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在Chrome、Firefox等现代浏览器浏览本站。

西风独自凉

爱情小说 远航 评论

西风独自凉-安延的名字,每隔几天就会跳到我的耳朵里。家宁说,安延是个才子,又狂又冷漠,你知道么?他的画十五岁就上过全国美展。-爱情小说

安延的名字,每隔几天就会跳到我的耳朵里。家宁说,安延是个才子,又狂又冷漠,你知道么?他的画十五岁就上过全国美展。

是么?我淡淡地说。

此时,我正与家宁暧昧。不过是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他总想亲吻我,我总是淡淡地拒绝,这拒绝让他十分伤心,他常常盯着我问,小隐,你不喜欢我么?

我喜欢家宁么?我说不出来。

大学里所有的男生女生全都恋爱,我只是寂寞,恰巧他出现。他拾到我的课本,然后找到我的宿舍里来还我,黄昏的光线中,我看到一个略显苍白的少年,瘦而且高,抱着一个篮球,那天,我恰巧又百无聊赖。

于是我常常陪家宁去打篮球。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他的女友,有一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是,可是,我知道自己并不是。

因为,我没有那种怦然心跳的感觉。

安延的名字却在我脑海里一闪一闪的。

有一天我到家宁的宿舍里去玩,家宁去楼下买一盒烟,我翻着他的相册,我看到一个男子,他坐在海边,海风吹起他的白衬衣,他昂着头,眼神清凉,他的长相亦很让人惊艳,有女孩子似的清秀,却又刚毅。

我的脸莫名其妙红起来。

家宁回来后我好象很随意地问,这个是谁哪个是谁,我指了几个女孩子,都是他的高中同学,最后,我指了这个男孩子。

这就是安延啊,家宁说,气质好吧。

一般。我淡然地说。我说了谎,那天我匆匆告辞,说自己腹疼,其实是我的心很乱,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个安延的样子,好象是深蓝的颜色,在夜里,更加具有一种诱惑。

再去家宁宿舍的时候,我偷了那张照片。

常常,我会在夜晚打着手电筒看那张照片,一遍遍地看,花痴一样。我这样迷恋这个眼神薄凉的男子,在家宁的诉说中,我大概知道安延的所有:父母离异,父亲在加拿大,母亲在法国,他跟着外婆,画画,现在中央美院读大二,喜欢一个人到处旅行,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可是,他更喜欢一个人。家宁说,你知道的,安延是“临水照花人”。

‘临水照花人“这个词用在男人的身上有一种奇异的香和妩媚,我知道我暗恋了这个临水照花人了。

春天的一个黄昏,家宁在楼下嚷着我,小隐,小隐。

我擦出头去,看到那棵泡桐树下站着两个男子。

一个是家宁,而另一个是安延。

那个黄昏后来定了格,在我的记忆中,那么凄美动人,闪烁着诡异的香。桐花开了一树树,一个穿着淡白麻色衬衣和牛仔裤的男子,站在树下,并不看我,而家宁嚷着,小隐快下来,我们去喝酒。

那是我与安延的第一次相见,我们一直沉默,他并不看我,我亦并不看他。

一向,我喜欢沉默寡言的男子,如果,如果他再有几分姿色和才气。

我们在海边喝着酒,家宁和安延划着拳。家宁是这样介绍我的:我的女友小隐。这让我很不快。某种程度上,女友是个很暧昧的词语,我们只是在一起取暧而已,我只是害怕孤单,女友?哪种意义上的女友呢?

最后,喝多的是家宁,他倒在沙滩上,倒在一堆酒瓶子中间。

我和安延仍旧话不多,涨潮了,我们向后退去,带着家宁回到学校。第二天,安延回了北京,我和家宁仍然吃吃饭看看电影,黑暗中他试图抓住我的手,我闪了一下,我看到他尴尬地笑笑。

他仍然提了校门外张记小笼包给我吃,带我去吃大排档的海鲜。

可是,有什么东西渐渐改变。

我仍然偷偷看安延的照片,他的本人,比照片还要具有一种魔力,有些男子就是这样,天生具有一种巨大的诱惑力,根本无力抵挡。

而家宁对我的好让我感觉无名的压力,他甚至会给我买常用的那个牌子的卫生棉,甚至知道我哪一天大姨妈会来。

我仍然说了分手。

他笑笑,分什么手?我们又没有谈恋爱。

这样豁达的态度倒让我局促尴尬,而且有微微的失落,他不爱我么?我说那就好,我们就当哥们吧。

当哥们是拒绝爱情的最好方式。

我也没说当别的啊。家宁笑笑,你这个同志,总是多想。

此时,我几乎感慨到想要拥抱他。家宁说,安延又要来了,夏天来了,他想来海边写生。

我的心乱跳着,假装不在意,哦了一声之后就去取钱,我去了市里最好的商场,然后挑着衣服,一件又一件,直到卡里的钱所剩无几。

三件裙子,一件白一件红一件黑,我喜欢浓烈到死或清淡到无,翻来挑去,我穿了素白的裙,然后等待安延的到来。

头发也是做过的,烫了烟花烫,十分佻达。这次,我要和安延说喜欢,是的,早一天说,总比晚一天说要好。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说呢?

夏天的午后,蝉疯狂地叫着,学校里放了假,我和家宁,等待着安延的到来。家宁看着我的新发型说:小隐,你还是应该留黑的长发,这个发型,不适合你。

我说他的眼光太单纯,黑的长发,那是琼瑶小说里的女主角,过时死了。而这种烟花烫,应该是喜宝应该留的发型。然后我问,家宁,你知道喜宝吗?他摇头,他不看亦舒,也不看琼瑶,他喜欢打游戏,传奇,一打一夜。

去火车站接安延时,我一直在问家宁:我的裙子好看吗?我的头发好看吗?这样频繁地问着的结果是,家宁几乎是平淡而冷漠地说了一句:一般。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