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句子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阎王”下的套

时间:2016-09-13 22:47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天全黑了下来,不圆的月亮忽明忽暗,刺骨的寒风不时地把雪粒吹在了半空中,在夜幕里飞飞扬扬,那个冷劲按当地的话说就叫“鬼龇牙”。苟二蛋穿着厚厚的一层棉衣,勾头猫腰,靠壁贴墙,幽灵一般窜进了设赌场的一家农户院子,一闪身钻进了装草灰的棚子里,往灰堆里一趴,顺手把一些破烂东西往身上一盖,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了,他瞪圆了眼睛,透过一条小小的缝隙,一眨不眨地盯着赌场的门。

  

  苟二蛋在干什么呢?

  

  原来,赌徒中有精明者,怕被警察抓赌,来时往往先把钱偷偷地藏在外面一部分,待用时再出来取;也有的在赌场上赢了,担心把钱放在身上不安全,也装成撒尿的样子,出屋把赌资藏匿起来。苟二蛋独具慧眼,看准了这个商机,上演着现代版的“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神话,虽然只得手过一回,可只这一回,他整整拿到了五万八!

  

  夜越来越深,天越来越冷,苟二蛋的手脚冻得像猫咬的一样,老天不负有心人,二更天的时候,赌场的门“吱嘎”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走到猪舍边,若无其事地撒了一泡尿,之后迅速地将一件什么东西塞进了水泥瓦下面,又左顾右盼撒目一会儿,便一步三回头地回了赌场。

  

  苟二蛋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到了猪舍旁,囊中取物一般从水泥瓦下面拽出了一个塑料袋,那塑料袋的重量让苟二蛋的心狂跳不止,他预感到,这次得手绝对是个“大手笔”!

  

  苟二蛋迅速翻墙出院,一口气跑到村头,突然身后有一束雪亮的灯光向他射来,紧接着,“嘎——”的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身边,苟二蛋以为被人发现了底细追杀过来,正惊魂未定时,司机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问道:“坐车吗?”

  

  村子里夜间来出租车是常事,苟二蛋立时打消了疑虑,为了尽快离开“是非之地”,他脱口说道:“坐。”他穿得太臃肿,上车都有些费劲,他就把怀里的塑料袋先放在了座位上,之后才上了车,他还没来得及跟司机说要去哪里,突然从后面伸出了一只手来,一把将塑料袋夺了过去。

  

  我有精神病

  

  苟二蛋回头一看,后座位上还坐着一个秃子,那秃子高举着塑料袋不怀好意地说:“哥们儿,没少置款啊!”苟二蛋急了,伏过身就去抢,可那秃子却左躲右闪,抢了几次也没抢到,他被激怒了,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巨大的爆发力,狮吼一声:“给我!”这一声怒吼,震得车窗都在颤抖,那秃子被震慑住了,笑嘻嘻地说:“跟你玩的,急啥啊。”说着,就把塑料袋交给了苟二蛋。

  

  这一折腾,车就跑出了很远,苟二蛋往外一看,坏了,车跑的方向与自己家的方向背道而驰,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坐这辆出租车了,他要立即下车,在车来到一家洗浴中心的跟前时,他大声地说:“停车,我下车。”

  

  出租车在洗浴中心门口停了下来,苟二蛋问司机:“多少钱?”司机说:“43元。”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100元的钞票,给了司机,说:“不用找了。”之后开门下了车。

  

  下车后,苟二蛋想,这钱来得太容易了,真应该好好犒劳犒劳自己,于是他把巨款藏在大衣里,器宇轩昂地进了洗浴中心,一个服务生见他满脸灰垢,一身草屑,以为他是个刚干完活的农民工,就问他:“师傅,洗澡?”苟二蛋说:“一条龙服务。”服务生看了看他,说:“一条龙服务416元。”苟二蛋满不在乎地说:“不就是钱吗,小意思!”从家出来时,他兜里只揣了100元钱,刚才都给了出租车司机,他就把手伸进了大衣里面,摸摸索索地从塑料口袋里掏出了5张票子,看都不看一眼就摔给了收银小姐。然而,收银小姐瞟了一下面前的几张票子,却瞪着一双冷冰冰的杏核眼问道:“你啥意思?”苟二蛋因为身上有钱,说话也就底气十足,他把声音放得很高,说:“没啥意思,一条龙服务,不用找零了,剩下的给你当小费。”没想到,那收银小姐根本没领他的情,反而出口不逊,说:“你有病啊?”这一下可把苟二蛋惹怒了,他“啪”的一声把破帽子摔在了吧台上,随着一股尘灰腾空而起,他厉声质问道:“你什么态度,你这不是洗浴中心吗,我花钱买服务,你凭什么侮辱我人格!”这时走过来两个保安,其中一个大块头的揪着他的衣领子问道:“你有没有病?”苟二蛋铿锵有力地回答:“我没病,你们才有病呢!”他的话还没等说完,一记重重的“电泡”就落在了他的眼眶上,瞬间,他的眼前冒起了一串金花。

  

  “有病没有?”

  

  “我、我没病!”

  

  “咚”,又一拳打在了苟二蛋的头上,他向后倒退几步,“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另一个保安来到了他的跟前,把他薅了起来,又问他:“你到底有没有病?”此时苟二蛋已经蒙圈了,哭咧咧地说:我膀大腰圆,吃嘛嘛香,你说有啥病啊?”

  

  “精神病!”

  

  “没有,我真没有精神病,你们凭什么打我?”

  

  “没有精神病你拿冥币要什么一条龙服务?”说着,那人把几张票子狠狠地摔在了苟二蛋的脸上,那个大块头又冲了过来,说:“有病的话你快点看病去,没病的话你就是故意搞乱,我还得接着修理你!”这时苟二蛋也看清了,那票子虽然大小、颜色和真钱相似,但的确是冥币,于是他赶紧求饶道:“我有病,我有精神病啊!”之后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洗浴中心。

  

  苟二蛋狼狈不堪地滚出了洗浴中心,来到一个角落里,一边揉着肿胀的眼睛,一边把塑料袋里成捆的和零散的票子全都掏了出来,一看,没有一张是真钱,全是冥币,他断定,钱准是在出租车上被人掉包了,怪不得那出租车诡异得很,他们才是最后得利的渔人,我是养出个孩子让猫叼去了——白忙活一场!苟二蛋又恨又悔,恨的是那两个王八蛋太卑鄙无耻了,悔的是自己不该糊里糊涂地上他们的“贼车”。

  

  此时的苟二蛋虽然丢魂落魄,但他也没有舍得扔掉那一大包花花绿绿的冥币,打算带回家给他爹上坟烧。他昏昏沉沉地沿着一条大道向家的方向走去。不知不觉中,他走进了一个幽暗阴森的地方,抬头四外一看,竟是一个陵园,昏暗的月光下全是白森森的墓碑,在他眼前,是一个豪华的墓地,墓碑又高又大,四炷粗壮的蜡烛还在燃烧,墓前的石桌上,放着两瓶高档白酒,整鸡、整鸭和各种水果还没有冻透,是什么人家什么人半夜里来上供祭灵?苟二蛋百思不得其解,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当两瓶好酒喝光后,他也趴在石桌上酣睡过去。

  

  阎王审判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