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原创文章
伤感文章
心情文章
励志文章
人生哲理
爱情文章
故事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鬼故事
哲理故事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叙事散文
游记散文
优美散文
名家散文
推荐
爱情诗歌
情感日志
情感日记
爱情日记

古代寓言故事集锦(7)

时间:2016-12-01 13:11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三戒》是唐代文学家柳宗元被贬永州后写的一组寓言,含有“物不平则鸣”之意,包括《临江之麋》、《黔之驴》、《永某氏之鼠》三篇散文。题名“三戒”,可能是取《论语》“君子有三戒”之意。不过“三戒”,在佛教、中医和古代文献中分别有不同的含义。
  
  《论语》中的三戒指的是“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贪得)”。也就是戒色、戒斗、戒得。
  
  佛教中的“三戒”指“戒贪”、“戒痴”、“戒嗔”,佛家有所谓“贪、痴、嗔”三念。“贪”是指陷于色、声、香、味、触等五欲之境而不离的心理活动;“嗔”又作“嗔怒”、“嗔恚”等,指仇视、怨恨和损害他人的心理;“痴”又作“无明”,指心性迷暗,愚昧无知。
  
  中医中的三戒的说法比较多,有一种说法是,三种行为要宜加警惕:大怒大欲并大醉。
  
  戒,持戈,以戒不虞(意料不到的事)。引申为凡不利于国家、群体、家庭、个人的人和事,均需警惕和防备。
  
  读柳宗元的《三戒》,我们便能品味出:麋之可怜,驴之可悲,鼠之可憎!《三戒》前面的小序,说明了这三篇寓言的主旨:“吾恒恶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有客谈麋、驴、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翻译过来意思是这样的。我常常厌恶世上的有些人,不知道考虑自己的实际能力,而只是凭借外力来逞强。或者依仗势力和自己不同的人打交道;使出伎俩来激怒比他强的对象;借势作恶、胡作非为,但最后却招致了灾祸。有位客人同我谈起麋、驴、鼠三种动物的结局,我觉得与那些人的情形差不多,于是就作了这篇《三戒》。意思为,这三篇讽刺的是倚仗人势、色厉内荏、擅威作福这三种人。
  
  临江之麋
  
  临江之人,畋(打猎)得麋麑(míní),畜之。入门,群犬垂涎,扬尾皆来。其人怒,怛(dá,惊惧)之。自是日抱就犬,习示之(让狗看熟了,习:熟悉;示,给…..看),使勿动。稍使与之戏。积久,犬皆如人意。
  
  麋麑稍大,忘己之麋也,以为犬良我友,抵触偃仆(碰撞翻滚),益狎。犬畏主人,于之俯仰(周旋,应付)甚善,然时啖其舌。
  
  三年,麋出门,见外犬在道甚众,走欲与为戏。外犬见而喜且怒,共杀食之,狼藉(尸体散乱不整)道上。麋至死不悟。
  
  江西省清江县有个打猎的人,捉到一只小麋鹿,把它带回家饲养。刚一进门,一群狗流着口水,都翘着尾巴来了,那个人非常愤怒,便恐吓那群狗。从此主人每天都抱着小鹿去接近狗,让狗看熟了,使狗不伤害它。后来又逐渐让狗和小麋鹿在一起玩耍。时间长了,那些狗也都按照主人的意愿做了。
  
  麋鹿逐渐长大了,忘记了自己是只鹿,把狗当作自己真正的朋友,时常和狗互相碰撞在地上打滚,越来越亲近。狗因为害怕主人,于是就和麋鹿玩耍,与麋鹿低头抬头十分友善,然而时常地舔自己的嘴唇,想要吃掉麋鹿。
  
  三年之后,麋鹿走出家门,看见大路上有一群野狗,立刻跑过去想跟它们玩耍,这群野狗见了麋鹿既高兴又愤怒,一起把它杀了吃掉,麋鹿的尸体七零八落地散落在路上,麋鹿至死都不明白自己死的原因。
  
  狐假虎威者,最终的结果总是很凄惨的。一旦失去老虎的威风的庇护,狐狸依然是狐狸,别人也就不再惧怕它。这只麋麑的可悲之处在于,在家里有主人的保护,也慑于主人的威风,那些狗虽然对它垂涎三尺,时常舔自己的嘴唇,但还是不敢对它下手。但这让它错误地认为,狗对主人的敬畏是对自己的友好;天下的狗,都会对它友善,都会怕自己的主人,所有地方都是主人的势力范围。它出门见到野狗立刻跑过去想跟它们玩耍,那么,悲剧就来了。没想到人家压根就没想到与它玩,而是既高兴又愤怒,一拥而上,把它吃个干干净净,来一顿饕餮大餐、大快朵颐、不亦快哉。这麋麑死得不明不白、带着疑问走了:我是带着善意去和它们玩,为什么要把我吃掉呢?有时候正确地评价、定位自己,也正确地评价、定位别人,是很重要的。否则,就会落得树倒猢狲散的结果。或许麋麑忘记了主人家的狗不时地流涎水、舔舌头。所以,再得宠,也要淡定、低调,也要知道自己是谁。美人也有人老珠黄、色衰爱弛的时候,大树底下未必就能乘凉,抱大腿也有没抱住的时候。
  
  作者对封建守旧势力及其爪牙深恶痛绝,通过这则寓言尖锐地讽刺了那些倚仗权贵而得意忘形的小人物,指出他们必败的命运。也讽刺了那些无自知之明、认敌为友、结果招致灭亡的人。
  
  “至死不悟”四个字,既表达了作者的厌恶之情,也勾画出麋麑的可怜与可悲。
  
  黔之驴
  
  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至则无可用,放之山下。虎见之,庞然大物也,以为神,蔽林间窥之。稍出近之,慭慭(小心谨慎的样子)然,莫相知(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也,甚恐。然往来视(观察)之,觉无异能(虎觉得驴没有特别的本领)者;益(渐渐)习(熟悉)其声,又近出前后,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荡,碰撞。倚,倚靠。冲,冲撞。冒,冒犯)。
  
  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盘算)之曰:“技(本领)止(只)此耳!”因跳踉(跳跃)大㘎(hǎn,吼叫),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噫!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老虎当初如果说看不出驴的本领),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猎取)。今若是焉,悲夫!
  
  黔地(这里的黔不指贵州)这个地方本来没有驴,有一个喜欢多事的人用船运来(一头驴)进入这个地方。运到后却没有什么用处,就把它放置在山脚下。老虎看到它是个庞然大物,把它作为神(来对待),躲藏在树林里偷偷看它。(老虎)渐渐小心地出来接近它,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有一天,驴叫了一声,老虎十分害怕,远远地逃走,认为(驴)要咬自己,非常害怕。但是(老虎)来来回回地观察它,觉得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老虎)渐渐地熟悉了驴的叫声,又前前后后地靠近它,但始终不与它搏斗。(老虎)渐渐地靠近驴子,态度更加亲切而不庄重,碰倚靠撞冒犯它。驴非常生气,用蹄子踢老虎。老虎于是很高兴,盘算这件事说:“驴的技艺仅仅只是这样罢了!”于是跳起来大吼了一声,咬断了驴的喉咙,吃光了它的肉,才离开。
  
  唉!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洪亮好像有能耐,(老虎)当初(如果说)看不出驴的本领,老虎即使凶猛,(但)多疑、畏惧,终究不敢猎取驴子。如今像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有些庞然大物,其实熟悉其老底之后,就只能是“黔之驴”。人们由敬畏到平视到鄙视,认为其不过尔尔。一头“无可用”的驴,放之山下,连虎都认为是“庞然大物”,“以为神”。老虎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也惧他三分,在林间窥视、小心谨慎地慢慢靠近。不过这驴也搞出一些动静,来证明自己的不同凡响。猛一嘶鸣,吓了老虎一跳,远远地逃走,还以为驴要咬自己,很是恐惧。但老虎经过长期观察,终于摸清了驴的底细,觉得它“无异能”,虽然不敢前去与它搏斗,但已熟悉其叫声、靠近它。最后,老虎的行为更加轻佻,碰倚靠撞冒犯它。驴的老底也彻底暴露出来,最大的本事、最恼怒的表现,只不过是“蹄之”。最后,老虎大吼一声,尽情享受这迟到的大餐。作者就此议论道:“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意思为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洪亮好像有能耐。现实中,这样外强中干的人,也还是不少的。似乎是来头大、能力强,把自己这头无用的驴当作千里马,但与“黔之驴”不差上下,甚至连“蹄之”的本事也没有。
  
  本文文旨在讽刺那些无能而又肆意逞志的人。联系作者的政治遭遇,又可知本文所讽刺的是当时统治集团中官高位显、仗势欺人而无才无德、外强中干的某些上层人物。它从另外一个层面也说明,貌似强大的东西并不可怕,只要敢于斗争,并善于斗争,就一定能战而胜之。
  
  永某氏之鼠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异甚(特别畏惧禁忌)。以为己生岁直子(出生的年份逢子年),鼠,子神也,因爱鼠,不畜猫犬,禁僮勿击鼠。仓廪庖厨,悉以恣鼠不问。由是鼠相告,皆来某氏,饱食而无祸。某氏室无完器,椸(yí,衣架)无完衣,饮食大率鼠之余也。昼累累与人兼行,夜则窃啮斗暴(啃咬东西,打闹),其声万状()千奇百怪,不可以寝,终不厌。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态如故。其人曰:“是阴类恶物也,盗暴(盗吃食品、糟蹋物品)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这些应该生活在阴暗地方的坏东西,偷窃打闹得尤其厉害,是怎样到达这样的地步呢)假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购(雇用仆人)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
  
  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
  
  永州有一家的主人,特别畏惧犯忌日。他认为他出生的那一年是子(鼠)年,老鼠就是子年的神,因此非常爱护老鼠,家里不许养猫养狗,禁止仆人击打老鼠;家里的仓库、厨房,全任凭老鼠放纵灾祸不管,恣意横行。
  
  于是老鼠们就相互转告,(别的地方的老鼠)也都来到他家里,大吃大喝却没有任何灾祸。这个人家里没有一样完整的东西,衣柜里没有一件完好的衣服;凡是吃的喝的东西,大都是老鼠吃剩下的。大白天,老鼠成群结队和人在一起活动,到了夜晚,啃东西,咬东西,打打闹闹,发出的声音千奇百怪,闹得人睡不成觉,而他始终不感到讨厌。
  
  过了几年,这个人搬到别的州去了。后来搬进来另外一家人,但老鼠依旧闹得还像过去一样凶猛,认为这家人还跟以前的那家人一样。新搬来的人看见了说:"这些应该生活在阴暗地方的坏东西,偷窃打闹得尤其厉害,是怎样到达这样的地步呢?"便借来了五六只猫,关闭上大门,撤除砖瓦用水浇灌老鼠洞,雇用仆人到处搜寻追捕,杀死的老鼠堆得跟山丘一样,老鼠的尸体被扔在偏僻的地方,臭味好几个月后才散去。
  
  哎!你们认为这样吃饱喝足并且没有灾害的日子是可以永恒持久的吗!
  
  借势作恶,是某些人的天性。永某氏之鼠,由于主人的忌讳,得以“饱食而无祸”。它能够任意胡为,打烂器物,咬碎衣物,糟蹋粮食,嚣张到大白天,成群结队和人在一起活动,到了夜晚,啃咬东西,打打闹闹,发出的声音千奇百怪,闹得人睡不成觉。但这些老鼠,并没有感到大祸临头、要有所收敛,以为一直可以过这样潇洒的日子,得到这样的待遇。但世事变迁,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属鼠,都像这个主人这样迷信,都把它当做子年的神而倍加爱护。当世道变了,依然一如既往地任意胡为,那么末日到了。新来的主人容忍不了这些鼠类继续胡作非为,也不认为它们是神,而认为它们是“阴类恶物”,借来五六只猫,关门、撤出瓦罐、洞里灌水、雇用仆人,来了一场屠鼠运动,结果是“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老鼠“饱食无祸”的日子就这样彻底结束了,连命都丢了。所以那些暂时得到宠幸的人,别颐指气使、吆五喝六的,别特别亢奋、特别指手画脚。他们虽然上蹿下跳,像上青楼的太监,干着急什么事也干不成;但嚣张的气焰却是极盛的,特别认为自己是个人物,必须对其仰视。哎,奉劝这些人,还是好好读读《永某氏之鼠》吧。
  
  《永某氏之鼠》把那些自以为“饱食而无祸”的人比作老鼠,深刻有力地讽刺了社会丑恶的人情世态、纵恶逞凶的官僚和猖獗一时的丑类。暗喻小人得志虽能嚣张一时,却不能长久;依仗权势的小人会遭到彻底被消灭的下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对待坏人坏事,决不能姑息、妥协,要勇敢面对,坚决予以打击。也告诉我们,要居安思危、不可安于享乐、从而大祸临头而不自知。还告诉我们,被洗脑而幼稚、天真,是可怕的,有被牺牲生命的危险;一味纵容,实际上把对方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这三个故事都有被人纵容、操纵,而演绎悲剧的意味。麋麑是主人强制狗要对其友好,黔之驴是“好事者船载以入”,永某氏之鼠是主人把它供奉为神。所以上级对待下级,还是要记住:严是爱,纵是害,一味娇宠会歇菜。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