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二十年河西《二》

时间:2016-03-04 23:15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麻粉细雨满天星,(么子,下雨天哪来的星星呢)

  开水锅里结凌冰。(越说越没得谱了)

  老鼠咬住那猫子的颈呐,(有点意思)

  是鸡子啄死了天上的鹰呐喂——(你接着唱来。)

  高高山上一棵竹,鲁班将它捆下山头。

  那根子做了文王的卦,苗子做了钓鱼钩。

  剩下中间这一节竹,我造一个渔鼓筒子天下那个游呀依哟。

  东边收了往东走,南边收了我就往南游。

  白天不带柴和米,夜晚来不带那点灯油。

  文官见我要拱一拱手,哎武官见我他还点一点头。

  虽说我走江湖不是正路,胜过了做高官那个拜将封侯呀依哟。

  ——渔鼓道情词

  河东岸涂家河集镇有个茶馆,里头坐满了听戏打牌的老人。东家请了皮影、渔鼓、说书的角,他们有的聚在前排看热闹,有的拢在一团叙家常,有的打麻将,有的则打花牌。单说这花牌(也叫长牌),顶有意思。它按“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尔小生、八九子、佳作仁、可知礼”的24字蒙训,一字四份排成96张一副。具体的玩法我至今没学会,不过有“吃”有“碰”与麻将也颇类似。那排上的字,有的是鸟虫篆,有的是艺术化的草书,不好辨识,弯弯曲曲,俨然如画,故叫花牌。小时候看婆婆爹爹们玩牌,满口的“仁”、“礼”“一经两经”,却又不知所云,看不懂、也听不懂她们的“行话”。直到近几年,我有意收集、了解民俗,才将这24字的字形和含义弄清楚。想来这儒家对中国的基层教化也是用尽了心思,这寓教于乐的法子据传是哪位私塾先生发明的,则我不能考证。

  你看这茶馆里突地冲进一个年轻媳妇,她径直朝角落走去,上手就掀了牌桌,指着一老书生撒泼道:您家的心真是宽得没边,屋里都揭不开锅了,还有心思过来打牌,不趁早回去了我与您家不得开销。媳妇转身走了,只剩这老头跟弟兄们打了场呵呵,也收拾起身。

  这个老人是我的曾祖,掀他牌局的,是我二奶奶。

  我翻族谱,想看看祖上有没有还说得过去的人物,很遗憾,见得最多的描述就是四个字:“积学未遇”。这四个字像是说,这位老先生自然是读过书的,有些文化,但并没读出什么名堂。旧时的读书人,大概都有一个毛病,整日里摇头晃脑哀哉呜呼,喜欢端架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旦没有读出去,则必定是穷困潦倒便完了。读书人自以为洞悉世间道理,甩手逍遥,然而在生活面前却总是束手无措。我家自高祖父过继别嗣、继承了家业田产,生活还算殷实。因而曾祖有钱读书,娶的曾祖奶奶娘家家境也还不错。我不晓得他读书读到了什么水平,但打小听说起他来,便都是些典卖家当、游手好闲的故事。每天吃了早饭,坐小船过河去,听听戏、打打牌。没钱用了,就把曾祖奶奶的嫁妆、儿媳妇的嫁妆(无非是些镜台、灯座铜器)拿出去当掉。我家从他手上,又穷了(当然,那个时代的农民都穷)。而后到我爷爷、爸爸,读书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如果不按世俗的眼光来看,我这位老爹爹快活一生,倒还算读出来的一点点风流气。

  很不幸我无缘结识他。2011年夏我从学校放假回来,新买了砚台在家里练字。爷爷看见我的砚台,不禁感叹这个时代还有人用这种东西,后又跟我聊起“我家往日读书”云云。他看那砚台,对我说:我记得哪里有一块老“炼窝”(老话管砚台叫炼窝,意为研墨用)。说完下午便翻箱倒柜地摸出一块砚来,还附带一块没有刻的砚台石。从那时起,这块破旧的石头就从曾祖手边穿越到我的书案上来。很荣幸,我又认识了一位古人。

  “怎么,书谋公又被儿媳妇制住了?”

  “哪里话哪里话,你不晓得我这个二媳妇伢,管家好,管家好。”

  他灰溜溜从涂河镇出来,上堤、下渡。招呼撑杆的老三道:“不着急过去,哥几个在河里荡一荡,酌几杯。”划船的家伙是河东岸陈家台子的老师傅,这两岸的兄弟他都相好。他平日的工作就是坐在船舱里,来往渡河。若闲着,则喝几杯,往舱里一倒。唐代司空曙有一首《江村即事》说: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虽不及其潇洒,在这行当里头倒也算惬意了。

  老三把桨橹丢在一边,与他斟了杯酒,叹道:“你说,人活一场图个么事。像我这样天日水里荡着,小酒喝着,多快活哟。”

  “那是,咱河东河西,就你伙计活得明白。人常说我读了场书,败家混世,我也就随口打哇哇,他们哪里晓得我。”

  “哎,我说老哥哥,你们这楼子湾坝子湾也算是一个爹爹的发眷、大小两房的后人,怎么就好闹个不消停?”

  “我不去管那些事,他们要打我们也不缺人。老把偏给人吃,随么事都要出头争个好歹,也不论占不占着理在。”

  哥俩喝了几个,就渡过河西岸去了。

  家里正等着他拿个主意。

  农田改造、验方完毕,就轮到重新划分宅基地了。上面的指示是:先占先得。爷爷跟着老四房的一群,到老堤口插了标。很恼火标被人抽了,地被人占了。我曾祖的意思是,算了,和和气气的。我爷爷生性老实良善,又兼着在大队当书记,处处忍让,唯恐一点不慎招人谈论,则更没有意思去跟人争竞了。那没地方建房子怎么办呢?最后决定是,搬到前湾,挖堤填塘。

  愚公移山的精神我是感受不了了,但我家一筐一筐挑土填塘的老故事,距我实在不远。我试过,往水塘里丢一筐土,除了激一层波浪起来,再没有别的反应。我爸爸、伯伯和姑姑们都参与到这个工作中,他们跟我讲起这段往事,脸上总泛着辛酸并着一丝骄傲。那时我爸爸还小,他的任务就是每天拿竹篙拄在水里,看看填了多少、还有多深。后来不清楚是过了多久,这塘被我家填起一半,东边的老河堤也铲平了。被挖平的一片,住上了我东边的邻居。尚未填起的一片,则是我家西边的小水池(这水池小时候还可以钓鱼,现在也快被填满了,不过填的是垃圾。)还没到我光临,他们已经在寸土高头修过两次房子,我的曾祖父母也在这锥地之上先后离世。

  二十年河西,这头里还没看见我的影子。不要急,我的出生还要跟开始的渔鼓词联系起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