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有时,我这样忘掉自己

心情日记 远航 评论

远方的呗子已远,含混不清。我蹲在碑头的字里,飘着青青野草。 折一朵白云似的小花,放在微风中荡漾。可你不是微风,又怎会懂得落下来又飞起的号角,偶尔也会掀

     

     

有时,我这样忘掉自己

      远方的呗子已远,含混不清。我蹲在碑头的字里,飘着青青野草。

      折一朵白云似的小花,放在微风中荡漾。可你不是微风,又怎会懂得落下来又飞起的号角,偶尔也会掀起惊涛骇浪?
      人和游船是同样的。难以走出一条亲近的水路,在不死不灭的佛陀脚下,等待一个陌生的奇遇。
      是曾经的一流清涧吧?是你一如既往爱着的那酽酽蕉香吧?会是的。你终将敌不过苦涩而不再坚韧的味蕾,一步一步淬不及防。
      有时,我就这样忘掉自己。同一片海棠,一瓣椰羽,不再回到谢了又开了的年年岁岁。
      有时,我也就那样忘掉你手端过来的回忆,于方寸之间,将它搁置在长了菩提的烧坊。
      这世间宏大却又卑微的爱啊!一觉醒来,逐渐新鲜;忽然躺下,无所适从。

      你是不是在静默地离开呢?

      会是的,我求平庸的庇佑,对你的感觉,言而不尽……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