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句子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在王子与青蛙之间

时间:2016-03-19 20:32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那个时候,是青春期,正上高二。
  翟小如微胖,个子矮,长相规矩,因为是市井的孩子,也就不觉突兀。谭三也是调皮捣蛋的主儿,上房揭瓦,下河摸鱼,整日里上跳下窜。
  草长莺飞的季节,整个世界在翟小如的眼里,都是清澈的蓝。
  
   灰姑娘的条件
  
  后来,另一个少年出现了。他是坐着黑色轿车来的,白衬衣,卡其色的裤子,眉眼温和,笑容阳光。翟小如正从那里经过,步子就踩乱了,心跳得厉害。
  很快就传开了,他是从北京来的。爷爷是军区大院的将军,他来这里是度暑假。翟小如嘴里就嘟囔了一句:难怪呢。谭三拿手在她面前晃:难怪什么?她白他一眼:难怪他带着北京那样高贵的气息。
  小城的孩子,对首都,对从首都来的沈文安充满了好奇。他经过的时候,院子里的小孩都如鸟兽散去,觉得不敢亲近,有着很远的距离。
  翟小如提了一只蝈蝈,在沈文安经过的时候捧到他手里:送你。她直直地说完,声音有些抖。
  沈文安并不难相处,他们很快就相熟起来,她带他上山打枣,趟河摸蟹,捉萤火虫,偷吃蜂蜜,用桔梗编蝈蝈笼……都是和谭三常玩的游戏,但对沈文安来说,是新鲜与稀奇的。
  翟小如用了她所能想到的所有玩耍方法讨好沈文安,即使她从树上摔下来,即使她被蜜蜂蛰了一头包,即使她流汗流血,也在所不惜。看见他笑,她的心里就是高昂的自豪,那是最最美好的事了。
  他会为她拉琴,巴哈的《小步舞曲》。他说以后要做音乐家,全世界巡回表演。她的嘴里就啧啧出声。
  谭三穿着背心来找她玩,她看他的眼神就多了嫌弃:衣不称身,粗糙不堪,指甲缝里还有黑污。她就对他说。没空。谭三拿小石头砸她,狠狠地骂了句:叛徒。
  她不在乎。
  只是,夏天过后,沈文安要走了。她问他要地址,咧着嘴笑:我给你写信吧。
  他拿了纸笔,给她写了串字,末了,写上,沈文安收。
  大人们发现翟小如一夜间长大了,她不再疯耍,成天抱着书本看,眼睛一下看成近视,带着黑框的眼镜,脸也瘦出了尖下巴。
  她写了很多的信。沈文安回的很少,寥寥几句,总是忙,忙考试,忙比赛,忙练琴,还忙北京的一帮子朋友。翟小如只带给他一个愉悦的假期,时光荏苒,他慢慢地把她挤出了记忆。
  他没有信再寄来。她,越来越沉默。
  是补习了一年才考去了北京。站在北京的街头,翟小如扬起头来时,眼泪就滑了下来。
  沈文安并不知道,他的一次出现会改变一个女孩的命运。
  到了北京后,她去过他家。但地址已经不对,北京变得太快了。
  学校里排《灰姑娘》,招募公告里写着:灰姑娘的扮演者,
  需要160cm以上……林林总总的条件好几排。
  翟小如的心就疼成了一口井,呼吸不得。原来,做个灰姑娘还是需要条件的,而她不够格,第一条就被刷了下去,她只有158cm。
  眼泪。哗啦、哗啦地,落下来。
  
  花有花债
  
  大学毕业,翟小如留在了北京,在一家小公司做文案,拿不高的工资。在北京生存并不如想象中容易,这里有大把的人才,她能有一份看似不错的工资已经不易。除去房租,水电,生活费,交通费,她过得灰头土脸。穿廉价的衫,用A版的包,和很多20岁出头的女孩一样,各安天命。
  谭三也来北京了,他是在山西读的大学,很冷的专业,工作不好找。他偏偏想到北京来发展,他在北京西站给翟小如打电话,身上就剩100块钱了。
  他惨兮兮的声音,让翟小如动了恻隐之心。他们是同乡,又曾是很好的朋友,她收留了他。她住的是那种单间,厕所和厨房公用。谭三睡地铺,说好了拿到工资就搬出去。
  十月的北京已经很冷,地板又潮又凉。翟小如看着逼仄的房间,看着房间里两个穷困的人,心里很灰。
  谭三没有做本专业,找了一家公司卖打印机,天天抱着打印机满北京地跑。半个月下来,一台也没有卖出去。
  翟小如比他还急,每天他一回来就问:卖了吗?他摇头,但信心百倍地说:明天,明天一定会卖出一台的。他亦会说,翟小如,等我有钱了,我请你吃龙虾,再买两杯酸奶,喝一杯,倒一杯。翟小如苦涩地笑,不置可否。
  在北京这段艰难的日子,因着有谭三的陪伴,她渐渐地安了些心。他们一起去市场买蔬菜,支着小锅炒,烟熏火燎的,谭三的额上会有些细细的汗。吃菜的时候,谭三总是笑着把大片的肉夹到她的碗里:吃,吃。
  跟着领导去开行业研讨会,百无聊赖的时候,有个年轻的男子上台发言。她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是沈文安又会是谁?
  怎样也忘不了的脸,温润的气质,干净的眼神。他没有做音乐家,开了一家软件公司,在业界小有名气。
  有硬硬的风。一路杀到翟小如心里,生疼。
  那天夜里,谭三买了鲜花回来。他终于卖出打印机了,不是一台。是足足40台。一家大型跨国公司要更换设备,他去得正是时候。这是奇迹,意味着他一年的业绩都有保证了。
  他把玫瑰放到翟小如面前,她没收。要是没有看到沈文安,她也许会收下的。
  谭三和翟小如是有共鸣的人,知根知底,家世单薄,都得靠自己打拼。但是,沈文安在翟小如的青春期走进了她的心里,带着一种宿命的悲凉。
  她不能收谭三的花,花有花债,何况是他的感情?她不想欠下他的债。
  翟小如辞了职,那时候离研究生考试已经不到三个月。她使劲地学,把自己瘦成了一枚果核。谭三做了她的邻居,住隔壁的单问。
  
  就这样被凌迟
  
  翟小如考上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还拿到了三等奖学金。有了奖学金,学费就有了着落。帮着导师做点私活,也就有了生活费。
  很苦的两年。但一切都是值得的。
  谭三还是卖打印机,业务时好时坏,总的来说情况还是大为改善。但是要想在北京买房,那恐怕是N年后的事了吧。
  他还是会下厨给翟小如做饭,夏天的时候,两个单间的门都开着。看见谭三在烟熏火燎里的背影,她的鼻头有些酸。
  他们这样僵持好些年了,她明里暗里地让他放弃她,可他就是不放手,继续做她的老乡,邻居,把大片的肉往她碗里堆。吃,吃,他依然笑着说。
  她想起了他们的青春年少,那个时候,他们是真正的快乐呀。但如王子一样的沈文安出现了。他的出现改变的不仅是她的人生。还让谭三受了连累。
  她想要自己优秀起来,可优秀真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很多的努力,很多的艰辛,年年摔打,带血带泪。
  翟小如应聘进了沈文安的公司,她也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山,不是海,是天,是地。但她还是不知死活一头撞了进去。
  他对她的资料很满意,他已经认不出她来了。她坐在他十公分远的距离,看他越发英俊的脸。他更加成熟和内敛,带着一种天生的王者风范。
  她留在他的身边,做软件开发。项目都是团体合作,她却自己搞了几个软件,一出手就锋芒毕露。这样的高调,终是引得了沈文安的注意。
  薪水高了许多,她终于可以用名牌来装扮自己了。穿PRADA的衫,用GUCCI的包,香水是顶级的好。她袅娜地穿行在办公室,引得一群男同事霍霍的眼神。
  送花的人很多,追求的方式各有千秋。但她的心就是冷,冷得波澜不惊。
  她只有在遇上沈文安的时候,心里才会惊慌失措。他的眼神。他的语句,他的一个动作,都让她的心,被风席卷过。她沉迷于与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她急切地嗅着空气,想要把那一刻统统地吸进去。有时候,她会来不及收回自己柔情似水的眼神,与他的目光碰上,她就垂下了眼。
  她想,她只要再美一些,再好一些,再出众一些,他就能排开众人看见她了。他会说,呀,翟小如,原来我们老早就认识了。
  公司的周年庆,她喝了些酒。沈文安在发言时表扬了她,还发了很丰厚的红包给她。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苦尽甘来。
  她有些踉跄地走出会场,风凉嗖嗖的,她抱抱手臂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悄无声息地滑到了她面前,窗户落下,是沈文安。
  她上了车,她的身体欢喜地要哭出声来。他终于看到她的存在了,而她,用了很多的努力终于为自己打造了一双水晶鞋。
  他很沉默,然后车子缓缓地停到了一家酒店的面前。他一边熄火,一边说:我先去开房,然后打电话给你,你等10分钟上来。
  翟小如的欢喜,变成了一块玻璃,轰然碎裂。原来,他终于注意到了她,却用这样的方式凌迟了她,他把她当成了想傍老板的女人。
  翟小如没有用鞋子砸他,虽然有一瞬间她很想那样做。她只是默默地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开。她很疲惫,很累。高跟鞋累赘,她抬起脚来,抛了它。
  她想,这些年,她在忙碌些什么。不停地冲,超负荷地跑,只为了能来到他的身边。即使现在她终于拥有了做灰姑娘的条件,王子却依然不爱她。
  有汩汨的辛酸,在她心里,辗转。
  电话适时响了起来,是谭三。
  她说:我累了,来接我吧。
  他随意地套着T恤,在夜色里跑得飞快。她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过了零点,她的公主梦真的该醒了。
  她趴在他的背上,安稳地睡着了。睡着前,她想,也许找一个爱自己的青蛙,比找一个不爱自己的王子,来得更幸福吧。
  夜色在他们的身后沉了下去。那些过往的青春里。有眼泪轻轻地,轻轻地,被晒干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