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血河 三十八

时间:2016-03-21 15:17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三十八
  
  晚上的时候,刘钢蛋一家围坐在一起吃饭,电视里正在播放着“青苗杯”中学生电视英语演讲大赛,到了刘唤弟的时候,村长媳妇停下了筷子。
  
  电视里的刘唤弟,穿着一
  
  橘色上衣,橘色的面料上点缀着浅黄色的小花,高高瘦瘦的个子,扎着长长的马尾,清丽白皙的面容,带着淡淡的微笑。细黑的眉毛下有一双清澈的眸子,睫毛微翘,一颦一笑之间透着一股子灵气,因为是英语演讲,村长媳妇也听不懂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看人了。
  
  “唤弟这丫头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这以后要能给咱当儿媳妇还真不错。”
  
  “不错个屁,咱富豪以后说什么也得找个镇里县里领导的闺女,那丫头能有什么出息?到现在还是个黑户……”村长对老婆这个目光短浅的想法嗤之以鼻。
  
  “切,得了吧你,人家丫头还不一定看上咱儿子呢……”
  
  刘钢蛋听自己的老妈这么贬低自己,觉得很不舒服,心里暗暗哼了一声。心想我怎么了?不就是胖了一点,别的哪点比别人差了,真是。
  
  两口子只顾自己说话,可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变化。
  
  天气乍暖还寒,花坛里的花草沉睡了一个冬天,已经开始慢慢苏醒,萌生出点点绿意。坐在花坛边看书是刘唤弟多年养成的老习惯,林淼送他的那套《泰戈尔文集》对她的吸引力太大了,一有空就会细细咀嚼这份难得
  
  精神食粮。
  
  平常和刘唤弟说话没什么感觉,可这心里一旦有了别的想法,刘钢蛋反而觉得有点怯怯的,跟她说什么呢!祝贺她去参加比赛,这都过了好几天了,在心里反复给自己壮了壮胆,他坐在了刘唤弟旁边。
  
  “看什么书呢?”半天他憋出这么一句。
  
  刘唤弟看的太入神了,没有察觉到别人的靠近,看了一眼是刘钢弹坐在了自己身边,难道林淼送自己书的事儿他知道了?不管他知不知道!刘唤弟心里讨厌他这种刨根问底。
  
  “要你管”
  
  她起身自己回教室了。
  
  刘钢蛋楞在那儿挠了挠脑袋,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得罪了她。
  
  整个下午,刘钢蛋都有些心不在焉,以前和刘唤弟说话都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她会对自己这么冷淡呢?
  
  整节自习课他几乎都在想着这个问题,想着想着突然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过于猛烈,意外地把鼻涕飚到前面女生的后背上了,好在那个女生并没有觉察,于是他偷偷的伸出手想帮她抹掉,手刚碰到人家的后背,被后面的女生发现了,大叫“你这人可真恶心,怎么把鼻涕抹人家身啊!”
  
  “我没有,我是想帮她擦掉。”
  
  “你不抹人家背上能长出鼻涕啊!我都看得真真的你还狡辩。”
  
  坐在前面的女生也很生气:“刘富豪,你还是副班长呢!才知道你这么坏,我告诉老师去。”
  
  “我……”刘钢蛋觉得百口莫辩,现在无论说什么也是越抹越黑,他发现不远处的刘唤弟也瞪了自己一眼!瞬间几乎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件丢脸的事儿,让刘钢蛋一连纠结了好几天,连多看一眼刘唤弟的勇气都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一起长大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突然从心里冒出这种情愫,一定是因为爸妈那天的对话刺激到了他,要不实再也找不出别的原因。想来想去他还是不死心,对了,想追求刘唤弟应该找林淼帮忙,林淼和刘唤弟的关系最好,而且现在还是自己的好兄弟,只要说出来,这个忙他一定会帮。
  
  中午的时候,他把林淼叫到了学校门口的饭店,要了两碗牛肉面,一碗红烧肉,还有一盘素菜。
  
  林淼知道他每次请自己打牙祭,一定会有事儿。
  
  “反正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有什么事儿?”
  
  “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想什么都瞒不了你。”
  
  “别把我说的这么恶心,还让人能吃下去东西不!”
  
  “嘿嘿,形容……只是形容”
  
  “快说吧!什么事儿?”
  
  “你参加英语演讲比赛,给咱们学校露脸这么大的事儿,你说当兄弟的能不给你庆贺一下吗?”刘钢蛋用卫生纸擦了擦手里的筷子。
  
  “得了吧!这都猴年马月了,过多少天了都。”
  
  “迟来的庆贺,不过总比没有好吧!”
  
  他先夹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囫囵吞了下去“一边吃一边说。”
  
  面条吃了一半,林淼有些沉不住气了。
  
  “到底有什么事儿?痛痛快快的说,别学人家卖关子。”
  
  在碗里拨弄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丝牛肉,刘钢蛋失望地放下筷子。要说他这么胖的人真的不该再吃肉,可又偏偏无肉不欢。
  
  “你发现没有?刘唤弟越来越漂亮了。”
  
  林淼愣了一下。
  
  “她不一直是这样吗?你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吧?”
  
  “不是,以前我也没在意,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她,才发现比以前真的好看了很多。”
  
  “这我倒真没在意,没觉得她哪儿变了?”
  
  “反正我是在意到了,而且我突然发现我很喜欢她。”
  
  林淼差点把一口面条喷出来,他觉得太意外了,意外之后心里又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为什么不舒服呢?他自己又说不清,反正有谁喜欢刘唤弟他的心里都会有这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难道发烧了?”林淼要去摸摸他的额头。
  
  刘钢蛋一下把他的手打到了一边“我好好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那就是发骚了,你说大家从小到大都一起长大,你怎么可以有这种肮脏的想法呢!小人,标准的小人。”
  
  “不是吧!我喜欢别人就成了小人,那每个人都会有喜欢别人的时候,世上还有君子吗?”
  
  “反正你喜欢她就不对,不是,喜欢可以喜欢,但你这不是纯粹的喜欢,存心不良,鄙视你。”
  
  “喜欢就是喜欢了,做小人就做小人,反正要你帮忙你说你帮不帮吧!”
  
  刘钢蛋一连吃了两块红烧肉,好像表示如果林淼不帮忙,自己就把红烧肉吃光,一块也不给他留下。
  
  林淼摇了摇头。
  
  “这忙我真的帮不上,你是不是要我帮你说什么?我脸皮可没那么厚。”
  
  “那倒不必,我给她写封信,把想说的话都写在上面,你代我交给她。”
  
  “你这好像是多此一举吧!天天见面还写信,有那必要吗?想说什么你直接找她说不得啦!”
  
  “不行啊!这几天我发现她很烦我,特别是又倒霉出了件糗事,我更没那个脸了,而且有些话当面说不合适,我也说不出口,这样吧!不写信,写个纸条好了。”
  
  “那还不是一样,我不干。”林淼直摇头,他觉得这样和别人一起在背后算计刘唤弟是很不道德的事。
  
  “兄弟一场你就这么对我,没一点义气,一点小事都不帮忙,更别说以后有什么大事儿了。”
  
  刘钢蛋做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看他那样子林淼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可是又有帮了他就是跟自己作对的感觉,想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好吧!就这一次,以后别再让我做这样的事,别的事儿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行”刘钢蛋一拍他的肩膀“兄弟就是兄弟,我就知道你不会不帮我的,咱们先吃饭,一边吃饭我一边想想措辞,吃完了回去我就写!”
  
  说完话他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林淼碗里。
  
  下午林淼拿着刘钢蛋绞尽脑汁写出的纸条,像拿着一颗定时炸弹,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有好几次他想偷偷打开那个纸条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东西,看一看心里会踏实一点,可是又知道那样不对,在心里纠结了无数个回合,手心里都让他攥出了汗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已经答应了人家,心里再不乐意,咬着牙也要去做。
  
  下课的时候,他装作经过刘唤弟的旁边,看着没人在意,想把纸条递给她,不,准确的说已经被他揉成了纸团,可是一紧张纸团掉在了地上,重新捡起来他什么也没说,赌气似的放在刘唤弟的课桌上。
  
  标准的说也不是赌气,他是很不高兴做这件事。
  
  林淼这个反常的举动让刘唤弟觉得很奇怪,天天见面有什么话不直接说,怎么还写个纸条呢!她刚想去拿那个纸团,从后面伸过来一只手把纸团抢走了。
  
  是徐美欣,天生爱搞恶作剧的她遇到这样的机会哪能放过,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抢过纸团展开当着班里同学的面念了起来。
  
  “我很喜欢你,以前并没有怎么在意,现在才发现这感觉越来越强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变得对我那么反感,我找你的时候……”
  
  这突发事件让刘唤弟,林淼,刘钢蛋三个人的心里都砰砰乱跳,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可是谁都不敢去抢那个纸条,谁抢了就会证明那纸条和自己有关。
  
  上课铃响了,徐美欣加快了节奏争取赶快念完。
  
  “……不管发生过什么,我都没你想的那么坏,也是真心的对你--喜欢你的刘富豪!”
  
  等到徐美欣读完了,刘钢蛋才发现自己又犯了马虎的毛病,开头忘了写刘唤弟的名字了。
  
  “徐美欣,你可真大方,别人给你写的情书都能和大家分享。”
  
  有人打趣。
  
  大家都听出是刘钢蛋写的,却不知道是写给谁的,也就只能认为谁念就是写给谁的了。
  
  “呸!才不是写给我的呢!”
  
  “给我看看,给我看看是写给谁的”
  
  班级里的事,每个老师都是曹操,关键的时候,班主任一定会准时出现。
  
  果然,徐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同学们很快乖乖的各就各位。
  
  “把你手里的东西拿来。”
  
  徐老师严肃地指了指徐美欣。
  
  没收了刘钢蛋的“情书”以后,徐老师不露声色地继续讲课。
  
  今天一节课好像比过去十节课时间还要长,林淼他们三个人在忐忑不安中好容易熬到了下课,临下课的时候,徐老师把刘钢蛋叫到了办公室。
  
  刘钢蛋低着头站了半天,徐老师才开始说话。
  
  “你知道你这是干什么吗?上学期王飞和陈美希同学的事,直到现在他们的父母有时还会到学校里闹,卢校长说了,绝不允许再有一个学生发生早恋的行为,你明知故犯在老师的眼皮底下还敢这样,说吧,是把你交给教导处处理,还是告诉卢校长,或者叫你的家长。”
  
  “徐老师,我错了,以后一定改,好好学习,再也不瞎想别的。”
  
  刘钢蛋的头低得更厉害了,因为办公室里别的老师都在看着他,让他恨不得想找个蚂蚁缝钻进去。
  
  “你这样影响的不止是你自己,还会影响到别的同学的学习,我不管你是写给谁的,能及时的改过就是好学生,这次我相信你,不要让我失望,回去写个深刻的检讨……”
  
  刘钢蛋同学这懵懂的爱情刚处在萌芽状态,就被徐老师给无情的扼杀了,好在徐老师的处理方式不是过于粗暴,他也是怕班里重演陈美希因为早恋自杀的悲剧。
  
  有些事没有开始又怎么会有结束呢。天还是一样的蓝,云还是一样的白,只是从此以后,他真的再也没有和刘唤弟说话的勇气,这距离不但没有拉近,反而是越来越远。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