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不经意间我也醉了

时间:2016-10-31 17:05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不经意间我又醉了,是的,我想我一定喝醉了,我此刻正坐在百货一楼,一楼人很多,很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像百货店的商品,应有尽有。但是我看不清人家的脸,迷糊而又朦胧的在我视线里越飘越远。我的确醉了,像以前每一次醉了一样,分不清自我了,我摸一摸脸,好热好烫,浑身有些麻木在膨胀。意识正一点点模糊,头脑里却在想,你怎么又醉了? 
   天气很好,我只是无聊,离开了卫臣和叶纯之后,我一直都很无聊,有时候我想,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是不应该无聊的。为什么要无聊呢?我有赵雅芝一般漂亮的脸蛋,有张柏芝一样苗条的身材,我年轻,我活力,有千千万万样玩意等着我去挥霍,可我还是无聊,最近我发现无聊已经是心里的感受,而并非喧闹可以解决的,喧闹只能让人醉,醒来的时候却会让你发现周围空无一物,便是无聊之至。
   我只是从百货大楼路过而已,并没有想要进去看看,事实上,我并不渴,然而我从货柜里取了一罐啤酒,“珠江”,然后坐到了餐桌上,我真的是一个怪人,明明家里空着一床席梦思,有时我却偏偏要到郊区的公园找一条长椅躺下去。卫臣说,你是过惯了波澜不惊的日子,想要寻求一些改变,但是这种改变一旦开始,又有没有终止的时候呢?卫臣是个老师,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我很不爱听,我说我不是你手上的学生,我不愿意整天接受你的说教,你能不能给我讲一些另外的什么?我没说叫他像叶纯一样,幽默风趣开朗,我知道他与叶纯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俩是平行线,各有各的轨道,如果不是我的话,也许,永远也不可能相撞。
   卫臣是我的同乡,比我大一岁,我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一直读到初中毕业,尔后他去上了师范,而我去上了高中,那两年他常写信给我,信很单纯,不过是写两句祝福的话,一些关怀的字句,只是寝室里的死党还是寻出了一些蛛丝马迹,以后只要看到是花花绿绿的信封时必定要将我推到糖果店门口,说,对联,“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横批是“请客”。我压根儿就不相信在现代这么新潮的的社会里还会涌现那么古典的爱,我笑笑,掏了腰包,我那时候想,起码知道有个人爱你,不管是真是假,都值得庆贺,后来我发现虚荣这两个字送给我实在是太合适了。
   虚荣,呵,我用手指轻轻拈了吸管,若有若无的朝罐里搅了几搅,又将嘴凑上去,一股液体便自舌头滑入了喉咙,苦苦的,涩涩的,像煎熬了几个钟的中药,我从来不知道啤酒竟然还有这种味道。叶纯说啤酒就像水,不同的是它会使人醉,我很赞成的,叶纯说的话我一直都很赞成的。辟如后来叶纯说,女人是水做的,啤酒就像水,那女人就是啤酒做的,那一夜我起码喝了六瓶,是口对口的喝,叶纯说,用吸管太小儿科了,就像打土匪的时候不用机枪大炮,而用弹弓菜刀,我那时就想笑,但我憋住了,脸红通通的,那时我还没喝,叶纯说,你醉了。我就真的醉倒在他身上,他说,你需要它,它是好东西,能让人醉。于是打开瓶盖,送到我嘴边,我就骨碌碌往下咽,那时候,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比啤酒更加甘甜。但是,紧接着,我发现了,那是叶纯俯下的脸,叶纯的脸非但没有红,在灯光下还显露出一丝白净,他俯下来后,有一样东西碰到了我的唇,湿湿的,黏黏的,紧接着,我感到有东西源源不断的往我喉里窜。那一种感觉,很特别,那一刻,我想我醉了。
   认识叶纯的那天,我照例骑着自行车上班,车到一个路口只见一个脚穿溜冰鞋的男孩子横刺里穿过来,那架式既潇洒又飘逸,却是如何危险?我尖叫一声,急按刹车,车没停住,轮胎一拐,就倾倒在地,而肇事者却轻乎乎的滑行了很远,回头看到我啮牙咧嘴的,又于心不忍,从那些飞速疾驰的车缝里穿插而过,径直来到我面前,天神!他一把拉住我,说,我叫叶纯,真对不起,我请客!从来只有我请人家的,那是人家第一次请我,但我想我喜欢他请客的方式,凡是与他相关的一切,我以前全未接触过,我的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窗边坐着一个长发女孩,与其对坐的那个男孩在笑,笑得很夸张,突然我想起了我曾经也有过一头长发的,那头长发又黑又亮又柔顺,扎人眼哩,卫臣送过一首诗与我,前面的我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我记得最末那两句他用了瀑布来形容,他说拥有那头长发就像拥抱了一汪奔泄的瀑布,即使葬身水底也是幸福,我心里酥酥的,很受用,但是我说,瀑布,瀑布是白的,卫臣走过来,淡淡的抚摸我的头发,说,即使你的满头青丝均被岁月染成了白发三千丈,我依然会用整个生命去爱你,我呆呆的立着,他吻了我,去,就这样几句话而已,他便吻了我,我竟没有反抗,也许,是因为我醉了。
   吸管下面已经咝咝作响,啤酒已经完了,我站立起来,觉得有些头重脚轻,难道就醉了?我走出百货商场,风轻轻吹过来,很凉快。我一步步向公园迈去。我想,真该找条长椅躺一躺了,公园里人很多,太阳从树缝里洒下来,星星点点的点缀着地面,偶尔太阳一收敛,那白白的斑点便随之消隐而去。但是没人注意到,人们实在是没得空闲,男人将女人抱在怀里,女人将男人埋在胸前,男人的手在女人的背上摸索,女人的手也在缓缓游动,环顾了四周,再没有多余的椅子,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冰凉。一霎那,我恍惚触摸到了叶纯的脸。
   叶纯的脸很白,很冰,摸起来滑腻腻的,特舒服,叶纯很自豪的说过,我就靠这张脸,但我爱的并不是那张脸。脸是其次的,重要的是他会飞,而且他会让你同他一样飞,飞到九霄云外去,他说,芝芝,不要用飞,太俗,用HIGH,用醉。HIGH我懂,但我更喜欢那个醉字,是的,人生能得几回醉?而叶纯,他说,来吧,我生来就是让你们醉的,来吧!让我们一起醉吧!我就去了,我说过,叶纯说的话在我看来就是真理,比毛泽东的语言更有效。
   叶纯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跳舞,溜冰,上网,喝咖啡,下棋……我想,他或许比卫臣更适合当我的老师。即使卫臣说,叶纯是什么?酒精,酒精是什么?会让人麻醉,最终瘫痪不起。但是我爱叶纯,管他是不是什么酒精,起码,年轻的时候,是该醉一醉的,那天我醉得很不应该,不应该在叶纯说我爱你的时候也对叶纯说爱他,不应该让叶纯将我抱到了他床上,叶纯说,吻我,我就啪啪啪的从额头吮到了下巴,像啃一块猪骨头。叶纯说,帮我脱,我就将他弄得一丝不挂。像剥一颗奶糖。叶纯说,让我来,我就静静躺在那里,像一只刚刚死去的青蛙,翻出白生生的肚皮。叶纯将手按在我的心脏上,我就听到了天堂的音籁。叶纯的手往上移的时候,我发觉我像一条缺水的泥鳅,蠕动着挣扎着,全身着了火。我止不住叫,我要醉,快,我要醉。而叶纯他慢慢伏了下来,开动了机枪大炮,他说,好吧!让你醉吧!我生来便是让你们醉的,让我们一起醉吧!飞的过程中,不,醉的过程的中,我感到身体里被注入了不属于我的液体,但,不是啤酒,比啤酒更醉人,大概,是乙醇吧。
   卫臣给我写过信,也打过电话。信我懒得拆开看,电话我也懒得接,我想是太醉了的缘故,我以为我会永远那样醉下去,永远,就沉浸在叶纯的怀里,迷糊而幸福的过一生,但是,那天下午,医生告诉我,我怀孕了,我欢天喜地的跑回去要告知叶纯这一个属于我们俩天大的喜讯,从医院到“家”的路上我比捡到了个金元宝还要开心,但是,当钥匙插进门眼转动的霎那,我的心提到了嗓子根,而推开门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掉下去,不见了,卫臣说,是死了。我尖叫一声,用手捂住了脸,一下子瘫在地上。叶纯正与一个女孩子在“醉”。事后叶纯说,芝芝,原谅我吧,去把孩子弄掉,我会对你像以前一样好,会的。他只说了几句话,却足够了。第二天,在他陪同下,我流产了,然而,很简单,叶纯生来是与人“醉”的,那么,他又有什么道理只与我一个人醉呢?我哭过,吵过,闹过,精疲力尽之余我可能有了一点明白,洒能醉人,更能伤人。可是能够怎么样呢?我想,只有这样了,喝下去,多喝些迟早会麻木的。
   那段日子过得很荒唐,外表上的飞扬与内心里的苦楚,常常让我痛不欲生,只是更离不开叶纯了,就像一大堆的女孩子一样,离不开他了,他给了我快乐,也给了我麻醉。我就继续等待着他给我快乐,给我麻醉。即便还有痛苦,吸毒会上瘾的,爱情是盲目的。而盲目的上瘾让我越来越醉得厉害,我像法轮功患者一样看到了自已的灵魂正向半空飘升。
   这其间卫臣来找过我,卫臣看到我的样子很心酸,他用了两个字来形容:憔悴。的确吧!当一个人醉得都麻木了,她还会很鲜活吗?卫臣牵着我的手,卫臣说,芝芝,离开他吧,回来,回到我的怀抱,我还爱着你,我一直都在等你,你看他把你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他根本就没真心对待过你!说着,说着,他就掉了泪,他掉泪的样子好难看,眼泪,鼻涕,口水一股脑儿往外冒,我说,可是我爱他,我一点也不爱你,你知道他给我了什么吗?他让我快乐,痛苦,幸福,悲哀,每一天常是新的,而你,只会同我一起慢慢老去,我说话的时候样子很高傲很自豪,但我自已知道我浑身都在打颤。卫臣抹干了泪,卫臣说,可是他一点也不爱你。我说,我会努力,我会让他知道这世上我对他最好,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卫臣听后笑了,笑得好响亮,或许他除了笑我多少也有笑他自已的部分吧!然后,我见到了他的背影慢慢消失掉,消失掉,终于不见了,我却哭了半晌。
   我一直麻木的沉醉着,直到那天传来叶纯的噩耗,叶纯是被一辆的士撞死的,我曾经想,是不是他酒后横穿马路?是不是他通宵未眠尔后昏头转向?是不是醉多了女孩子,有些头重脚轻!事实证明我错了,错得很厉害。因为开车的是卫臣。
   叶纯死后的那天,我哭得很厉害,听人说,昏倒在他身旁的有五六个女孩子,我只是其中一个。在他与别人“醉”的时候,我甚至想过要像美国悍妇一样将他的生殖器砍下来用脚狠狠踩,踩得像块饺子皮才泄愤,要像阉狗一样将他的蛋丸剥出来喂猪,但是他死了,死了我却无法不悲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汩汩而下,如果串起来,算算至少也有半条街那么长。我心里说,叶纯,喝过的全还给你了,从今以后,我不醉了。
   我站起来,肚子里翻江倒海,眼前有些黑,说不出来的味道,哽在胸口。我一步步往前走,我想,怎么这么不小心,不经意又醉了?不远处传来轰天的吼叫,是溜冰场里的喧哗,我蹒跚着过去,内心无法抑住的火热,有东西在体内燃烧,是酒精,乙醇,我不由得狂奔而入,几欲摔倒,一个男孩走过来,搀住了我,说,小心点,你喝醉了?我没头没脑的抱住他的头,一阵狂吻,然后我说,对不起,我真的醉了。那男孩子笑了,笑得很好看,男孩说,醉了好,醉了好,让我们一起醉吧!我看着他的脸,我傻傻的问:“你是叶纯吗?”他搀到我的腰,说:“你说是叶纯那便是叶纯吧!”他的手在游移,我感到了,我推开了他,卫臣走入囚车的时候说,芝芝,你不要再那么放纵了,好不好?
   走出来却很迷惘,他怎么不知道,一个女人的情感原来会有多么泛滥!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着我,恍然让我醉。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