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鬼故事:去阴间的列车

时间:2016-09-08 00:00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咚咚咚”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划破了清晨的宁静,熟睡中的人儿翻了个身,极度不情愿的从睡梦中睁开了模糊的双眼,拿起旁边的手机接听了起来。
  
  "琳琳啊,快别睡了你,赶紧请假回家一趟吧,我跟你说,昨儿个你四伯在广东遭了车祸,人怕是不行了哟,你爸跟你爷爷他们已经去广东了,你也赶紧请个假回来一趟吧,家里都忙翻天了。"妈妈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什么,不会吧,四伯出车祸了?”一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所有的睡意全无,李琳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唉,可不是吗,你奶奶听到这个消息都已经病倒了,家里现在一团糟,你四伯辛辛苦苦忙碌了一生,过年的时候还跟我们说,你堂哥也老大不小了,干完今年这一年就回来盖好房子,给你堂哥说一门亲,可谁想到...”
  
  “妈,您先别着急,我现在就请假回家,奶奶要不要紧,您可得让奶奶节哀啊。”
  
  挂了电话李琳匆匆忙的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请假,然后又在网上预订了最快回家的一班高铁,打了个车就火速赶往了火车站坐上来了开往家中的列车。
  
  由于时间比较早,而且也不是乘车高峰期,所以车厢内也没有多少人,李琳一边走一边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找到了自己座位,李琳坐了下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车厢内死一般的寂静,一排座位只有李琳一个人,李琳心想或许是车次较早又是起点站的缘故吧,也没有多想就趴在了窗户前看着外面的月台。
  
  自己貌似已经快五年没有回家了,而对于自己这个四伯李琳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因为四伯一直都在外面做生意,隔几年回一次家,回家也只是来自己家拜个年,由于四伯只有一个儿子,所以对我们这些侄女都格外的好,每次都会买很多很多好吃的,还陪我们玩,但是自从自己慢慢长大以后就好像没有怎么见过四伯了,所以心底对于这个亲人的印象也不是很深了,所以听到四伯车祸离世的消息李琳并没有多大感伤,只是听到奶奶病倒的消息着急不已。
  
  “唉,希望爷爷奶奶身体能够安康吧”李琳幽幽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时候列车缓缓的开动了,就在此时李琳发现月台上站了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正盯着这个方向对着自己焦急的招手,李琳心里一惊,再定眼看去,发现那个地方空无一人。
  
  “小姑娘看啥呢!”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啊!”
  
  李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忙转过头来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竟坐了一个中年男子,而原本空旷寂静的车厢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坐满了人。
  
  李琳尴尬的一笑说道:“没,没什么!”
  
  小姑娘我看你面带焦色,似乎是有什么急事一般,是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李琳一米七出头,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使得她到哪里都是众人眼中的焦点,看惯了各种各样的搭晒,李琳也就逐渐的养成了自动过滤的习惯,这也就是所谓人们眼中的高冷了吧,所她只是礼貌性的对着旁边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便转过头不语。
  
  中年男子也并不懊恼,只是对着李琳的背影微微一笑。
  
  这个时候列车也慢慢的发动起来,缓缓的离开了月台,窗外的景色快速的倒退而去。
  
  小姑娘,你怎么会这么大清早的坐车呢,而且今天早上坐首班车可是不吉利的哦,你还是赶紧下车吧,中年男子又缓缓说道。
  
  李琳是一名现代青年,深受唯物主义思想影响,所以对于这类什么吉不吉的话语可是没有一点禁忌,所以她也没有接过中年人的话茬,只是转过头看了一眼中年人便又转过了头。
  
  现在的年轻人呐,做什么事情都是百无禁忌,可是要知道有的时候老辈传下来的一些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呢,中年人望了一眼身旁的李琳幽幽一叹便没有再言语,这个时候车厢内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列车缓缓的驶动,可能是由于没有睡好吧,李琳在晃动中缓缓的睡着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房间内的大床上,一切的景色似乎十分熟悉,但却又是死死的想不起来,李琳感觉脑子一片疼痛,突然间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李琳思绪回归,看到床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伸过手去拿手机接听了起来。
  
  “喂——喂!”
  
  但是奇怪的是手机那头却没有回应,李玲挂掉了电话,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脑子中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她要去火车站,闪过这个念头以后李琳的身体便不受控制般的赶往火车站,大街上空无一人,十字路口偶尔还能看到未燃尽的蜡烛,透露出一副诡异。
  
  李琳打了辆车,来到了火车站,火车站空旷无人,偌大的空间中似乎只剩下了她一人,她跟着思想的驱使,来到了火车站前,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径直的朝着站台上的那辆列车赶去。
  
  “琳琳”
  
  这突兀的声音传来,划破了死一般宁静的空间,李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正一脸痛苦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大叔?”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人,李琳也没有了以往的高冷,她心中有许多的疑虑,为什么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为什么自己要往这个车站赶,为什么自己思绪好像短片了一般,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黑衣男子见李琳一脸茫然,颤抖着身体久久不能言语,只是呆呆的望着她。
  
  “大叔——大叔!”
  
  李琳见对面男子呆呆的望着自己,便走上前去拍了拍那个男子。
  
  男子看了看李琳,几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没有说出话来。
  
  大叔你快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火车站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为什么这么安静,这里发生了什么,大叔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李琳有些着急的一连串为什么问道。
  
  “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在回避什么呢?”
  
  这个时候列车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缓缓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姑娘,你可还记得我吗?”中年男子走到李琳身边说道。
  
  “您是?”李琳茫然的问道。
  
  小姑娘,我已经提醒你了,让你赶紧下车,你不听,那辆车其实不是给人坐的,每年的七月十五乃是鬼门关大开之际,这个时候阴间的鬼魂会被破例允许回阳一天,每年的七月十四晚上会有一趟列车从阴间开出接送这些鬼魂,而七月十六的早上也会驶回阴间,这趟车不是给活人坐的,而活人一旦上了这趟车,那么将再无返航之日,很不幸你坐上了这趟列车,所以你已经没有了回头路,严格来说,你已经死了。
  
  “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像梦魇一般的话语久久的在李琳耳边回旋,刹那间所有的思绪回归,李琳浑浑噩噩的呆在原地。
  
  黑衣男子卡在喉咙的一口气叹了出来:“唉,琳琳我一直试图阻止你上那辆车,可是阴阳有隔,我发现我怎么都触碰不到你,当最后你踏上列车的时候,我拼尽浑身力气,终于能够让你短暂的看见我,于是我焦急的朝你挥手大喊,可是终究是定数,你还是没有下来。”
  
  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了,一切自有定数,冥冥中自有天意,这个姑娘气数不绝,所以尚有转机,所以在列车上我才会提醒于她。
  
  转机,什么转机,难道大人您还有什么办法不成,求求大人您一定要救救我这可怜的侄女啊,她才二十三岁,才刚刚开始人生,我求求您了,说罢黑衣男子在中年男子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侄...侄女?”下跪声把浑噩的李琳拉回了现实。
  
  似乎是看出了李琳眼中的不解,黑衣男子开口说道,琳琳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四伯啊,小时候你还经常拉着我骑大马呢,那个时候你才这么大一点,几年不见却已是出落成一个大大方方的姑娘家家了。
  
  “四..四伯?”李琳想起了那个和蔼的身影,每年过年都会来自己家里拜年,还会带着自己玩耍,有时候一玩就是一天的四伯,但是由于许多年不见,那个身影已经逐渐的在自己内心中模糊了,现在那个身影仿佛有清晰了起来。
  
  “咳咳——咳咳”好了你们别叙旧了,时间紧迫,如果再耽搁,等到列车驶入鬼门关那么就回天乏力了,如果想救你侄女也不是没有办法,列车上每个座位都有固定人数登记的,如果你想要救你闺女,那么就必须代替她坐上那个位置,然坐上那个位置就代表了你生生世世不入轮回,永远只能是一只无主孤魂,直到魂灯泯灭,消失在这个天地间,你可愿意?
  
  “愿意,我愿意!”李琳四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道。
  
  “四..四伯”李琳现在是灵魂之身,自然知道那生生世世不入轮回是怎样一种滋味,那就是要永无止境的在阴间生存,直到灵魂寿命到达尽头,散于天地间,那种痛苦,那种孤寂,非常人所能忍受的,可是现在这个已经没有多大印象的四伯竟然愿意为自己承受这份酷刑,李琳眼见隐隐有泪花浮现,但是鬼是没有眼泪的。
  
  唉,既然已做决定,就不可后悔,路是你自己选择的,小姑娘,你回去以后切记以后莫坐首班车跟末班车啊。
  
  说罢中年男子带着李琳四伯走上了列车,四伯最后看了一夜李琳说道;“琳琳,好好活下去,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幸福,生活中遇到再大的困难或者最重要。”
  
  “呜~;”
  
  一阵火车鸣笛声响起,载着四伯的列车缓缓的发动了起来,刹那间消失在了李琳的眼前。
  
  “喂,小姑娘,你到底上不上去啊,再不上去车门可就要开了。”
  
  一阵催促的声音响起,李琳站在月台上,一辆列车停在跟前,只见李琳呆呆的站在车门前,列车的门即将关闭,李琳来不及多想,便走上了列车。
  
  刚才发生的一幕仿佛跟梦一般,自己踏上了开往阴间的列车,四伯以身相替,自己捡回了一条命,想起四伯,李琳心中一股揪心的疼痛。
  
  “耶,四伯又给我带好吃的来了!”
  
  “四伯,四伯,我要骑大马!”
  
  “四伯,你说我要是你女儿多好啊!”
  
  “四伯,你对你我可真好,我爸都没对我这么好过呢!”
  
  “四伯,四伯你慢点,我都要追不上你来了。”
  
  “四伯,你说有一天如果我遇到危险你会不会救我呢?”
  
  回忆中那个面色肃穆,但是对自己永远似钢铁温柔的那一面的男人总是微笑的应诺着自己种种的要求,犹记得那一日四伯简单的一个回答对于小李琳来说可能还不懂,但是直到这一刻,李琳懂了,相信以后不管她遇到什么苦难,她都能坚强的挺过去。
  
  四伯回答道:“会,只要琳琳遇到危险,四伯一定会义无反顾的挡在琳琳跟前的”
  
  “因为我们是亲人,至亲之人。”
  
  亲人血浓于水,亲情藕断丝连,打断骨头连着筋,无论何时何地亲人都是我们永远的港湾,常回家看看,我们大了,那些曾经的大山逐渐的弯曲了,珍惜所有爱惜我们的人,不要等到想报亲已逝,阴阳相隔,咫尺天涯。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