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诡异的寝室301

时间:2016-01-21 18:59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张南是这一届的新生,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才在上午来到自己所谓的大学。学校有百年历史,大部分建筑都还是古色古香。张南自认为来得早,收费处却排起了长龙。等交完费都已经中午,还要去辅导员处报到分配寝室,辅导员只是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收了些不知名目的钱,写给张南一张纸条,上面写着“301”
  
  “哎,你也是301,嘿嘿,我们是室友。”张南肩膀被拍了一下,一阵尖细的声音传入张南的耳朵,转身一看,却是一个比张南矮一头,却看起来该有一百八十斤的大胖子。
  
  “喔,那真是巧啊。我们快去宿舍收拾一下吧。我叫张南,你呢?”张南对这他笑了笑,他对胖子并没有成见,反而觉得大多胖子都比较好相处。
  
  “我是黄康,你看你拿这么多东西跑楼上来,放下面没人要的,我来帮你。”说着就抢着帮张南拿了一个包,两人也走出了办公室。
  
  “哎哎,等等我,我也是301。”楼道追出个尖头长脖子男生,皮肤黝黑,只提了一个包,很快就追上了张南,互相介绍后便一起往寝室楼走去。
  
  男生寝室楼是独栋红砖大楼,楼道里不通阳光比较昏暗,周围的墙皮都掉得差不多了,点着几个节能灯却好像没什么效果,反而是几个墙角的安全通道指示牌的绿色荧光占了优势。虽然寝室是三楼一号,位置却在楼道的尽头。快走近时看到一个戴眼镜男生站在抱着一本书站在门口,想想也许是先到的室友。
  
  “同学,你是301的吗?你先来的有钥匙吧?我们也住301还没拿到钥匙。”张南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那男生转过头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听张南说自己也住301马上堆满了笑。男生笑起来挺好看,是非常具有亲和力那种。
  
  “你们也住这儿?太好了,有室友了。我的名字是郑易,大家多多关照啊。”说着郑易就拿出钥匙来开了门。
  
  因为寝室前种了一排树,三楼这间寝室采光真的很一般。条件虽然不怎么样,还是高中那种上下铺,可能学校也考虑到,所以这样的八人间是给四个人准备的。这样,每人都有独立的一张床。除了床往外就是齐腰高的洗漱台,虽然简陋还是贴了瓷砖。一个立柜,每人一个隔间。独立卫生间,通了热水,可以在寝室洗澡。各自选了床,除了先来的郑易住的上铺所有人都住的下铺。黄康和吴伟住在靠门的一边,郑易和张南住的靠窗一边。
  
  收拾完床铺,一起出去吃了顿饭,张南才感到自己的大学生活真的开始了。吃完饭再各自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事,出门购置一些东西,再回到宿舍就是十点了。张南正和黄康聊着家乡的事,忽然鼾声大作,这真是让张南大跌眼镜,要知道,上一秒黄康还在说话,下一秒竟然就睡着了,鼾声如雷,活脱脱就是一个巨大的破风箱。声嘶力竭的鼾声在这层楼扩散,让人觉得打鼾的黄康肯定也特别累。同时,吴伟提着张南的桶带着张南的洗漱用品进了厕所洗澡。吴伟除了牙刷毛巾,什么都没有买,上厕所也是拿黄康的纸。而且他毫不客气,事先都不打招呼,完全当自己的东西。张南有些不能忍,但想着这才第一天也就释怀了,也许再等两天他就买好生活用品了。张南看向对面的郑易,他坐在自己床上望着打鼾的黄康,脸上还挂着见到张南一行人时的笑容,好像一直都没有散去。
  
  第二天张南顶着个黑眼圈去上课,一整晚都没有睡好。有黄康在还真不好睡,看起来得去买个隔音耳塞晚上才能睡觉了。吴伟看起来一点事儿也没有,即使他和黄康隔得最近。郑易一大早就抱着书离开了寝室,但是上课之后张南四处都没看到他。接连几天都是这样,但是每天郑易都是起了大早的啊,去哪儿了呢?
  
  终于张南还是忍不住问了:“郑易,你都没去上课的吗?怎么都没在教室看到过你?”
  
  坐在床上盯着黄康打鼾的郑易愣了一下,转头还是笑着望向张南说:“我都去了啊,你没看到我?”
  
  “喔,也许是我没仔细找吧。”张南喃喃自语着,郑易也继续看黄康。
  
  熄灯之后张南还是睡了,虽然隔音耳塞也挡不住鼾声,至少还是让声音小了大半。半夜模糊中张南好像看到郑易站在黄康床前,而且接连几天都有这种情况,张南也没多想,以为自己做梦,翻个身便再睡了过去。直到一天,张南模糊中竟看到郑易站在他床前,月光照得他脸色苍白,脸上仍然挂着笑容。张南猛地睁开眼,定睛一看,自己真的没做梦,谁知郑易猛的向张南靠近,整张脸都快贴上张南的面门,张南便昏了过去。
  
  第二天张南还是照常醒来,往郑易床上看,郑易反常的没有起床,看起来昨晚只是一个梦。“啊….”只听一声惨叫,刚起床的吴伟摔倒在地,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宿舍。张南赶忙起身一看究竟,不看不要紧,一看张南便奔向厕所吐了起来。不知是什么时候,黄康已经死在了自己床上,他的脖子处血肉模糊,鲜血浸透了床单枕头,连地上都流了一滩血液。他的气管不规则的断开,满是鲜血的手指向天花板,看起来他是自己扯断了自己的气管。
  
  警察很快就来了,接走了张南和郑易协助调查,吴伟怎么也联系不到。尸体警察会处理,来到警局就问了他们不少问题,主要就是黄康都和什么人来往,最近他有没有什么异常表现。在张南看来黄康都特别正常,不觉得他可能自杀,一直接着警察的问话,也不知道郑易那边是怎样了。晚上张南才被独自送回了学校,说是郑易还要多留一会儿。回到宿舍,黄康的床上什么都没有,就留下了地上的血迹,看起来是连着床单被套一并带走了,张南奇怪的是,警察怎么没封闭这间寝室,反而还让他回宿舍住。张南取来拖把清理一下寝室,厕所里有水声,应该是吴伟在洗澡,张南也没打招呼,因为吴伟这一个月基本都在用张南的东西,让人觉得这人脸皮实在厚得离谱,寝室才死了人,他居然回来洗澡。
  
  张南把寝室里里外外都清理了一遍,即使这样,今天早上的情景还是在张南脑海里挥之不去。躺在床上想眯一会,却怎么也睡不着,张南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却也怎么也说不出来,想了半天才忽然领悟:自己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厕所里还放着水,吴伟洗澡不会耗这么久的。张南前去敲门,没有回应。这下他才知道肯定又出事了,猛撞了几下终于把门撞开了,然而他看到的场景让他终生难忘,吴伟死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