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崔老太的儿女(上)

百味人生 远航 评论

崔老太并不年老,整六十岁,听门铃响,疑是家人回来了,于是放下手中正择的青菜,从厨房里面出来,边喊“来啦”边来到客厅开了门,见是一位陌生的青年,不知道来

  崔老太并不年老,整六十岁,听门铃响,疑是家人回来了,于是放下手中正择的青菜,从厨房里面出来,边喊“来啦”边来到客厅开了门,见是一位陌生的青年,不知道来啥事,心格登地就紧张了。
  
  青年人高马大,一米七几,强壮威猛,见门开就像风有了缝直往里钻,闯,真是肆无忌惮。
  
  “喂!你有什么事呀?你想干什么哟?”她虽很生气,但比较对方后直觉实力悬殊,不是对手,有点儿不敢得罪,只好低声缓和气儿问。
  
  青年人太不礼貌,余光一扫,很快就将房子里的一切一览无遗,见只有她一个,心中见底了。瞧她择菜的裙子也未脱,全无防备来者为外人,仿佛来到的是自己的家,胆也壮了。不过,这一家真是有钱呀,装璜得宛如皇宫,富态十足。年轻人像做了一个梦,进了天堂,心里有许多话就一股脑儿地像在沸锅里倾倒水饺开门见山就道:“目前我遇到了一个困难,我儿子在老家生了大病,要钱治疗。我在外打工,干了好几个月,不仅没捞到钱,还把本儿赔上了。现在,老板那个日娘的欠帐不给,还偷偷地跑了,害得我们打工的苦不堪言,连回家的路费也断了。幸好我老婆在我临出发时把这项链给了我,可以让我用此换个钱儿,打道回府去。可是,这年头,这东西已不稀罕,我找了好多人家也不肯买去。我又不要多,就想快点脱手,好早日归家见老婆与儿子。现在,我卖给你,也不要原价,有个可数儿就成,”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条闪烁烁的金项链,愁眉苦脸地递过来,说:“只要你给个合适的价码儿就行。权当你做个善事积个德。我永生难忘。”
  
  崔老太吃软不服硬,见人有难,同情心就股股地涌起来了。年一老,阅历当然相当了得,不光是经验丰富,还堪称是行家哩,只要用眼瞧一瞧,用手接触一掂量,大脑立马就反应出来者手货是真的还是假的呀。当然,也有经验用不上的时候,那就是现在,哪里需要什么鉴定,此刻特别眼熟呀,与自己的女婿给女儿的婚礼款式怎么就觉得是一模一样呀!五个月前,女婿家门不幸,无端让人撬门入室盗走了一些钱财,其中就有一款这个样子的项链,报案后至今仍是下落不明哟。一想到女儿那泣诉的样子简直是天塌了似的。“这个杀千刀的,让我抓住他,我非要杀了他不可!”咆哮的声音就是此刻也隐约如雷贯耳,掷地有力。在外面还尽力装着极冷静,与己无关似的,邻居们也确实不知她女儿能破口大骂。面对男人女儿可是撒野极了,毫不心软,很凶恶地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没干好事才招来如此报复的?”女婿是个老实人,非常坦然说:“我是个小职员,能招谁惹谁呀?就几个钱的东西,干吗较什么劲呢?!就强如捐款了,做了善事。莫要生气呀。弄坏了身体,就不划算啦。”说到此处,娘娘腔都跑上来了。崔老太太有儿子,不过疼爱女儿有时十分过分哩,当着儿子和媳妇的面,二话不说,当即就拿出一笔不菲的存款,与他们道:“拿去重买一个好啦。多大的事儿?下次小心就是了。这次就当不小心少啦!”出手很阔的,但是心里也不好受,望着钱出去肉疼,那可是养老金节省的哟。然而女儿是心头肉,当初是抱来的,后来才生了个儿子。想视同己出,想不偏袒,但是,十个指头总有个长短的,只有尽力而为了,想不让外人生些闲话才好呀。此时摸着项链,宛如重见他们婚礼上感人的一幕。那晚,女婿单膝着地,跪向女儿,一手托着光闪闪的金项链,十分真情地告白:“嫁给我吧,做我心爱的妻子。我保证我一生一世都对你好。咱俩会像小猫小狗一样永远相处相爱。”最后一句话完全不上规距了。他当时太紧张,第一回上台表演大片似地,人们一哄,他给主持人一说,就慌了主张,什么金玉良言已全不在大脑里,高雅的语言也不知去向,倒是这些庸俗的逗人乐的话很自然地嘟嘟嘟地流露了出来。现场效果却因别致十分火爆。“不错呀,成色也好。”崔老太回过神来,赞叹不已,道:“简直和我女儿丢失的那件没有半毫差异,好像是一个批号造出来的。若非你的,我还当在梦里再见哩。这东西是真的,我也喜欢。但是,我得把我女儿女婿叫来,他们要是高兴,我就花点钱把它买了,送与他们。要是不喜欢,我也不管他们了,我就买与自己戴。反正价钱便宜,不买是傻子,何况与你难人结个善事,也是一件做人的功德。人生在世,谁不碰上难处呀?”
  
  青年没想到有人自愿玉成其事,一听就心花怒放,心甘情愿地想等了,兴奋极高地催道:“那你就赶快打电话呀?”一屁股相中了沙发椅,像个客人似地,不经同意,自我作主地从茶几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点火猛吸了。
  
  崔老太也不介意,拿出手机,真的就拨打了。一边悠闲地望年轻人的放纵姿态,一边撩人似地说:“哎呀,不通呀。”年轻人果然关注了,如鱼咬上了钩。“还是不通呀。”年轻人顿时心不安,起了身,面容如漂起了水花,问:“这怎么好?”崔老太不慌不忙地说:“没办法,只有等明天了。晚上他们准在家,我叫儿子去一趟,跟他们说一说你的事。明天中午你来我家。他们若不要,你就买给我。别看我年老,其实我也不觉得自己多大着哩。近来,我跟一个师傅学了几套拳路,你不信,我打个给你看看,挺有模有样的。”边说边打起来。她有板有眼地打拳,风声利落干净,不知是何套路,蛮有味道,也有力道,如项庄舞剑,处处直指年轻人,吓了年轻人一跳。“你瞧我怎么样?”她还意犹味尽地自豪地相问。年轻人叹口气,连说:“不错!不错!”她得了喝彩,更来劲了,完全以为在舞台上表演,说:“看我耍一回猴拳如何?”年轻人觉得她有几份疯,一刻也不想多呆,似乎认定了她的话,说:“我还有事,就明天来吧。中午我来,你一定要买呀,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不要的话,我还要找下家哩。”说罢起身便走,拉开门,也不听她在后面说:“我还未打结束哩。又耽误不了你的多大功夫。”她闲情逸致地收拳,他则已脚步噔噔地下楼去了,很快就只听其声,不见人影了。她关了门,平缓身心,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