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美文故事-经典散文-环球文章网

爱情能否“秀”给别人看

环球文章网 心情日记


  倾诉者 薇薇 年龄 28岁 职业 自由撰稿人

  痴心写作

  说起来我的职业有些可笑,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吧,我是用前车之鉴来提醒后来之人莫重新跌倒的说客;说得难听点吧,我既是别人隐私的窥探者,又是供别人窥探隐私的“样板”。

  我生长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个饱读诗书的斯文书生,母亲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可惜我从小就不喜欢琴棋书画,惟一受用的就是父母教我的写作。事实证明,当初父母训练我写作是多么正确的选择,现在笔杆子成了我惟一的谋生工具。

  凭借多愁善感和非凡的想象力,在方寸格子间辛勤笔耕三载后,我已经成为业界颇有名气的情感故事撰稿人。至此,整天对着冷冰冰的电脑屏幕敲击出一幅幅绚丽的爱情片断成了我的全部工作。说起来我的职业有些可笑,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吧,我是用前车之鉴来提醒后来之人莫重新跌倒的“说客”;说得难听点吧,我既是别人隐私的窥探者,又是供别人窥探隐私的“样板”。

  父母曾对我在家务工的这份职业颇有微词。开始的时候,父亲曾指责我年纪轻轻就在家待业、不思进取,母亲也一直絮絮叨叨地劝我找个正经工作。可后来情感专栏如雨后春笋般地迅速出现在城市的很多报纸和杂志中,于是我原先的不务正业也就成了正业,最火热的时候同城的几家报纸和杂志争相邀我去他们那里撰稿,心情舒畅之余也颇感头痛。大量的约稿严重地占用了我的采访时间,我只能辗转来回于各种采访对象之间,把他们的真心倾诉写成一篇篇文章。写故事的时候,我体验着倾诉者的人生,仿佛自己也正经历着感情的变故,连篇累牍,每次都要消耗我大半精力。套用马克土温的话,一篇文章就蛮麻烦了,两个让人头疼,三个简直是造反。

  鸿雁传书

  皮特能揣摩我心里的每一根神经,在他第三次提出见面邀请后,我们见面了。他确确实实比我想像中要长得英俊,从见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被他彻底俘虏了。

  情感故事写得多了,我自然就总结出了一套经验。爱情这玩意儿,除了愁情离绪、春花秋月之外,免不了的都是男女主人公们之间的不断纠葛。一些读者经常来信和我探讨感情问题,我从这些来信中结识了皮特。

  皮特最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一手穹尽有力的方块字。都说字是一个人的脸面,透过皮特的字,我仿佛能预见他挺拔秀眉的面容、洞悉他敏感的内心世界。我记不清皮特第一次来信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总之应该是被女友抛弃之类的事情。后来,每周一次定时的来信和信中的流畅的文字,让我慢慢记住了这个名字。再后来,我开始有意识地保留那些来信,并频繁地把我俩的交流阵地从信里转移到了网络和电话。

  我怕“见光死”,所以在皮特提出见面后,我犹豫半天后拒绝了他。现实生活并不同于纸上谈兵,我虽然梦想着这个富于情调的男人的真实面目,但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可我又不是神,我和常人一样都有偷窥的欲望,我也常常想着皮特到底是个怎样的一个男人。

  皮特被我拒绝后,并没有放弃见面的希望,继续每周一次的通信,每天晚上守候在电脑旁的聊天。和我之前的男友不同,他很有耐性,而且比其他男人更富于耐性、更安心和我进行心灵上的沟通。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之间早已超越了单纯的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他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深深地扎下了根。

  我讨厌木讷的人,木讷的男人尤其让我受不了。而皮特不同,他能揣摩我心里的每一根神经,我说上半句他就能猜到下半句我会说什么。在我眼里,能洞悉女人心灵的男人是极其可爱的,他至少能马上知道女人想要些什么,而不是等待着女人们去引导。

  于是,在皮特第三次提出见面邀请后,我们俩顺理成章地见了面。头一回见面,他并没有花好桃好地夸我长得漂亮,而是反复夸我有着与众不同的“知性美”。他确确实实比我想象的要长得英俊,我对帅气的男人天生没有免疫力,从见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被他彻底俘虏了。

  甜蜜时光

  皮特很会享受生活,一次我们俩推掉了工作,相约赴马尔代夫旅行。灼热的阳光、碧蓝的海水、还有成片的棕树林,我和皮特深深地沉醉于异国他乡的梦境中,在马尔代夫宁静的海滩上,他第一次深情地吻了我。

  皮特在一家韩国驻华公司担任人事经理助理一职。朝九晚五的工作之余,晚上通常会有些应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我特意推掉了一部分约稿,除了整天在家写作、外出采访之外,空出时间和皮特约会。

  皮特很注意生活细节,但又和其他男人略有不同。他不会像一般男人手捧99朵玫瑰等在女人的家门口,也不会为了讨我欢心而故意在上班时间跑出来和我约会。约会的时候,他会把我带到家里,摆好餐桌和刀具,亲自下厨烹制美味佳肴,再来上一杯红酒和轻柔曼妙的莎拉·布莱曼的《月光女神》,让我依偎在他的肩膀上静静地享受这一切。

  10月长假的时候,我们俩推掉了一切工作,相约赴马尔代夫旅行。灼热的阳光、碧蓝的海水、还有成片的棕树林,这一切仿佛都是为我们而缔造的。我和皮特深深地沉醉于异国他乡的梦境中,如入无人之地。马尔代夫宁静的海滩上,他第一次深情地吻了我。

  疑虑渐起

  我不是神,难免有江朗才尽、辞藻枯竭的时候,在挖空心思解剖完一切写作素材后,我的爱情和家庭生活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了我的文章中,虽然我很不愿意这样,但是为了工作,我难免会做“坏人”。

  从马尔代夫回来后,我们对彼此的了解更深了一步。皮特说,我比想像中的更有魅力。而他呢,则像是一开始那样,对于我的吸引力从没减弱过,我陷在他的磁场中,不由自主地朝他走去,我深深感到他应该就是我的白马王子。

  很多时候,我们俩的交流集中在了精神层面。我们常常会探讨男女之间恋爱的差异,我那些采访者的情感经历也成了我们之间交流的主题。由于我们之间的特殊关系,皮特之前的女友一直是我们言谈中的禁区。他们谈了整整4年,快要结婚的时候因为女友爱上了另一个男人,自然而然就谈崩了。他还是我的知心读者的时候,我就曾安慰他不要为了一颗树而放弃一片树林。但是这么多时间过去了,我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前女友依然是他心中的一块隐忧。我知道,皮特一定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从他看我的眼神中我就能感觉得到这一点。

  在这一点上,皮特很聪明。他虽然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但并不接话茬。这样的反应或许是正确的,在一个女人面前谈论另一个女人,并不是明智的做法。皮特从韩国出差回来后,一次无意间,我从他手机里看到了以前女友给他发来的短信,“我失恋了,你能重新回来吗?”我也是个平凡的女人,皮特的沉默更让我相信他心中还尚存对前女友的一丝爱恋。看完短信后,我拿着手机就冲皮特开起了“机关枪”。那天的场面有些失控,皮特经不住我富于逻辑的层层盘问,涨红着脸冲我吼到:“没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

  我不是神,难免有江朗才尽、辞藻枯竭的时候,在挖空心思解剖完一切写作素材后,我对爱情的疑虑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在了我的文章中。那次谈话失败后,我的情感故事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我的专栏中。虽然我很不愿意这样,我知道皮特肯定也会对我摇头,但是为了工作,我难免会做“坏人”。

  关系恶化

  我没有顾及到皮特的感受,一心想着怎么维护我来之不易的爱情。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一个人躲在电脑屏幕前敲击着我的不满,一个星期后,皮特来电话了,他用求饶的口气说:“我没有联系过前女友,我向你保证!但请你也别再把我们的故事写进文章里!”

  果不其然,我还是了解皮特的,他在看完文章后便立马电话找我谈话。他在电话里面严重指出,不希望自己的感情生活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来谈论。我辩解到,“世界上的爱情故事那么多,我写的根本不是我们俩,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我多么希望在电话里面听到皮特求饶和解释的声音,但是话到嘴边像拉不回来的缰绳,硬是把皮特的话给顶了回去。作为“爱情专家”,我知道男女朋友间吵嘴忌讳的就是彼此之间的猜忌,但是皮特和我之间的小小摩擦在谁也不肯让步后,终于演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我没有顾及到皮特的感受,放到现在来看,我一定不会那么刺激他。但当时,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怎么维护我来之不易的爱情,想着要比皮特的前女友更使劲地把他拉到我的身边。和皮特吵架的那段日子,我过着朝夕颠倒的生活,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一个人躲在电脑屏幕前敲击着我的不满,回忆着之前在马尔代夫那灼热的阳光和深情的拥吻。我希望皮特在看完我的文章后,能主动找我坦白一切。

  一个星期后,皮特来电话了,但不是预料中的求饶电话。他在电话里身心疲惫地求我给他一点时间和空间,并真诚地坦白:“我没有联系过前女友,我向你保证!但请你也别再把我们的故事写进文章里!”

  失去联系

  皮特走了,留给我的只是一封薄薄的分手信,他不能容忍自己的隐私被最亲密的人出卖了,所以他只能义无反顾地选择分手。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放弃。

  我的情感文章并没有因此停止,皮特或许知道我想借文章来挽回他的心,但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有了回音。我很着急了,在尝试了书信、网络、电话一切方式之后,我还是没能找到他的行踪。我不是个洒脱的女人,至少在爱情上,他将我彻底绊住了。

  那天,我忍不住跑去了他的公司。他的下属说,他被总公司调去韩国进修半年,近期内将不会回来。皮特仿佛料到我会去他公司找他一样,临走前让下属转交给我一封信。皮特在信里说,自己的隐私被最亲密的人出卖了,这是他不能够容忍的,所以他只能义无反顾地选择分手。

  皮特走了,留给我的只是一封薄薄的分手信。他没有告诉我最后的理由,也没有告诉我是不是还喜欢着我。我觉得我的文章只是他的借口,或许他的心中还残存着对我的爱?

  我不会放弃找他,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知道,一旦错过就很难挽回,现在除了文章我想不到任何能联系他的方式。或许我该放弃,但我真的不甘心。

相关文章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