑不理他。李宏义直起腰,看盆里不见肉了,放心一笑:没有肉了。李光海的筷子只找到一小块肉,赶紧夹紧,送进嘴里,说:烟端公,酒石匠,吃饭要数抬脚帮。抬脚帮,是个名,吃肉要数斯文人。狗日的,硬是吃得啊!说完,头一歪,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周元轮认真看盆里,脸色很难看,在把头用力前勾,看盆子靠自己一边的内容后,身子一软,说声吃好了,筷子往桌上一标,再看周后国婆娘的眼神也不放光了。

   周后国推推李光海:李书记李书记,喝酒喝酒!李光海闭着眼睛,打开周后国的手,嘟噜道“等我眯一下再喝!”脚一伸,兀自打起齁来。周后国对女人努努嘴,眼睛向门口瞄,女人起身进了灶屋,即刻出来,手里提了李宏义的烟包包和一个纸包包,说:老师,我送您。李宏义看一眼李光海,艰难起身,走出门。周元轮要起身,周后国一把按住他:有狗!凶得很!周元轮赶紧坐端正。

   走到转角处,看看四处无人,女人站住,把手里的纸包塞进烟包包里:老师,这是我留的一点肉,拿回去给师娘他们开开荤。又拿出两元钱:这是周后国给你的两块钱,你今下午就到那边去,那个张华世不是你的学生么?李宏义接过钱,瘪瘪嘴,无声地哭了。女人推推李宏义的胳膊,小声说:别哭了,老师。你一定要今天就走,明天肯定走不脱!没看出来啊,李书记是对你好啊!李宏义哭着点点头:晓得!我走了啊。李宏义擦干眼泪,加快脚步,径直走了。

  女人看李宏义走得没有了影子,撩起围腰擦干净脸,才转身回屋。

   女人进门,朝周后国点点头,坐下继续吃饭。李光海突然醒来,看看李宏义刚才坐的位置,叫到:李宏义呢?吃油大,屙油二去了?周后国说:他说肚子痛,可能是肉吃多了。管他的,继续喝酒!周元轮说:你把他放跑了啊。李光海端起酒,一口喝干,站起身,边说边走:不喝了,明天就要开斗争会,我不能放跑了他!周后国连忙去拉他,被他一掌推开。周后国跟出门,要留他继续喝酒,却见他已经大踏步上了路,却是与李宏义家相反的方向。周元轮防着狗,轻手轻足走到竹林边拉伸足跑,使劲喊:李书记!一道黑影嗖地一声向他射去,周后国两人齐声呐喊:死狗,莫咬好人!

  创作时间:2018。11。16—2019。7。26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