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谈恋爱这件事,我输给我妈

时间:2016-08-31 11:21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我从小信奉门当户对。
  
  因为我爸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那个年代,爷爷家穷,爸爸的读书钱是借来的,带去的干粮也只有土豆红薯和咸菜,就这也不多,晚上饿了没吃的,只好把咸菜拿出来,还不敢多吃,每次一小撮,然后猛喝水,才不至于饿得睡不着。
  
  而妈妈家虽不至于大富大贵,但至少三餐有米饭,菜里冒油光。所以当被外公娇宠的爽朗天真少女,遇到清瘦内敛的贫寒少年,就好像是春风玉露一相逢,惊起一滩鸥鹭。
  
  他们的初恋故事,比我看过的任何言情小说都要甜。
  
  可是那又怎样呢,兜兜转转十几年后,依旧两看两相厌。
  
  他们离婚的时候,问我跟谁,我那个时候才初二,想了想走到妈妈身边牵住了她的手。爸爸没有说话,后来我从爷爷那里才听说,他一生坚信钱能带来一切,离婚的时候他事业正风生水起上升期,可惜两个女人都不要他。
  
  我说给妈妈听,她那个时候已经四十岁,没有男人,存款刚刚够养老,可是依旧把自己装扮得很美,翘着指头剥一颗红提,怕染脏了指甲。
  
  她听了“哦”一声,只专心致志地吃水果,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回答我,“诶,你爸爸是个好人,他只是和我不是一路人。”
  
  是啊,我爸爸是个再好不过的人,他记着我的那片刻迟疑,觉得我心底里依旧是眷恋他的,所以离婚后依旧对我很娇宠。
  
  我和他比之前更加亲近,不过我也在心底想,我怎么也不能嫁给这样的男人。
  
  所以陈昂追我的时候,我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02
  
  陈昂是我大学同学,小组学习也和我分在一个组。
  
  我并不讨厌他,他长得也算干净磊落,分组任务总是做得又快又好,组员里我最放心他,可他也明显不是我的菜。
  
  因为他是最典型的“三好学生”模样,穿着朴素,五官干净,每次上课都坐第一排,笔记认真,态度端正,学习刻苦,是走在最标准规范的康庄大道上的那类人。
  
  这样的人做朋友不错,又靠谱又善良。
  
  可是我喜欢的啊,向来是那种眼角眉梢都透着少年感的男生,就像是蓝色大门里的陈柏霖,头文字D里的陈冠希,青涩时期的张震。
  
  也许带着一点儿坏,一点儿满不在乎,冷冷地有一点儿疏离,可是真好看啊,也真喜欢啊,觉得一颗心似刚出炉的芝士蛋糕,柔软下陷,流浆还是巧克力馅儿的。
  
  而面前的陈昂,则是一枚全麦面包,也许扎实管饱,但恕我实在不饿。
  
  所以我赶在他表白前,迅速而果断地打断他的前奏,“诶,说起来,我还是觉得卢佳和你挺适合的。”
  
  “卢佳?”
  
  “对啊,你们都是比较靠谱的类型啊,像我,就喜欢比较闹,比较玩儿的类型,一般人招架不住。”我尽量说得委婉含蓄,又怕太含蓄他听不懂,正犹豫要不要加一句,就看到他微微一笑,声音又平又稳。
  
  “没关系,我喜欢你。”
  
  我愣在那里,只好也尴尬一笑,“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03
  
  我跟朋友们一说这事儿,大家都起哄大笑,马上又开始议论,陈昂的后招是什么。
  
  毕竟我们学院的男生追女生惯用三大招:送早饭,约爬后山,和蜡烛摆心。
  
  我这个人最怕尴尬,要是他真来楼下表白,我大概只好撕破老脸不相往来。不过等了一周,陈昂什么动静也没有,看好戏的室友都大呼失望。
  
  只有我高兴地松了一口气,结果刚放下心来,陈昂就在大课后叫住了我。
  
  “上次课上要求拍的那个短片你最初不是想拿几段混剪吗,我下了几个软件,觉得可以操作,你把剧本写了我们找个时候拍?”
  
  “啊?哦。好!”
  
  我在心底翻个白眼,小样儿,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讨欢心的一招吗,不过我也确实开心。我向来有点完美主义,可是这种课堂作业大家也不愿花太多心思,我对软件编辑又一窍不通,每次只好放弃最佳方案,从简妥协,现在能有人雪中送炭当然最好。
  
  不过我也想好了,他要是想趁机接触,我一定会义正言辞地拒绝的。
  
  结果没想到,剧本写好大家拍完,我把剪辑的要求和想要的效果写成文档发给他,他从头到尾也没约我单独见面,自个儿熬夜把视频做好了就直接发给我。
  
  可是,涉及到字幕音效,文字总是难以准确传达,我不断Q他改动细节,他也任劳任怨,一版二版不断改了给我。打字说不清楚的时候我只好打电话,翻来覆去解释一个时间点和音乐插入的方式。
  
  到后来我有点抓毛,可是听着那边略显疲惫的声音又有一丝愧疚,想起他室友说的他自学了一周的剪辑软件,每天都钉在电脑前面,终于忍不住说,“算了,我们见面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听到那边似乎有一丝轻微的笑声,但他的声音很快响起,“好的,我等你。”
  
  04
  
  我们在图书馆见面的时候,只尴尬了那么一分钟。
  
  因为陈昂比我更快进入状态,打开电脑,分一只耳机给我——我愣了一秒,见他一脸正直,我立马唾弃自己的不专业——我接过来戴上,可耳机线不长,我只好把椅子往他身边拖一拖。
  
  不过很快我就把心思放到了视频上,我小声地解释我的想法,偶尔和他讨论一下,陈昂便修改便小声询问,我们一来二去倒是很默契。
  
  等到最后他调音轨的时候,我便忍不住盯着他放在键盘上的手出了一点儿神。嗯,手指倒是挺好看的,虽然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书生手。
  
  我忍不住把视线朝上,大概是隔得近,连他眼睫毛都看得清,他认真的脸和平时那种规矩有一点儿不一样,怪不得说专心工作的男人最好看。虽然只学了一周,但他操作起来顺手又熟练,我想要的效果也能毫不迟疑就做出来,还能给出一些更好的意见。
  
  我正看着,他猝不及防偏过头来,眼神专注,笑意舒展,轻声念我的名字,“傅乔。”
  
  我心跳一顿,脑子里警铃大作,糟了,我中计了。
  
  05
  
  小组展示作业那天,我本来想让陈昂上台的,结果最后还是我被推了上去。
  
  我前面讲完,点开视频就站在一边去,我微侧了一点儿身看屏幕,虽然自己只是参与,但我仍然觉得做得很棒,看着下面的同学在每一个该笑的地方笑,该惊呼感叹的地方惊呼,我没来由地骄傲愉悦,忍不住就去看台下的人。
  
  教室里关了灯,屏幕上时明时暗,但我依旧一眼看到他,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他眼里像是有光,又亮又温柔。
  
  我知道他在看我,而不是在看屏幕,我没来由地笃定着。
  
  然后,我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作业自然是拿了最高分,大家兴奋一阵也就过了。
  
  那之后我似有似无地躲着陈昂,他大概也察觉到,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隔三差五地给我发些短信,有时候是寒暄,有时候是分享一首歌或者漫画。他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我的喜好,还给我搬来一盆含羞草。
  
  “放你们宿舍楼下左手边第二棵广玉兰下面了,你喜欢就带回去,不喜欢的话我每周来给它浇水。”
  
  我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下楼去拿上来,结果到宿舍就收到短信,“别浇水太勤,该浇水的时候我提醒你。”
  
  我恨不得把自己捂死在被子里,嗷嗷怪叫一阵子又沉默下去。
  
  我不想和陈昂在一起。
  
  可是我好像是真喜欢上他了。
  
  06
  
  我妈粗心起来可以记不住我高考的时间,细心的时候又犹如柯南上身。
  
  周末我刚一进门,她便挑了挑眉,“说吧,学校里遇到什么事儿了,这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犹豫了两秒,就老老实实开了口,“妈,我喜欢上一男的了,简直像是翻版的你们的故事。”
  
  “我们?”
  
  “对,你和我爸。”
  
  其实讲起来也没几句话,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对着我妈絮絮叨叨了半个小时,要不是我妈戳我额头,我大概还能再讲半个小时的心路历程。
  
  “你说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啊,合着我养了个傻姑娘。”
  
  “我这不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嘛,日久生怨,不如不见。”我小声嘀咕着,我出生的时候家里条件就不错了,后面日子越过越好,大概是我爸爸自小吃了苦,所以我算是蜜罐子里泡大的。
  
  物质条件还是其次,主要是宽松的放养让我几乎习惯了自由随性。而陈昂一看就是规矩的家庭里出来的好孩子,我记得他拿着助学金,所以当我们的消费习惯,性格,家庭相处模式等等都不一样的时候,我们的矛盾必然出现,我们的感情就会不断被磨损殆尽,从青春爱情故事转换成难看的情感调解节目,就像我爸妈那样。
  
  既然那样,还不如止步于此。
  
  “傻瓜,”妈妈像是能看到我想什么,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我的头发,“我是和你提过门当户对这个词,可是不是你这么用的。”
  
  “两边家庭差不多,两个人的成长背景啊,受教育程度啊,人生经历啊就会大体相同,性格或者生活习惯就会比较容易相互理解。比如你们小时候玩的那个小霸王,大家都玩过,聊起来就是共同话题是回忆,要是山沟沟里的小孩儿,就没办法共感。两个人一辈子聊得下去,才能过下去。”
  
  “当然,更重要的是性格和价值观,这是受家庭影响的。妈妈不是想说你要嫁给多有钱的人,有钱当然更好啊。所谓的门当户对,重要的其实不是两边家庭收入权势均等,而是只有十块钱的时候,你想买个冰淇淋他能接受,你不想做家庭主妇他能支持,你觉得要互相尊重而他不是家暴的拥护者。家庭带来的影响不会成为你们相互理解的障碍,那就是我认为的相配。”
  
  “不过啊,这都是要看人的,你不要一竿子打死一堆人,我听你讲起来,那个男孩儿挺不错的,绝不可能是闭塞封建狭隘的那种,现在看样子他比你聪明多了。你不要网上那些新闻段子看多了就一惊一乍吓自己。你现在手都没牵过呢,是有多喜欢他啊就担心以后的事儿了,先给我去谈恋爱去,喜欢就大大方方去喜欢,不合适不喜欢了自己就淡了,怕什么啊。”
  
  我躺在妈妈腿上,想了想抬头看她,直看到她眼底,“妈妈,你后悔吗,当年喜欢上爸爸。”
  
  她没有丝毫迟疑,也认真地看向我,“当然不,那可是我最好的回忆了。”
  
  “那你后悔和爸爸离婚吗,他现在可有钱了。”
  
  妈妈笑起来,“我可不后悔,我前半辈子最好的决定就是爱上他,后半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他离婚。”
  
  我一时晃神,羞愧自己还没一个中年妇女豁达,又想起那个有风有蛙鸣的夜晚,陈昂专注的眼神,在被我拒绝后再次重复那句话,只不过是把重音从“没关系”转移到了后半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