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听说叹息桥下的拥抱会永恒

时间:2016-03-19 20:52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一]
有一句人尽皆知的话叫做: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我再漆黑的停车场里被一群凶神恶煞,手里拿着钢管铁棍的人围住的时候,我心里暗暗意识到情况不妙,以寡敌众实在是没有胜算。
我预备跟他们好好谈判,我想故作轻松的跟他们说,不过就是个妞,用不着这么大动干戈吧。
但他们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身上已经挨了一棍,紧接着,头上又挨了一棍,霎时,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冒金星,一股温热的液体从额角流了下来,带着些许甜腥……
我心想,莫非今天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在那些钢管铁棍在发起下一轮狂风暴雨的进攻之前,我听见你的声音从外围传来,那么镇定,那么冷漠,你说,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还不打算散吗?
在那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之后,我竟然真的听见了警车的声音,我从地上弹起来对你吼,你是不是疯了,你真的报警啊?
你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永远带着轻蔑,就连笑容也是讥笑,你说别不知好歹,要不是我,你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还不知道,就算走出去,说不定也是缺胳膊少腿的。
我一时气结,再想反驳,只来得及看到你的背影。
安宁,你的背影,怎么说呢,我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看到过,如果要我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你的背影,那除了“孤傲”我想不到别的。
我给**的说法是大概那群人认错了人,把我当别人打了,算了,也没什么大事,懒得追究了。
我不能说真话,我不能说事实上是我泡了他们老大的妞,所以被报复了。
就当我是要面子或者别的什么吧,总之我自己惹出的麻烦我自己承担后果好了。
从医院包扎好受伤的头之后回到家里,保姆把饭菜做好跟我说安宁在房间说她不舒服,不出来吃饭了。我想那也好,省得偌大的餐桌上就剩我和你两个人面面相觑,倒也尴尬。
可是到了晚上,我心里总觉得还是过意不去,总该跟你说声谢谢吧。
我并不是多感谢你,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而已。
我走到你的门口敲了两下门,你的门拉开了一条不算窄的缝,这条缝里是你半张脸,你狐疑的看着我,我摸摸头,尽量装得很轻松的对你说,还是应该跟你说声谢谢吧。
你的眼睛是往上挑着的,所以翻起白眼来更显得轻蔑,你轻轻的哼了一声说,谢谢就免了,不过作为你名义上的姐姐,还是希望你尽量洁身自好一点,切莫以西门庆为偶像,他可没什么好下场。
说完这番话你就把门重重的关上了,气得我几乎想冲进去扇你两个耳光。
那天晚上我因为头痛而辗转难眠,我忽然想到,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进过你房间了,这些年你的房间里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一概不知。
安宁,我们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十年,但其实我们一直都是对方最熟悉的陌生人。


[二]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我六岁那一年,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一些不重要的事情我会记得那么清楚,而一些原本应该深深铭记的事情却在时间的洗涤中都被模糊了。
你母亲带着你走进我家大门的那一天,背景是滂沱大雨,整个天都是黑色的,好像随时会砸下来一样。我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回过头去第一眼就看到被雨淋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的你。
你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油纸伞,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这是哪个乡下来的丫头,居然还还有这么古老的东西。
你的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塑料凉鞋,双脚因为在雨水里浸泡了过长的时间已经泛白,天蓝色的连衣裙的下摆贴着小腿,我看到你打了个寒颤。
那时的我年级太小,若干年后回头去想,其实当时的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纯真的性感,你紧抿着嘴唇,两只眼睛不安分的打量着原本属于我的家,从那一刻开始,我决定只要找到机会我一定会整死你。
我真的讨厌你,也许我最讨厌的是你那个过分美丽的母亲,恨屋及乌,所以连带着也看你不顺眼。
爸爸跟我说,墨北,安宁比你大一岁,以后她就是你姐姐了,你不可以欺负她。
我看了你一眼,你的目光也正投在我的脸上,四目相接,电光火石,我们凭着原始的直觉嗅到了对方的敌意。
姐姐?真是笑话。
我回过头去继续看电视,连招呼都没有跟你打。
爸爸有点尴尬,你母亲急忙出来打圆场,摸着我的头说,墨北很懂事,一定不会欺负安宁的,倒是安宁从小脾气就很倔,不要欺负了弟弟才好。
我把遥控器往地上一扔,白了她一眼,谁是她弟弟啊,真恶心。
我说话这话就噔噔跑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关门你就冲进来揪着我的领子,色厉内荏的瞪着我说,死小孩,跟我妈妈道歉!
第一天进我家门,凳子还没坐过你就如此嚣张,我被你的野蛮和粗鲁震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雨水顺着你的头发一滴一滴掉在我房间的木地板上,还有你那双劣质凉鞋上的泥泞把地面搞得肮脏不堪。
我看着你的眼睛,那不是一双孩子应该有的眼睛,它那么冷漠,那么狰狞,若干年后我回想起来再也没有当时的惊骇,反而变成了心疼。
安宁,童年的纯真,少年的懵懂,青春期对爱的渴求,这些你都没有过。
在你来我家之前,你母亲对你说,那边有个比你小一岁的男孩子,可能有点小少爷脾气,你要多多忍让。
你安慰她说,我再委屈也不怕,只要你不委屈就好。
所以你没有跟我计较我看向你时目光里那些毫不掩饰的轻视,但是我出言羞辱你母亲,这是你无法忍受的。
你死命的揪着我的领子,不依不饶的一定要我向你母亲道歉,我那奇怪的自尊心让我宁可任由比我还高几公分的你像拧着一只小鸡崽一样拧着,也不愿意开口说一声对不起。
最后你是被你母亲拖出我的房间的,一关上门我就哭了,我想要是我妈妈还在这里她一定不会任由你们这对莫名其妙的母女这样欺负我的。
但爸爸告诉过我,我妈妈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她嫁到一个叫做意大利的地方去了。
那天晚上吃晚饭,我磨磨蹭蹭半天才下去,你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头发也洗干净扎起来了,露出光洁的额头和一双过于犀利的眼睛。
你的房间过去是我家的客房,那天晚上你路过我的房间门口时,轻声而有力的说,陈墨北,你喜不喜欢我都不要紧,但你必须尊重我的母亲,她现在是你爸爸的合法妻子。
那一夜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全都怪你这个突如其来的小

三]
在你离开我的生命之后,我时常为自己曾经对你不友善感到懊悔,懊悔的程度有多深?深到我愿意拿出我寿命的十年来抵消。
但你已经不需要了,或者说你从来都不曾需要过。
我们在同一所小学念书,你比我高一个年级,有一次下课你站在走廊上叫我的名字,我忍着万分嫌弃不情愿地挪到你面前,恶狠狠地问你有什么事。
你把一个便当盒子拿出来跟我说,我妈准备给你的,你出门的时候没拿。
我白了你一眼,既然是你妈做的,那你就自己吃吧。
我说完这句话就转身跑了,我没来得及看到你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受伤了的光亮,我满脑袋都在想那些看到我跟你说话的同学会怎么猜测我们的关系。
你知道,孩童时期,没有什么比自尊心更要紧了。
果不其然,有同学问我,那个女的是你什么人啊。我用极其不屑的神情撒了个谎,我说她是我家保姆的女儿。
这些话如果被你听到,我想你大概会把我从四楼扔下去吧。
那天放学的时候下起了很大的雨,爸爸的司机早早的开着车在学校门口等,我上车之后他还没发动引擎,我有点奇怪,他解释说,还要等安宁小姐。
真是好笑,安宁小姐是谁?我嗤之以鼻。
你一直拖到学校里的人几乎都走光了才出来,看到向你鸣笛的汽车时你有点惊讶,然后你转到驾驶座的门口对司机说,李叔叔,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就好。
你没有留下任何转圜的余地就撑开了一把红色的伞径直走了,我得承认,在那一刻我幼小的心确实有一点震撼,但这点震撼很快被一种酸溜溜的情绪掩盖了:装什么装,有种继续撑那把破油纸伞啊。
那天晚上的饭桌上,你在吃饭之前把筷子放下,静静的扫视了周围一眼,你那副成年人的神态让长辈们都不由自主的跟着你严肃起来,我心里“咯噔”一下,我想这个八婆可能是要告状了。
但你没有,你根本提都没提走廊里那件事,你只是对爸爸说,陈叔叔,以后下雨要接就接墨北一个人好了,我没那么矜贵,可以自己走回来的,不用坐车的。
我瞟了你一眼,我想你真的很讨厌,装得那么懂事那么宠辱不惊给谁看呢!
那天晚上我本来都要睡了,你过来敲我的门,站在门口的你对我说,陈墨北,我不是一定要跟你做对,我说过了,你怎么看不惯我都没关系,但你必须对我妈妈客气一点,她给你做的东西你可以不吃,但是不准当着她的面扔掉。
还有,我叫你爸爸陈叔叔是因为我不想你觉得我抢了你爸爸,但我允许你称呼我母亲为妈妈,是因为我可以把妈妈分你一半,但前提是你必须尊重她。
我看着你清亮的瞳仁,我一想到不知道还有多少年我要生活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中,我就感觉如坐针毡。
但后来,你离开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过一双如此清冽的眼睛了。
那天晚上你在饭桌上说的那番话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每逢下雨天我也必须跟你一样走路回来,我满心的愤恨,满腔的怒火都无处发泄,因为爸爸说你说得对,小孩子不应该那么矜贵。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小学毕业,上初中,然后初中毕业,上高中。
那些下雨天,你永远是撑着一把红色的伞走在我的前面,你的背影贯穿了我整个成长过程,成为了一幅任何东西都无法撼动的固定背景,我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发觉,你的背影是那样的孤单却又那样的傲慢。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