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趟将的女人

时间:2016-01-21 18:46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趟将一词是豫西的方言,土匪的意思,或者是对打家劫舍之人的雅称。至于它是怎么来的,却无从可考。或许是骑着马趟河,又自命不凡地自诩将军,便有了这个词吧?
  
  我叫周贤淑,是个长得还不错的女子。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村里的马大善人为我说了一门亲事,西陇头的李举人的孙子,李中兴。听说是李举人嫌族中日渐式微,有没落之相,便想出来这个名字,指望孙辈人中可以扭转乾坤,由衰转盛。可是却天不从人愿,科举废除了,所以李中兴也只有在家教书育人了。
  
  我曾经见过李中兴,是在元宵节的会上。虽然说不上喜欢,可也不讨厌,女人嘛,还不是媒妁之事全凭家中做主。而我的家中父母年迈,所有诸事都是哥哥嫂子当家作主,而哥哥又是出了名的畏妻,自然便听嫂子的了。李举人家底殷实,这一点嫂子早就看中了,所以我与李中兴的事是铁板上钉钉了,只待良辰美景佳期到,我便出阁过府了。
  
  若是命运不与我开玩笑,或许我就嫁给他了。
  
  村里进趟将了,除了抢走马大善人的家业,还抢走了村里的三个女人。俏寡妇王复香和马大善人的千金马银玲,还有一个就是我。
  
  一群三十多个人,三十多匹马,一个个都是彪形大汉,横眉怒相,一匹匹都是枣红色的马,膘肥体阔。我们三个都被放在马背上,王复香惊恐地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比丈夫刚死时还难看,哭个不停。马银玲却吓得惊叫不停,若不是双手被绑着,只怕早已挠了起来。我心中也是惊骇不已,可是却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一个人。
  
  他似乎是领头的人,在别人都不说话的时候,他先说了“怎么了?看上我了?”
  
  我脸上一红,叱道“不要脸。”
  
  他戏谑地笑了起来“好,好,这样的脾气,我就要你了。”
  
  我瞪着眼睛问他“要我做什么?”
  
  他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要你做我的婆娘。”
  
  我的脸更红了,滚烫滚烫的,可是我却更好奇“为什么是我?”俏寡妇王复香体态丰满,风韵犹存,千金马银玲也出落的精致可人,我虽然不难看,可也不是花容月貌,自认比她们两个还有距离,为什么他就看上我了呢?
  
  他依旧是想也不想,道“因为你阔利(豪爽,不扭捏的意思),脸皮厚。”
  
  我气得恨不得咬他一口,却偏偏下不去嘴,心中反倒觉得他比李中兴讨人喜欢。
  
  他浓眉大眼,却生了一张小小的嘴,眼光之中的那股子戏谑劲儿,让我竟欲罢不能。他有着宽阔的肩膀,围着一条黑色坎肩,腰间别着一把砍刀。他骑着马,我就伏在他的马背上,面前就是那一把砍刀。
  
  他低头看了看我,问道“怕吗?”
  
  我心中怎么会不怕,可嘴上却强硬的狠“不怕,不就是一把刀吗。”
  
  他又笑了起来,引的王寡妇和马银玲都侧目看了过来。
  
  一路颠沛,不过中午时候就到了山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落着几个房子,房子外面是大大的草棚,想必是喂马的地方。这样的一个山坳,我竟然住了七年。
  
  他叫曹崇儒,这样名字的一个人,怎么会做了趟将呢?我想他的父辈定然也是李举人那样的人,不然名字不会这样小雅。回来的第三天,我就喜欢上他了,而后便被王寡妇骂了三天,被马银玲嘲讽了十天,我不在乎,我是真心喜欢他了。他比李中兴多了一股子男人气,他知道怎样说话会让我开心大笑,他的眼神像是药,会让人上瘾,离不开的药。所以,我没有管王寡妇和马银玲的鄙夷嘲讽,毅然做了他的婆娘。
  
  王寡妇说我这样的人,会被浸猪笼,会被赶出庄子,连父母哥嫂也会跟着我丢人。甚至我们家的祖坟都会因为我不长草。既然在家许了亲,就该誓死守节,而我这样在流氓强盗面前变节的人,除了埋在臭水沟边,其它的地方都不会让我玷污。
  
  马银玲说我这样的人,是丢了女人的脸,几千年女人的脸被我一个人丢尽了。她说趟将是世上最卑鄙无耻的男人,只会烧杀抢掠,不劳而获。我跟着他们也会卑鄙无耻,受尽唾骂。而且,他们过的是头挎腰间的日子,指不定那天就掉了,小心你跟王复香一样守寡。
  
  我没有说话,我也不在乎,我自己的日子也该我自己做主了。我想跟着他过,就跟着他过。我转身走出去了,根本不管正在厮打的王寡妇和马银玲,让她们撕个头破血流吧。
  
  我做了他的婆娘,他对我很好,抢来的所有金银首饰和好布料都给了我。我头上戴的是马银铃奶奶的陪嫁,一对儿前后辉映的金华胜。发髻上插着李中兴祖传的翡翠簪,金戒指是马瞎子金铺抢来的,镯子也是他的。脚上穿的是保长他娘准备了好多年的脚踩莲花鞋,预备她百年后穿着进棺材的,我不避讳什么吉利不吉利的,只要喜欢,不论死人活人的,他给我就要,要了我就穿戴上身。
  
  他不是每天都出去的,一年之中他出去两次,我不问他去了哪里,因为他不喜欢我问。每次回来他都会给我带东西,收成好的话,会是金银玉器,不好的话会是花木盆栽,有时候连一个石磨蒜臼都当稀罕物给我带回来。
  
  我就这样过了三年,在第二年的时候,马银玲死了。自从我们三个到山寨之后,我就嫁给了当家的,王寡妇誓死守节,谁碰她,她就咬舌自尽。当家的说她像他的娘,守了一辈子寡也受了一辈子罪。所以敬她尊她,就让她做了烧饭的,负责山寨的一天三餐。马银玲嘲讽我堕落浪荡,娼妇思想,看不起王寡妇委曲求全,说是我们没有团结起来,让贼人们看看女人的骨气和志节。当家的没有办法就把她关了起来,说是总有想通的一天。最后马银玲按耐不住,破窗逃跑,慌不择路,摔入山谷跌死了。当家的葬了她,我和王寡妇每逢阴节都会给她烧点纸钱。
  
  王寡妇后来对我稍有改观,似乎是看到我跟当家的过得不赖,似乎是觉得一个女人的一生,不要顾忌那么多,跟着对自己好的男人过活,比什么都强,似乎名节在她心里终究没有抵过我。
  
  五年后,我怀孕了,当家的很高兴,叫来一众兄弟,发了很多金银,独独剩下了我的首饰。他把金银散尽后,便遣散了他们,说也该为我和孩子考虑一下了。兄弟们都走了,每人一匹马,枣红色的马,每人一袋金银。有两个人不愿意走,赵一屯和吴大发,吴大发是孤家寡人,无处可去。赵一屯说想一直吃王寡妇做的饭,于是,两个人就都留下了。
  
  后来我生了,是个带把儿的娃子,他更高兴了。他说起名叫宝,宝贝的宝,曹宝。我说是草包,他不乐意了,又想了几天,最后决定叫曹大宝,小名宝儿,说以后再生了就叫二宝,三宝。我笑了,儿子就叫宝儿了。
  
  他带着赵一屯和吴大发在寨子外开垦出了一片地,种上棉花和麦子,我在家看大宝,王寡妇负责做饭浆洗衣服。就这样,我们又过了两年。
  
  若是后来没有闹那场事,或许我们就这样过了一辈子山外隔世的日子。
  
  那天,是深秋,一树的叶都落了,宝儿在树下爬着,我在屋檐下纺着棉花,当家的他们都在寨子外翻地,王寡妇正在倒弄腌制的萝卜。似乎是刮了一阵风,卷起了地上的落叶,漫天飞舞,我打了一个喷嚏,觉得这风真冷,今年的冬天要来得早了。
  
  谁知,一阵风不但带来了寒气,还带来了一群人,绿色的衣服,胳膊上绑着红布条,有的拿着绳子,有的拿着棍子,凶神恶煞地冲了进来。我连忙跑过去抱起宝儿,正要转身回屋的时候,被他们围住了,宝儿吓得大哭,王寡妇这时候也惊叫了起来,接着翻箱倒柜的声音,罐罐坛坛破碎的声音,骂不绝口的声音,都盖住了宝儿的哭声。我搂着他,紧紧地裹在怀里,靠着落尽了叶子的树,看着一件件自己的东西从屋里被撂出来,摊了一地。王寡妇被扇了一巴掌,推倒在地,最后她跑过来和我偎在一起,哭个不停。
  
  然后,他们又走了,像是一阵风,狂风,吹乱了院子,吹乱了所有的屋子之后,刮向别处了。王寡妇一件一件地收拾着院子里的东西,我抱着宝儿也慢慢捡起来一些东西。除了破旧的衣服和简陋的家具外,其它的东西都不见了。我在想等着当家的回来以后,也千万不要去讨要,那些东西现在已经可有可无了。王寡妇一直小声说着,这都是命,抢了就抢了吧,只要我们还在,就阿弥陀佛了。我想着也是,等当家的回来了,我们重新收拾一下屋子,那张烂桌子我早就想劈了它烧锅了,床的位置也该挪挪了,窗口的位置有风,宝儿夜晚总是咳嗽。赵一屯和王寡妇也该添置一套新床被了,吴大发似乎晚上咳嗽个不停,也该给他抓点药了。想着这些,我就没有把失去的东西当回事,只等着当家的回来了。
  
  谁知,我竟然到死也没有等到他。他被那一群人抓走了,说是剿匪队的,专门打灭土匪趟将,连同赵一屯和吴大发都一起抓走了。我和王寡妇在家等了两个月,等来了一句话和一具尸体。话比那年大雪的寒气还冷“他们两个被抓去受罪了,受够了自然会放回来的。”那具尸体是当家的,比屋檐下结的冰凌柱子还冰。
  
  我没有哭,只是呆了,一呆就呆了两天,连宝儿的哭声都听不到了。王寡妇说还是尽快埋了吧,我同意了,最后摸了一把他的脸,突然想起我伏在他的马背上,他戏谑的表情,仿佛好久没有见到过了。这时,我掉了一滴泪,只是掉了一滴,落在他的脸上,我擦干我的脸,擦净他的脸,站了起来,从床下挖出那把他别在腰间的砍刀,又放在了他的身边,一同葬了他。
  
  王寡妇走了,她打听到世道早已经变了,寡妇再嫁也不是伤风败俗了。她要走,是去找赵一屯,去他受罪的地方跟着他一起,可以给他做个饭吃,浆洗个衣服什么的。我没有阻拦,在寨子外送走了她,她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不知道。她说你去村里看看吧,宝儿还小,你可以再找个男人,不能就这样一辈子。再说这里的日子也会让宝儿落后,被外面抛弃。我想想也是,不为我,只是为宝儿也该出去看看了。
  
  于是,我出来了,七年了第一次踏出寨子。我没有回家,父母的身体,此时怕是早已没了。我也听了王寡妇的话,真的找了一个男人过了,他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我很放心,不老实的男人我怕他责打宝儿。他对宝儿很好,视如己出,后来我又给他生了一个儿,他就更高兴。干活也格外卖力了,田间的事从来不用我操心操劳,我只要在家看着孩子,做好饭等他回来。
  
  过了多年,吴大发突然来了,还带来了一个女孩,说是王寡妇和赵一屯的女儿,他们两个一个受折磨死了,一个病死了。独留下一个女儿,特地交代要来送养给我,说可以和宝儿配个婆娘,我又悲又喜,悲的是他们死了,喜的是这个女孩我很喜欢,也很愿意配给宝儿。可是宝儿却不愿意,他上了学堂,跟着一个留学归来的先生学了外面的东西,崇尚什么婆娘要自己找,不要媒妁招来的。我气不过,打了他,谁知他竟在夜间一根绳子吊死了。我这时候才真正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
  
  我在家当闺女的时候,没有做过后悔的事,然后嫁给他爹,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后来带着他改嫁,到现在这一家也没有后悔。如今我的一句话,逼死了他,竟然让我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我让男人套了马车,我和王寡妇的女儿坐上,车上还躺着宝儿,一同回那个出现在梦中千遍的寨子去了。在当家的坟地旁边,我让男人挖了一个坑,将宝儿也葬在了这里,算是全了他们父子的团圆。
  
  落日的余晖将马车的影子拉得比村子的寨墙都长,我搂着王寡妇的女儿像是搂着宝儿一样,我回头看了一眼寨子,心道:别了,寨子,别了,当家的,别了,宝儿。
  
  后来过了几年,我的小儿娶了王寡妇的女儿,给我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这天,我正在看孙子,对面的小男孩走了过来,仰着头问我“我娘说,你以前跟过趟将头子,是吗?”
  
  我笑了起来“是啊,我跟过趟将。”
  
  小男孩又问“他们人好吗?”
  
  我心中一愣,嘴上却说“不好,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叫他们过来抓走你。”
  
  小男孩一溜烟跑远了,我看到太阳已经落了,似乎落在了当家的寨子里,我站了起来,抱着孙子转身进院了。
  
  一阵清风刮来了阵阵的槐花香,过不了多久,花就落了,花落了,叶就出来了。
  
  题外:在我小时候,胡同里的房子是门对门的,我家的对面住着一个传奇老太太。村里人说她性格强势,也有说她见过世面,不过说的最多的就是她跟过趟将。似乎除了几块银元,和一身百年后穿的寿衣外,她跟我的大奶奶,二奶奶没什么区别。
  
  一套辉煌的寿衣,领子上绣着百福字样,衣摆子绣的是百寿字样,外还加有一个长裙,裙子上绣的是百鸟朝凤,凤首立着一只衔草仙鹤。这样的款式和珍奇,一直为几个庄子的人所津津乐道。我也是有幸见过它真面目的人。
  
  后来我长大了,趟将老奶奶去世了,享年八十五岁。听说是拉着媳妇和儿子的手,看着夕阳下的一片落叶,说想熬到冬天里,看到冰凌柱子再死。
  
  结果,没有熬过去。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