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美艳绝伦之十五

时间:2016-01-21 18:24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第十五章、美丽的邂逅
  
  璐璐终于得到他最真的爱,这是她梦寐以求很久的心愿。她此时偎依在晓荷那宽阔的胸膛里听着他心跳的声音。
  
  她是第一次听到这强有力的心跳,也是最激动,最狂急的跳动。她有些微醉了,仿佛自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永远不能分开。
  
  瞬间情感的交融,眼前活生生的璐璐也在瞬息之间抽象成一幅油彩的图景。
  
  晓荷给她雕塑完,已累得大汗淋漓,而且身子也有些不是,一下瘫软在地上,璐璐上前急忙搀起他说道:
  
  “上床休息一下吧,看把你累得。”
  
  其实晓荷这次意外的支撑不住,和几次泄身有绝对的关系。因为男人的精液,都是从人的脊髓神经亢奋的条件下,从体内射出的,如果多次射精,则人是受不了的。所以晓荷支撑不住,造成眼前的情景。
  
  晓荷静静地躺在床上,他真的有些累了,象一幅油画,表在床上一样,那姿态、那条纹、把她的席梦思点缀得格外的艳丽。
  
  璐璐坐在一旁,在看着他,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境界,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美。
  
  ————————————
  
  自从晓荷匆匆地离开韩艳玲的公寓,韩艳玲就象一头没有发泄完性欲的母鹿,在床上翻滚,她是多么的需要他,她简直不能离开他。
  
  她总是无法能平乎心中的欲望,那汹涌狂急的心跳,让她无法再这样等下去。所以她把自己打扮一番,离开了公寓,去找他。
  
  可是她不知道他居住的地点,找了将近半个城市,也未能找到,她真的有些沮丧,象一只失魂落魄的母鸡,把车停在路的一边,信步向一片绿荫深处走去。
  
  阳光,那么暖柔可爱,从树枝和树叶之间筛落在洁净的路上反射到绿荫中那扇开启的玻璃窗上,浸在她瀑布般流萤的眼睛里,照在她的心里。
  
  她睁开眼睛,发现枝叶扶疏在那枝蔓和叶片之间透露出点滴光芒,把金子般的阳光筛到她的脸上。那么熙暖、那么温柔、毫无吝啬地冲洗着她的梦,一股男性的幽香流到她的感觉里,召唤着那远去的幻想。
  
  她来到那座房子前,推开门,向屋里走去。外屋里没有人,她又向内屋里走去,当她出现在内屋时,把屋中休息的钟瑞惊醒,一下从床上跳起,看到面前站着美若天仙的青春女子,站在那看呆了,再加之她身上散发出那种特有的香味,他全身血液沸腾,积压心里的狂热,性欲的欲焰,涌向他的心端,他痴呆了。
  
  突然,她走向他,向他抛了个眉眼,把纤纤的玉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他畏顺了,象一头乖顺的小鹿,僵立在那里,他大吃一惊,说道:
  
  “你-----------要干什么?”
  
  她微微一笑,立即站在他的面前,以优美的姿势,脱去身上的衣衫。
  
  她一边看着他,衣裙轻解,不一会已经是回身赤裸了。
  
  他看得心惊肉跳,立即闭上双眼。
  
  她看他这样,就问道:
  
  “人家不值得你看呀?”
  
  他连连答道:
  
  “不----------不----------不------------”
  
  “啊!你要干什么?”他连声问。
  
  “瞧,你满头大汗,一定是太热了吧?人家这就替你脱衣服,让你清凉吗?”
  
  她一边说,一边动起手来。
  
  “不-------------别这样-------------”他连连后退,可是她步步紧逼。
  
  “我会---------------会--------------把你-----------------”
  
  他哆哆嗦嗦地说。
  
  “会把我怎样。”她问道。
  
  “把你侵犯了。”他羞愧地说。
  
  “没关系,人家的身子都给你看了,你又何必拘谨呢?”
  
  “不-----------我不能那样-------------”他连连招手,示意不行。
  
  “没什么,人家是你的人了。”她一边说,一边动起手来为他解扣子,腰带。然后解完,往下一扒,他男人的东西毫不掩饰的全部裸露出来。
  
  他窘迫不堪,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好闭上双眼---------------
  
  “喂,你觉得我过分吗?”
  
  她问他。
  
  “没------------没有过分。”他害羞地答道。
  
  “我-----------我也没办法-----------太喜欢你了。”她解释说。
  
  “喂,你不知道吧?我刚才见了你,就神魂颠倒难以自抑,总想和你亲热,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钟瑞。”他回答着。
  
  “我太喜欢你了,你太美了。”她柔声地说道。
  
  “我给了你,就不能放过你,让你成为我的人。”她又说。
  
  他恍然大悟,立即睁开眼睛看着她。
  
  “没什么?我也喜欢你呀?”
  
  “喂!真的。”她惊讶道。
  
  “那不是真的呀,我第一眼就看到你喜欢我,所以才赤身裸体让你看她边说,边扑向他。
  
  “我太喜欢你了。”他回答着,也一下把她抱住。
  
  “唔,钟瑞,我真的喜欢你。”
  
  说完,双峰紧贴他的胸膛,樱唇封住他的双唇,莲舌轻吐,吸吮舔砥着-----------
  
  他象一个艺术品,被她精雕细琢。他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尊契斯恰科夫《站着的模特儿》的雕像,让她流揽。
  
  她一边轻吻,手一边在慢慢地往下摸抚。而且嘴里还自言自语:
  
  “真美,我的美人,你长得怎么这么白嫩诱人,太可爱了。”
  
  当她的手轻触到胸部微起的乳峰时,她停了下来,半蹲在那里,痴痴地呆看,仿佛真的被他那美妙的胴体折服。她欣赏着,觅望着。心里有一种赏心悦目的快感。
  
  她推开纤细的玉手,轻摸着他滑嫩白净的胸脯,那热乎乎轻软的感觉,让她心动。她越摸越欲情,一下整个玉手包在乳峰上,然后一抓,他发出“哇-------------”的一声长叫。
  
  他这一叫,使她从狂热中惊醒一下松开。
  
  他便用手揉了揉疼痛的乳房。
  
  她看在眼里,一下又拨开他的手,柔声地说:
  
  “不用你揉了,我给你揉。”
  
  他无可奈何,只好任由她了。
  
  她一边用手揉着,一边伸出另一只手,用她的两指捻弄着他左边的小奶头,欲情越来越浓,心越沸越涌,突然,她象吃奶的婴儿一样,趴在他的乳峰上狂亲,狂吻。最后竟然咬住乳头她一边畅吮,一边发出“嗤嗤”裹奶的欲声,那两个奶子,被她裹得乱蹦乱颤,延水从奶峰上慢慢地向下流,流进他浓密的森林中,玉露着林中的风景。
  
  随着她的萌动,他也随着艳情逐增,那早已高挺的狂龙,象一根长长的桅杆,插立在森林中,她用手打了它一下,自言自语道:
  
  “你不用忙,还没轮到你呢?一会会让你幸福的。”
  
  随着情感的流动,她的樱唇慢慢地向下滑,当滑到脐峰时,它打了个璇,用舌尖舔弄着他的肚脐眼,那麻溜溜的感觉,使她延水直流。她用嘴吮吸,用舌尖舔弄,在那茂密的森林周围,她不急不噪,不畏不亢,浏览着它世外桃源的美景。她冲进森林中,在仔细寻觅,一棵一棵地数着,一棵一棵地拨弄,当数到最后一棵时,她不顾一切,投了进去。
  
  她用嘴含住他光亮的鱼头,用舌尖舔弄着马眼,一股男性的特殊味道,由心至脾,传遍她整个的身心。她徜徉、她兴奋、她无法顾忌所有一切,在吮吸,在吞吐--------------
  
  终于,他经受住她欲情的肆虐,鱼嘴一张,那白精象澎湃的潮汐一样,奔泻出来。她吞咽着,她咀嚼着,她又再次尝到男人的味道。
  
  她静静地看着他,并且又把他放在床上,看着他背部的曲线,用手轻抚着他的条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光滑柔嫩的屁股,自言自语地赞道:
  
  “真美,太漂亮了。”
  
  她越看越动情,那股狂热的激情急促催使着她,她无法自控,张开无忘的嘴象吻露月亮和星星一样,在他的屁股上大形肆虐。他得到了她的温存,他得到了她的爱。
  
  夕阳西下,树林中一片宁静,小鸟匆匆地归宿进巢穴里,夜暮就要降临,那清凉的风,伴随着宁静,回荡在暮色里。
  
  韩艳玲穿好衣裙,起身要走,钟瑞抓住了她的手说:
  
  “好姐姐,别走,陪我一宿吧?”
  
  “不了,我还有事,改日再来吧。”
  
  “难道你就丢下我一个人不管,你真的要走?”
  
  “嗯!”韩艳玲点了点头。
  
  “那我不留你了,你走吧?”钟瑞把房门一关,生气的把韩艳玲推了出去。
  
  “钟瑞别生气,我会来找你的,你等我。”
  
  她说完,就快步走了出来,来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闪身坐进车,一踩油门,车一溜烟地向她的公寓方向开去。
  
  待续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