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保质期内的罐头

心情日记 远航 评论

保质期内的罐头-木木在不满一岁的时候发了一次高烧,烧坏了脑子,所以导致她有一点弱智,但是依旧可以正常的上小学。-心情日记


   木木在不满一岁的时候发了一次高烧,烧坏了脑子,所以导致她有一点弱智,但是依旧可以正常的上小学。 
   木木家主在一条蜿蜒的弄堂里,每天早晨都能听见弄堂口的刘婶大声吆喝着:“浆子——油条——”然后木木就拿着个小铝盆跑下楼。
   每天早上木木买豆浆的时候都会碰见两个同班同学,一个叫志伟一个叫周婷。他们一起在S小学念三年级,木木打记事起就跟在这两个孩子后面疯玩。
   志伟事个小胖子,但很灵活,经常代木木和周婷去爬树,但每次都事志伟和周婷坐在树枝上,木木站在地面上冲他们傻傻的笑。
   周婷是个瘦弱的女孩子,平时不大说话,只有和木木志伟一起玩时才会露出两颗很好看的虎牙哈哈大笑。
   木木总是傻傻的笑,有时上课的时候也会禁不住微笑,以为她总会想起和志伟周婷玩的那些荒唐的游戏。木木总是觉得天空蓝蓝的,日子也时阳光灿烂的。
   小学毕业后木木辍学了,以为初中的课程太难,木木的妈妈给她买了架钢琴,并请了家教教木木弹钢琴。
   木木觉得钢琴很奇妙,可以用那么多黑黑白白的键子按出那么多好听的声音来。
   志伟和周婷每天放学都会找木木出来玩,他们对木木说着学校里的新鲜事,木木微笑着,似懂非懂的听着。木木依旧早上一听到刘婶吆喝就下楼买豆浆,但都很少碰到志伟和周婷了,即使碰到也时看见他们背着书包去上学。
   木木经常会想,上中学一定时件很好玩的事吧。
   当木木14岁时,她应景过了钢琴六级,对于一个轻度弱智来讲已经是个不小的成就了。
   有一天早上,木木去刘婶那儿买豆浆,太阳刚刚升起,弄堂口的那条大路被照的金光闪闪。木木模糊的望见志伟和周婷手拉着手的背影。木木突然发现志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胖子了,甚至都有些瘦,穿着水墨牛仔裤,很白很白的T恤和球鞋。而周婷仿佛也婷婷玉立了起来,她穿这米色的粗布连衣裙,仿佛一朵栀子花。
   但木木却觉得他们的背影在晨曦下有些刺眼,一不小心就晃出了木木的眼泪。
   木木跑回家,第一次在镜子前端详起自己来,镜子里的那个女孩穿着淡黄色的衬衣,白色运动裤。一头油亮的长发。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的透明,就是眼睛小了点,没有周婷的那么明亮,但是鼻子有很好的弧度。
   木木笑了一下,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木木想,说不定自己前世也是个公主呢。
   木木想着,自己也突然高兴取来,她一跳一跳的走到钢琴前,欢快的弹奏起来。
   初中毕业了,周婷和志伟考入了不同的高中,而志伟所考的那个高中在另一个城市,于是志伟一家人都搬了过去。临行时志伟坐在出租车里向外看着木木和周婷,周婷突然就哭了起来,木木依旧傻傻地微笑,她问周婷,志伟还会回来吗?周婷哽咽着摇摇头,木木意识到,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带着自己爬树,带者自己胡闹了,想到这儿,木木也抱着周婷伤心的哭了。
   高中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木木和周婷做在楼顶上,天上的星星很亮很亮,淡蓝色的月光像谁一样倾泻在楼顶上,木木和周婷浸泡在其中,仿佛两个圣洁的天使。
   木木像个孩子一样躺在周婷的腿上,周婷对木木说:知道吗木木,我很喜欢志伟,木木说,我也是呀。周婷摇摇头,不一样的,我是说,我爱志伟,木木坐起来,傻傻的问,什么是爱?周婷微笑着摇摇头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张大呢……木木似懂非懂。
   也是从那以后,周婷就没有时间经常找木木玩了,通常木木已经趴在窗台上睡着了,儿周婷还没有放学回来。后来,木木也就不再等周婷来找她玩了。
   木木每天下午练完琴时,太阳正好向弄堂口倾斜着下沉。这时木木就会小心的合上钢琴跑下楼,一直走到弄堂口,望着远处缓缓下坠的太阳傻傻的微笑。
   周婷高二,也就是木木18岁那年夏天,木木一如既往的去弄堂口看夕阳,但木木看到对面大楼下聚集了好多人,木木也走了过去。她看见大楼的楼顶站了一个人,半长的头发,被夕阳染红的白色T恤,水磨牛仔裤。恍惚间,木木觉得他就是志伟。突然,那个人大叫一声,张开手臂,纵身跳下,人群一哄而散,只有木木还站在那里,仰头望着哪个自由下坠的少年,就在离地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少年身上的绳索绷直了,围观的人们齐刷刷的翻白眼。此时,少年倒吊在木木对面1米远的地方,少年对木木笑了,他说,谢谢你的配合,你叫什么?木木说,我叫木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少年说,这是行为艺术。这时,木木的妈妈冲过来,拉着木木往家走,木木不住的回头,少年一直对木木小,他说,我叫苏白,我会记得你的。木木回眸一笑,似懂非懂。
   回到家,木木的脑子里依然满是苏白倒吊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木木想,行为艺术一定是个好玩的游戏。
   木木躺在床上,把自己摆成一个“大”字,此时,木木突然想起了志伟,想起了周婷,想起了许多阳光灿烂的日子,恍如隔世。于是木木跑下楼,坐在弄堂口那儿等周婷回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木木看到路灯下周婷的身影,她穿着白色吊带上衣,白色超短裙,粉色皮质手提袋,并化了妆,从里到外都散露着成熟女子的魅力。
木木有些惊讶,甚至收起了自己一贯的傻傻的微笑,周婷缓缓走进,她微笑着说,呦,木木怎么坐在这儿啊?木木突然说不出话,她在心里想,周婷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木木有些任性的说,婷婷姐,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啊?周婷原地转了一圈,群角飞扬,她微笑着问,怎么?不好看吗?木木站起来,转身就走,美丽的眼睛里禽满了泪水。周婷有些莫名其妙。
   木木跑回家,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她问妈妈,婷婷姐怎么变成那样了啊?妈妈抚摩着木木及腰的长发,语重心长的说,周婷长大了。木木有些赌气的说,那我永远都不要长大!
   第二天,木木在弄堂口外的那条大街看见了苏白,他穿着一套很合体很正式的白色西服,但却蹲在路边,摆了个小摊,出售各种民族饰品。每当有人在他面前伫足时,他都会站起来很绅士的鞠一躬,然后问,先生(小姐)你想要买什么?
   那样子很滑稽,就像一个六十年代的知青,腰上别了个BB机。
   木木走到苏白面前,苏白站了起来,很绅士的行了个礼,他说,木木小姐,想买点什么吗?木木轻轻的笑了,她问他,这也是行为艺术吗?苏白微笑,露出一排整齐干净的牙齿,他说,你真聪明。
   木木“咯咯”地笑了起来。
   苏白有些不解。
   木木说,妈妈说我是弱智,很笨的呢。
   苏白也笑了起来,以为木木在开玩笑。
   木木问苏白,什么是行为艺术。
   苏白说,我也解释不明白,但我喜欢去做,它是一种激烈的表达方式。
   木木点点头,似懂非懂。
   木木再一次看见苏白时,他正在马路边摆弄笔记本电脑,但衣着很特殊。他穿着八十年代农民下地干活时穿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还很夸张的在头上包了条毛巾,沾满泥土的赤脚边上居然还有一把半旧不新的锄头。
   木木走过去拍了一下苏白的脑袋,苏白抬起头,露出一贯的微笑,你不上学吗?怎么天天在外面闲逛?
   木木在苏白的身边坐下,她说,我就上过小学,以后一直在家练钢琴,你呢?
   苏白说,我在S大学念大一。
   木木天真的问,上大学一定比上小学好玩多了吧?
   苏白毫不顾忌的笑了起来,呵呵,当然了,上大学可以只学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参加各种学生活动,还有N多帅哥美女,好玩的很呢……苏白眉飞色舞,吐沫星子横飞。
   木木却没来由的伤感起来,甚至还象征性的掉下了几滴眼泪。
   苏白有些手足无措,他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是我哪说错了吗?
   木木摇摇头,喃喃的说,我也想上大学……
   苏白叹了口气,他没想到弱智也会有忧伤的时候,但他还是决定带木木去参观一下大学。
   第二天,苏白骑着单车来弄堂口等木木,木木坐在苏白的单车上,却莫名其妙的有些脸红,木木有些不懂了。
   S大学很大,在木木看来,光是中文系那边的一小片宿舍楼就比她家住的那条弄堂大多了。苏白和木木有说有笑的在校园里走着,苏白不时和认识的同学打招呼。那些同学都以暧昧的目光看着他俩,有的还特意把苏白拉到以便小声问:呦,大艺术家,为哪弄来这么个纯情的小姑娘?
 晚上,苏白送木木回家,临别前,苏白不知从哪变出一枝玫瑰,塞在了木木的手里,木木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玫瑰,很天真的笑了一下,说,真好看,谢谢你,然后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苏白站在那里,微微叹了口气。
   木木拿着玫瑰开开心心地走来,露出了天真的笑容,一如高中以前的周婷清纯地笑,木木很高兴,她微笑着喊周婷:婷婷姐周婷像说秘密似的告诉木木,一 会儿志伟就回来了!木木惊喜的笑出了声。
   果然,志伟从巷子走来了,周婷幸福地投入了志伟的怀里,泪流满面,志伟拿出一 支玫瑰放到周婷的手上。
   木木呆呆地望着志伟和周婷,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玫瑰,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苏白的样子,这是“爱”吗?木木心里想着似懂非懂。
   以后,苏白经常会骑着单车来找木木,木木在苏白的后坐上手舞足蹈,苏白总说木木就像个孩子一样。
   木木很快乐,她对妈妈说,我已经长大了,妈妈微笑着说:对,我们的木木都十八岁了,钢琴都过十级了呢,木木贴着妈妈的耳朵说,知道吗?我有男朋友了呢,妈妈笑了起来, 呦 ,木木还真长大了……
   有一 天,木木问苏白,你知道爱情是什么吗?苏白把木木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温柔地说:就是我们啊,木木心里想,那爱情一 定是永远都不会变了。
   木木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有着蓝蓝的天空和灿烂阳光的年代。木木已经能利索的爬到树枝上和苏白一起做行为艺术,木木虽然不懂那是什么,但木木觉得和苏白在一起很快乐。
   那个夏天,苏白带着木木爬树、游泳、恶作剧,后来苏白买了一堆破旧的漫画摊在木木家的弄堂里,租给那里的小孩子看。木木说,你这是在骗小孩子钱,苏白摇摇头说,我是在贩卖快乐。木木说,那你也卖给我一点吧。苏白说,傻孩子,你不是很快乐吗?木木就倒入苏白的怀里笑了。
   弄堂里的孩子和苏白混熟了以后天天都围在书摊边上白看,后来书变的越来越少,苏白就把剩下的书统统分给小孩子们了。
   第二天,苏白在弄堂口支了个画板,给路人画像。木木帮他收钱,有客人的时候木木就爬到弄堂口的那棵树上安静的坐着,没客人的时候苏白也会爬上来陪木木聊天。但只画了不几天,苏白就被居委会的大妈赶走了,说他严重阻碍交通。
   苏白用那几天赚的钱,请木木吃了哈根达斯。吃完了,苏白带木木来到了弄堂口的那座大楼的楼顶。几个月前,苏白就是在那里跳下去,然后认识了木木。
   在这里,可以望到城市的边缘。太阳在远处的山头上挣扎着坠落,城市陷入一片殷红,苏白单薄的剪影被夕阳勾勒的迷离恍惚,那一刻,木木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和畏惧。
   苏白说,木木,我要离开这里了。木木眨着明亮的眼睛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苏白把木木拥入怀里,平静的说,我也不知道呢。太阳完全坠入了大山的另一边,金色的夕阳一点一点被黑暗所吞噬,最后只剩下城市边缘的几朵霞光。木木感觉到一滴水落在了自己的头发上,下雨了吗?
   苏白真的离开了,木木每天都坐在弄堂口的那棵大树上,但苏白干净的T恤和那清澈的微笑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木木独自来到了楼顶,血红色的夕阳把整个城市都染上了忧伤的色彩,苏白,你会记得我吗?当你在爬树,在看漫画书,在给你画像的时候,或是把别的女孩子拥在怀里的时候,会想起我这个小弱智吗?木木站在残阳里,伤心的哭了,眼泪一串一串的流出来,却怎么也冲不淡木木脑子里有关苏白的片段。
   城市斑斓的霓虹被一处一处的点亮。木木看到那个巨大的冰淇淋边上写着,“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
   木木破涕为笑。
    详细评论 小黄帽 2005-8-17 17:29:31:
为什么?快乐的时光眨眼就没了呢?这是老天对情侣的考验还是残酷的离别,老天真是太残酷了!爱到心破碎,就这样的分开了!这比凌迟还苦楚。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