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此心安处是吾乡

时间:2016-10-24 12:26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任这一瓢弱水抛回江流,归海后是否许盛情不旧。”

   未曾想,几次擦肩而过的某个城市竟成了我未来四年将要停靠的港湾。是命里大抵如此,我也心安地接受了。

   生活在鸢都的人,都是属风筝的。开学让我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不接地气地落下。我像这片土地上的新生儿,还不会走路呢,竟然就要被逼着跑了。

   某晚,我终于打开不敢轻易触碰这土地的心结,着件外套,披着,出了门。地面很硬、空气干的很,带着些许咸味。不过还好,我可以勉强走段路,当是散步了。夜渐深了,空气又冷些了,我裹了裹外衣,放慢了步子。越走越冷,真是天凉好个秋啊!

   终于,无数个光点映入眼帘,一条镶嵌着万千霓灯虹影的长街像一副画卷,依次向我展开。有些激动,此刻,我已忘了天还凉着呢。我几近跑了,但又不失绅士风度地闯入了这繁华绚丽却不属于我的街道。突然裹在人潮汹涌中,恍惚了该何去何从,我无意地把头抬起,又兀自地低下。历目几家门店后,原本提起的心又冷静地放下。在想,琴音不属于这里,书香不属于这里,宁静不属于这里,我……恍惚间,思绪万千如这夜色阑珊。还是老家好些,起码那里的空气水分多些,常年患鼻炎的人也不用一直戴口罩了。此刻,多想借明月千里,送我还故乡 。

   这个季节,真的风扫秋叶,满地离殇。不想故事还未展开,就要匆忙地合上了。鱼要换片新海,难免会安土重迁的。先前的时日里,自己的心总是漂浮不定,我觉得困顿、茫然刚好来修饰我的生活,不加边幅。流年打马涉水过,日子走快了,人就慢下来了,赶不上,也不想赶。纵然邋遢也无伤大雅,放浪不羁且了无牵挂了。高晓松说:“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是这样吗?我的过去是一片空白,我的未来还未展开,略过看不透的远方,剩下的只有眼前的实实在在的苟且了吧。

   人生充满太多的惊奇与杜撰,每一次的转角,都会蓦然撞见难以预料的风景。

   军训后的第一个周日,又是晚,着衣,出了门。开始想的是随便走走,无意间就朝着人群、朝着热闹去了。热闹漫在广场上,我立在广场的中央,感受着热闹浅敲着我的心窗。此时已不觉得喧闹,只是重重杂念已隔于窗外,胜过雨过天晴仍旧茅庐听雨,无争无吵、不痛不痒罢了。广场不大,也不显小,歌声可以任意地此起彼伏,这种格调确实——好极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不远处飘来的歌声吸引住了,说是被迷住了也不为过。一时间,想我愁绪满怀的浮萍浪子居然境界全无,难以自拔。只想停在那一刻歌声里,简单的享受那一刻的曼妙。这曼妙——属于我。我在静候着下一首歌的开唱间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先前我认识的模样吗?她变了吗?没有。没有变吗?没有变。那是——,我变了吗?为什么烦恼、无奈在此刻消失殆尽了?我别过头,抛给广场上的所有一个微笑,我想此刻彼此间应当是心照不宣了。

  境由心生,境由心生。

   翌日,晨光的爱吻破开了睡眼惺忪的路面。阳光、温度、湿度、风力都刚刚好。行走在没有花香的秋里,亦可以享受这遍地的芬芳,“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不是故事将尽,是故事还未及开始,我已入了戏。难免磕绊,难免碰壁, 即是注定,亦不必患得患失。我试图亲近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那些原本陌生的,现在都好像熟的不可开交。

   去留无意,如是;宠辱不惊,也好。红尘十丈,却困众生芸芸,我心虽小,但容我佛慈悲。“此心安处是吾乡。”

   吾写厮文时,已别过多时,并非有感而发,只是压抑久了的心难以平复,写下来静静心罢了。

   斯夜,微雨袭窗,夜正合。

   —— 夏寒

   此心安处是吾乡

   “任这一瓢弱水抛回江流,归海后是否许盛情不旧。”

   未曾想,几次擦肩而过的某个城市竟成了我未来四年将要停靠的港湾。是命里大抵如此,我也心安地接受了。

   生活在鸢都的人,都是属风筝的。开学让我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不接地气地落下。我像这片土地上的新生儿,还不会走路呢,竟然就要被逼着跑了。

   某晚,我终于打开不敢轻易触碰这土地的心结,着件外套,披着,出了门。地面很硬、空气干的很,带着些许咸味。不过还好,我可以勉强走段路,当是散步了。夜渐深了,空气又冷些了,我裹了裹外衣,放慢了步子。越走越冷,真是天凉好个秋啊!

   终于,无数个光点映入眼帘,一条镶嵌着万千霓灯虹影的长街像一副画卷,依次向我展开。有些激动,此刻,我已忘了天还凉着呢。我几近跑了,但又不失绅士风度地闯入了这繁华绚丽却不属于我的街道。突然裹在人潮汹涌中,恍惚了该何去何从,我无意地把头抬起,又兀自地低下。历目几家门店后,原本提起的心又冷静地放下。在想,琴音不属于这里,书香不属于这里,宁静不属于这里,我……恍惚间,思绪万千如这夜色阑珊。还是老家好些,起码那里的空气水分多些,常年患鼻炎的人也不用一直戴口罩了。此刻,多想借明月千里,送我还故乡 。

   这个季节,真的风扫秋叶,满地离殇。不想故事还未展开,就要匆忙地合上了。鱼要换片新海,难免会安土重迁的。先前的时日里,自己的心总是漂浮不定,我觉得困顿、茫然刚好来修饰我的生活,不加边幅。流年打马涉水过,日子走快了,人就慢下来了,赶不上,也不想赶。纵然邋遢也无伤大雅,放浪不羁且了无牵挂了。高晓松说:“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是这样吗?我的过去是一片空白,我的未来还未展开,略过看不透的远方,剩下的只有眼前的实实在在的苟且了吧。

   人生充满太多的惊奇与杜撰,每一次的转角,都会蓦然撞见难以预料的风景。

   军训后的第一个周日,又是晚,着衣,出了门。开始想的是随便走走,无意间就朝着人群、朝着热闹去了。热闹漫在广场上,我立在广场的中央,感受着热闹浅敲着我的心窗。此时已不觉得喧闹,只是重重杂念已隔于窗外,胜过雨过天晴仍旧茅庐听雨,无争无吵、不痛不痒罢了。广场不大,也不显小,歌声可以任意地此起彼伏,这种格调确实——好极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不远处飘来的歌声吸引住了,说是被迷住了也不为过。一时间,想我愁绪满怀的浮萍浪子居然境界全无,难以自拔。只想停在那一刻歌声里,简单的享受那一刻的曼妙。这曼妙——属于我。我在静候着下一首歌的开唱间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先前我认识的模样吗?她变了吗?没有。没有变吗?没有变。那是——,我变了吗?为什么烦恼、无奈在此刻消失殆尽了?我别过头,抛给广场上的所有一个微笑,我想此刻彼此间应当是心照不宣了。

  境由心生,境由心生。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