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句子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见证亲人的离去

时间:2016-10-18 12:18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刘郎闻莺 (2014-01-21 04:14:43)

  亲人的离去,总是令人伤感的。

  见证第一个离去的亲人就是我的二奶奶。二奶奶不是我的亲奶奶,她是我父亲的养母,也就是我祖父的嫂子,但是,我父亲只有几岁的时候,她就带养了我的父亲,所以,她就是我的亲奶奶。

   我们老家是一处很大的房子,这个时候被生产队霸占了,我们家就借住在房祖志爷爷家里,志爷爷这时正在外地工作,我们兄弟和父母亲住了他两只房子,二奶奶住了他一只暗房子,她也就死在这里。

   我那时候还只有四岁,四岁的小孩能记住什么东西啊,只记得二奶奶卧床好久了,只记得父亲天天去嘘寒问暖,并不曾见过寻医问诊,二奶奶终于有一天就寿终正寝了。

   后来从我母亲的口里知道,二奶奶是一个很传统的贾母,但是,我心目中的二奶奶是一个很慈爱的老人,因为我三岁半的时候就和哥哥住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幼儿园,二奶奶这时也住在敬老院,这敬老院和幼儿园就在一个村子里,每逢吃饭的时候,二奶奶总是叫我们兄弟去吃锅巴。

   见证第二个离去的亲人就是我的祖父。这是我的亲祖父,他只养了我父亲几年就把我父亲送给了我二祖父做继子。等到我祖父进入老年的时候,我的二祖父二祖母都去世好多年了,我的祖母更是去世得早,所以,亲祖父还是亲祖父,我父亲还是他儿子。

   这时候,祖父身边还有一个儿子,就是我的叔叔。叔叔结过一次婚,婶妈死后他就一个人单过,再也没结婚了。祖父去世的那天,叔叔在他的身边,父亲也在他的身边,我和文兄也在他的身边。天气已经很热了,祖父就是不得落气,他盯着叔叔说,你哥哥负担重,儿女一路,生活很艰辛,你要帮你哥哥分担担子,要将他的老二送读完毕。祖父所说的老二就是指我,因为这时候文兄已经辍学了,我还在读书,而祖父又听说我还算会读书,就把希望寄托在叔叔的身上。叔叔不回话,祖父还是不落气,父亲就白了叔叔一眼,叔叔只好说,你就放心好了,你去吧,我会帮哥哥家的。

   祖父终于死了,其实这时候他还只有59岁,我也就是11岁多一点的样子。在我的印象里,祖父已经很老了,白胡子长长的,眉毛也是白的,一天到晚还拄着一根文明棍。祖父死得正是时候,因为这时候文革的烈火已经在向农村烧来,他家的成份是地主,以前还是一个塾师先生,正因为这个私塾先生的身份才使他这个只有一点土地的人成了地主。他要是这时候不死,文革运动也会把他斗死的。

   祖父死后,叔叔并没有兑现他的承诺,没有帮哥哥家一丝一毫,没有将我送去读书,他反而牵累我们家几十年,年轻的时候,去外面搞副业,回来了就要在我们家先吃上半个月再回去开伙,带回来的一大袋衣服被褥和每天换洗的衣服都要我母亲去洗。年老的时候,叔叔去县光荣院了,一年也是要回来住好多天,我们都要服侍他的起居生活。

   见证第三个离去的亲人 就是我父亲。父亲去世的时候还只有47岁,我这时候已经19 岁多了,是一个准大人了。父亲生病一年多,他得的是鼻咽癌,是一个不治之症,让他挣扎了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还算是一个奇迹。

   那天晚上,我和文兄都外去了,突然,有人去通知我,说是我父亲不行了,叫我快回去。我回到家里,文兄已经回去了,叔叔坐在床上,父亲就半躺在他的怀里。父亲已经不能说话了,但是,他还没有咽气,我们一家回天乏术,只能坐在他的面前等他咽气。家里人都在,父亲的长子已经出祧的愿兄也在,新堂屋几家人都在,我们慢慢地看着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

   伤心的日子早已经过去,父亲诊断为鼻咽癌的那段日子是我们全家最为伤心的日子,母亲哭了一场又一场,文兄哭得肝肠寸断,然后,一家人就被这病魔折腾了一年多。

   见证第四个离去的亲人就是我母亲。母亲去世的那年是67岁,她是患肺癌去世的。母亲检查出肺癌的时候就已经是肺癌晚期了,我们没有选择住医院做治疗,而是选择了在家等死这步棋,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母亲就去世了。

   母亲去世前的的那个暑假,我和小弟小妹轮流在家服侍,暑假结束的时候,小弟小妹就回去了,我也回去了。我就住在秀水中学,离家只有几里地,刚开学的那天就接到了母亲病危的通知,晚上赶回了家,然后就守在母亲身边看她咽下最后一口气。

   见证第五个离去的亲人是我的叔叔。叔叔算一个高寿的人,死去的时候是虚岁80,超过了中国人的人均寿命。叔叔住在县光荣院,他患有冠心病。去世的那年,住过几次医院,他对我说,只怕不得今年过。去世的那天早上,我还和他通过话,他说,什么都不想吃,什么也吃不了。我问他能不能吃点香蕉,他说,你就买两只来试试吧。我答应晚上去看他的,谁知那天村里的干部去了县城,把我约去了,大家在一起呆到晚上才散。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文兄打来电话,说叔叔去世了,叫我赶快去光荣院。到了光荣院,院长对我说,你叔叔还吃了晚饭,没料到啊!

   叔叔去世,没一个亲人在身边,但是,我们一致认为叔叔是一个大富大贵的命,没有任何痛苦,没有牵累任何一个人就默默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叔叔虽然是寂寞死去的,但是,他的葬礼很热闹,他虽然没有后代,我们五兄弟和二十几个他的孙辈都给他披麻戴孝。

   见证第六个离去的亲人就是我的文兄。

   2013年文兄的去世令我莫可名状的痛苦,这一年,文兄才61岁。

   去年九月,文兄在县中医院住了11天院,中医院诊断是脑中风,我们都以为是轻度的,最坏的打算就是边瘫。住了11天院,文兄就闹着回去了。我送他回家的,在家里还叮嘱嫂子要怎么样要怎么样。5天后,文兄给我打电话说是要去市里的大医院治疗,又厉害了。我陪他来到市里的一医院,做了核磁共振检查,第三天,主治医生把我叫去,她说你老兄的病很严重,他的脑壳里的脑干梗死了,这是人的生命区,按照病情,他应该是全身瘫痪了,不能进食了,但是,他现在表现出来的病理特征却没这么严重。主治医生的话我没有太在意,我没有想到这是文兄生命终极的警告,我那时只是想文兄顶多是瘫痪在床,每天晚上给文兄洗澡时我总是对他说,你要是瘫痪了该怎么办,你的块头是这么大,别人谁搬得动。

   嫂子去了医院替换我,我就回去了。九月三十日下午,文兄出院了,回到了家里。

   第三天,也就是十月三日,小弟回到了老家,他给我打电话叫我回去一趟,说文兄的情况很不好,要商量一下怎么办。我赶到家里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这时见到的文兄是一个什么样子呢?他已经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了,脑壳偏向一边,嘴巴里流着口水。我这时真的是傻眼了,一个人在他家堂屋里走来走去,想不出一点办法。我来到文兄身边,喂他吃丸子,一个很细的汤匙,每一次只盛四分之一的水他都不能吞下,每次只能进食一滴水,就是这一滴水也要让他呛口。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